怪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_末世收割者

林枫伸手,抓住丁曼蔓腰肢,怪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将她提起来,放到了一边,一直躺在水里享受的他这时才站起来,回到了池中央。

他对丁曼蔓道:“你过关了。”

林枫没有示意,池中的四个女孩子就主动凑过来,拿起池边的毛巾和沐浴露,替他洗澡。残怪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酷的环境让人成长,这几个女孩子无疑成长得很快,她们都知怪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道自己该做什么。

林枫闭着眼睛,享受着四个女孩的清洗与按摩。

女人也是很好(蟹)色的,林枫的体型非常完美,阿波罗般完美的身材,尤其是腹上那形状完美的八块腹肌,让少女的手指尖在划过他的皮肤之余,都忍不住心中悸动。

“至少,这个男人的身材真好,被他包养了也不算吃亏了。”

四个女人在心里几乎不约而同地涌起相似的念头。

冯雨惜趴在池边一角,身体渐渐地从前面高(蟹)潮后的无力状态中恢复过来,她用怨恨的目光看着池中粘在一起的五个人。当林枫将目光扫过来时,她又吓得急忙收了回去。、

林枫闭着眼睛道:“知道我为什么说你们过关了?”

丁曼蔓拿着热毛巾替林枫擦拭着身体,小声地道:“是因为你觉得我们有脑子吗?”

林枫点头道:“说得对,是因为你们都是知进退,有脑子女人怪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

林枫接着叹气道:“这样的女人,把她们当成玩物,直接睡了。那就太浪费了。女人如果没脑子”

林枫手一招,屋里的一个小花瓶凭空飘了起来。被他用念力悬在空中。

“就象这花瓶一般。”

念力一去,哗啦一声。花瓶落在地上,砸得粉碎。

“男人都是不会珍惜花瓶的!”

林枫的话是说给屋里的第五个女人听的,先前她在他身上骑跨了那么久,侍候得他很舒服,但他始终没有真正地发泄出来。不过今天的林枫,虽然依旧象男人一样地好色,但做为一个“感觉”控制大师,在床上征服女人,与其说是追求那短暂刹那的快意。倒不如说是为了享受心灵的征服感。如果需要,他完全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脑垂体,令其大量分泌多巴胺,产生类似“吸(蟹)毒”源源不断,飘飘欲仙的升仙感,当然他本人是不屑这么做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由于能力的增强,今天的他已经突然破了在美女身上获取**上快意的阶段,他更享受的。是征服她们的心灵的过程,而征服其**不过是一种手段或者说稍带。

他对屋里的这五个女人,和家中的那五个女人皆是如此,否则他也不会到现在才推倒了柳眉和自愿送上门的白菊二人。

站在池中。林枫的手一招,摔得一地的碎瓷重新飞回他掌中,拼凑回一个表面布满裂纹的瓷瓶。他握着这个瓷瓶。开始运用能力,一点一点地修复先前其相互间的裂痕。一分钟后,瓷瓶已完全恢复原样。被他用念力送回原处。

四名少女和冯雨惜看着这近乎神迹的作法,丁曼蔓四人美目中异光闪烁,心中各有所思,无非都是:我们没有傍错男人之类的,而冯雨惜则是又惧又怕。

因为她注意到了林枫修复花瓶时的表情,那个表情她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七年前的那个雨夜,面前的这个男人,闯入她和丈夫的新婚洞房中,先制服了她,再制服了洗完澡,正要兴冲冲回房入洞房的五十多岁的丈夫。

然后,然后,他就一边唱着自编的“剐人歌”,一边挥着匕首,当着她的面将她的丈夫活生生地剐了。当时的他,脸上剐人时的表情,就和先前修复花瓶时是一模一样,嘴角边挂着淡淡的欣喜的微笑,看似温柔,实则视众生如蝼蚁。

一手将花瓶送回原处后,林枫另一只手托起丁曼蔓的下巴,低下头,丁曼蔓识机地主动地送上香舌,和他热吻起来。林枫感觉到了,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对他依旧无爱,但心理上对他已再无一丝抗拒之心。

“我也要!”

其他三个女孩,在见到两人长吻的这一幕后,也意识到什么,纷纷主动地凑上来求吻,林枫也一一满足了他们。

“女人果然是不能太宠的。”

看着四个一个个争宠的模样,林枫忍不住又想起了家里漂亮的小姨子,他在家里装正人君子装得太久了,弄得那小妞都快忘记谁是一家之主了。不过,玫瑰正是因为带刺才显得与众不同,女人还是各有各的特色才好,否则就不好玩了。

林枫左手搂着丁曼蔓,右手搂着陈静宸,两人女人都没有抗拒他,反而主动地将身体贴紧他,不过这时林枫的目光却已望向池边的冯雨惜。

林枫道:“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对你“拔(蟹)**无情吗”?”

林枫手一招,念力一动,将她从池中吸到面前,被跪在面前,由于事起突然,池水较深,冯雨惜没跪稳,呛了一口水,猛烈地咳嗽着。林枫没有理她,而是居高临怪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下冷冷地看着她。

跪在水里,冯雨惜挺直了腰,脖子以上部分露出水面,她抬头看眼前的这个人,尽处身处热水之中,她的身体还是忍不住在发抖。

无数条看不见的源力线从林枫的手指上释放出来,接在冯雨惜的后脑勺上,释放出微弱的电流,刺激着她的脑垂体释放出令其感到恐惧的化学成份。

恐惧是一种化学化应,今天的林枫可以在任何人身上制造这种反应。

“回答我!”

林枫冷冷地说着,声音猛地提高了八度。

冯雨惜猛烈地呼吸着恐惧,她本就怕极了林枫。现在更被他加剧了恐惧的反应,思维更加地混乱。

她有种感觉。如果自己接下来的回答让面前的这个魔鬼不满意,他一定会杀了自己。原本冯雨惜自己的美貌极有信心。可是在看到屋里的四个比她更年青的女孩子的表演之后,她明白了一件事,在这末世,在有能力的男人面前,女人的美貌并不能征服一切,至少对这个男人不能。

在林枫的制造的精神压迫下,
我是至尊txt下载
冯雨惜哭了出来,她一把抱住林枫的大腿,跪在她面前。把脸贴在他的腿上哭叫道:“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你们都瞧不起我!你们在心里就觉得我是一个婊子,一个**的女表子!”

“可是,我只是想过一点风光点的好日子罢了!我和她们四个不一样,从前你们有好爸爸,好妈妈,你们是官二代,富二代,你们什么都有。你们什么都不做,上学放学有豪车接收,每月零花钱有好几万?可是我有什么?我爸爸妈妈就那点收入,给我买条象样的好衣服都要省半天。我身边的那些同学。我比她们漂亮,可是她们穿的比我更漂!她们个个是公主,而我却是灰姑娘!我为什么要当灰姑娘?我为什么不能成为公主?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我只是想过点好日子而已”

冯雨惜抱着林枫的腿嚎啕大哭着,林枫无语的看着这个为自己生下孩子的女人。他原本只想控制她的情绪让她怕到极点,然后乖乖对自己屈服。却没想到却导至她的情绪崩溃后,却抱着自己的大腿开始大渲泄情绪。

“人心果然是最复杂的东西。”

从前林枫就曾在凌薇身上试过用调戏其身上化学反应的手段操纵其情绪,结果却弄巧成拙,导致凌薇失控当场对他表白——虽然那事情是好事,却脱离了他自己的规划。身为一个“控制大师”,本身就是最不喜欢这种“失控”的情况出现,因为那代表着自己的失败。

“我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你们这些臭男人,整天都盯着我,一副想把我吃掉的样子。在这见鬼的时代,我能卖的,也只有我自己的身体。林枫,你那晚不也是很迷恋的身体吗?趴在我身上足足做了七次!她们四个也是出来卖的,为什么你要对我使用这种双重标准!为什么她们随便说两句卖别人的话就可以过关了,我连身体都再次卖给你了,你却要这样对我?难道我为你”

后面快要出口的“生了个孩子”,被林枫及时地堵在了嘴里。

林枫制止了她后面的话,然后松开搀着别的女人的手,抓起冯雨惜,抱着这个只比自己矮一点的女人,脸几乎贴上她的脸,然后道:

“那是因为,你只想卖自己的身体。”

冯雨惜哭叫道:“那也要我有别的东西可卖啊!”

然后她扑进林枫怀里,抱紧她嚎啕大哭,哭声中,有真有假。

从冯雨惜情绪失控开始,林枫就停止了操纵她的情绪化学反应,一直保持着冷漠的欣赏她的发泄表面。

他知道她说的全是真话,但他同样也知道,在说出那些真话后,冯雨惜恐惧的情绪,以极快的速度在消逝。待她扑到自己怀中大哭时,他更知道这时她哭出来的眼泪,悲伤的成份已经很少。

人类因为伤心而流泪,和因为演戏而流泪,同样是泪,其化学成份是不同的。她扑到他怀里哭时,眼泪的化学成份中代表悲伤时的那部分,成份已大大降低。

不过林枫不想现在就揭穿她。

“这一点是我有些要求过高了。”

他道歉到。

然后,他将冯雨惜的身体翻过来,背对着他,然后开始从后面侵犯她。冯雨惜象征性地反抗了一下,接着很快就顺从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枫抱着冯雨惜在池子里覆雨翻云了一回,事后又将她抱到了床次,开启那张价值三十万的“爱”床,又和她大战了两轮。而一旁的四女,从头到尾林枫都没有再碰她们,他只是叫她们在边上充当助手和学生“好好看着学”。

待冯雨惜最终不支惊叫着昏死过去后,林枫方才放过了她。

这时他把目光转向旁观的四女,她们这时看他的表情,心中有期待,也有点害怕“新人”的恐惧。

“我现在不会碰你们的怪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

林枫对她们道。

“你们应当是做为对我有价值的女人,而爬上我的床,而不是做为我的玩物,爬上我的床,这二者之间,地位是不同的。”

这一招,林枫从前在凌薇身上用过,效果极佳,此次故技重施,依然取得了极佳的效果。

此话刚落,他立刻在四女身上读到了喜悦等情绪,而在丁曼蔓身上,还发现了微弱的和“爱”类似的反应。

“女人啊女人,果然是感性而不是理性的生物啊”

林枫心中叹着,今天的天,已经越来越懂得如何哄好女人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命令里屋里的四个女人穿好衣服,然后陪着他说话,主要是向丁曼蔓打听那几个命令她过来勾搭他的幕后主使者的情况。

等说完这一切后,时间已是十二点。

看时间差不多了,林枫决定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将命令四女将内裤脱下来,撕碎,撒了一床,然后在四女的大腿上各自轻割了一刀,洒下几滴血,在床单上“画”出一朵朵红梅,伪造出“酣战”后的惨状。

四女腿上的伤口被他用治愈力随手治好,不过他在她们的那里的神经处制造出幻觉,让四女出门时,个个都举步维艰,个个看上去都象是遭受了惨烈粗暴侵犯的模样。除了丁曼蔓外,余下的三女更是个个眼睛红肿,泪水不断地在眼眶里打转。至于冯雨惜,她是被林枫裹在毯子里抱进来,也是被裹在毯子里送出去。

林枫出来时,老板林深河匆忙地赶出来迎接他。看着四女路都怪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快走不了的模样,他反而心里舒了一口气。

“那四个妞真不错,味道好急了。以后她们四个就是我的女人了,就麻烦林老板你替我照看着她们了,相关的费用,我回头就叫人送来。”

“没必要啦,怎么敢叫林少校您这样的大人物破费?”

林深河堆起脸讨好地回答着。

“不过我不喜欢办事时被人用摄像头偷看,下次我再过来时,麻烦你给我找间没有探头的房间。”

这是林枫离开时留给他的最后警告。(……)

ps:天杀的河蟹,又被警告了,只能写成这样了。这两天家里有点事,更得会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