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_我的母女花

一周后,choye一行五人如期而至。随同choye来华的有两名摄影师、一名化妆师和一名翻译。张寒为其安排酒店入住后找来翻译询问具体行程安排。ZoikhemLab方面的计划是在W市停留两天,接着前往帝都,在长城、故宫、颐和园这些闻名中外的景区拍摄取景,五天后回国。

张寒当即否定这一方案,并给出自己的意见。此时正值十一黄金周,国内所有景区尽皆人满为患,不适合拍摄。反倒是张寒所在的W大学环山傍水,风景秀丽,加上假日期间学生大量外出,是处绝佳的拍摄地。拍摄时间为期一天,一天后除choye外包括翻译均可返回日本。

张寒心中明了,ZoikhemLab这次派来同行的4人中并没有负责策划制片的人员,即是说在华期间所有相关事宜仅凭自己一言而决。至于choye,本质是个性奴。此次来华与其说是取景拍片,倒不如说是将choye作为双方合作的添头送给了张寒,为期七天。

果不其然,翻译听罢只是略微有些惊讶,却并未出言反对,带着张寒来到choye的房间,简单转述了张寒的决定便即离开。

张寒也不客气,反锁上房门,走到床边坐下,将美人抱起放在大腿上仔细端详。网上流传的图片面部打了薄码,朦朦胧胧看得不够真切,这次不仅有幸得睹真颜,更能一亲芳泽,不由得性奋莫名。

沐浴后的choye简单围着件浴巾,披散的长发散发着沐浴露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的芳香。女人身材娇巧,容貌虽不及家中的母女花,却不输魏氏姐妹。水汪汪的一对媚眼极是勾人,小巧的琼鼻如月似勾带着异国的野性,厚厚的两片樱唇性感惹火。

choye吻住张寒的唇,一条香滑的小舌巧妙地撬开前齿带着津液渡入张寒嘴里,香舌熟练地游走于男人口中每寸角落。感受到男人胯下坚硬的凸起,choye放开张寒的嘴,小手轻掩檀口吃吃地媚笑起来。

也不知为何,面对这个狐媚女人,总有股压抑不住的邪火。张寒粗暴地将choye摁倒在床上,一把扯去浴巾。一对丰满的淑乳俏倬地挺立着,纤细的腰身不堪一握,充分开发过的肥厚阴唇呈黑褐色。阴阜上光洁无毛,熟悉的樱花日本刀纹身让张寒倍感亲切。暗红色的乳头和阴唇并未穿环,料想是为通过机场安检而被摘除。张寒除去衣裤,粗大的阴茎青筋暴起,昂首怒视着眼前的猎物。

choye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支起身子爬到张寒身前,张开檀口含住男人的乳头。舌尖在乳晕上画着圈,左手两指捻住另一只乳头轻轻揉搓,右手蘸了些唾液,探到男人身后在肛门处按压。张寒舒服地呻吟起来。

女人唇舌缓缓下移,经过肚脐,最后用小嘴含住龟头用力嘬啜。choye双颊深深凹陷,舌尖用力抵住马眼,樱唇包裹住阴茎缓缓吞入,香舌在肉冠的边沿灵巧地来回游弋。当肉棒深入至三分之二时,龟头顶在了喉头,不得寸进。

choye略微调整了一下头部和脖颈的角度,翻起一双媚眼望向张寒继续吞咽,直至整根肉棒尽根没入。张寒只觉龟头进入到一个异常紧凑而柔软的所在,被喉管蠕动的嫩肉牢牢禁锢着,包裹得严丝合缝。一瞬间几乎到了喷射的临界点,不由得大骇,连忙稳住心神强行压制射精的冲动。choye维持着上半身姿势不变,双手抱住张寒臀部,身子开始快速前后移动。

强烈的刺激之下,张寒无意识地伸出双手撕扯着choye的长发,疯狂地做着活塞运动。前后不到40下冲刺,卡在喉咙深处的龟头忽地一阵跳动,马眼跟着一松,一股股浓精不受控制地激射而出,不断冲刷着女人的食道。

好一会儿,choye才吐出肉棒,「咯」的一声打了个饱嗝。

两分钟,绝对不到两分钟!卧槽!这尼玛是早泄啊!

张寒细细回味着适才如登极乐般的深喉体验,望着怀中媚眼如丝的小妖精,一股征服欲在心中升腾。不知何时半软的肉棒又再次昂首,一个翻身将choye压在身下,龟头抵住早已汁水泛滥的阴道口,猛地一挺腰腹,只一下就杵在了子宫口。张寒缓缓摆动着臀部,龟头不断研磨着女人的花心,choye鼻息渐浓,檀口发出诱人的呻吟。

choye的阴道久经开发,甚至接受过扩张调教,已然松弛。饶是张寒粗大过人,亦感无甚趣味,只得加快频率,大开大阖,记记直击花心。choye双臂缠上张寒脖颈,两腿盘在男人腰间,浪叫之声一浪高过一浪。

张寒如同打桩机一般不知疲倦地做着活塞运动,誓要挽回「早泄」恶名。淫汁飞溅,肉体相撞之声「啪啪」作响。choye倏地双手死命抓扯张寒的头发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身体蜷作一团僵住不动。

忽觉龟头被一股股热流不住冲刷,舒爽异常。张寒将阴茎留在溢满汁水的阴道内,让女人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良久,两人回过气来,choye乖巧地爬到男人胯下,用小嘴为张寒清理阴茎上的淫液。

也不理会choye是否恢复了气力,张寒将女人翻转过来,摆弄成狗爬般的姿势。浑圆的屁股中心纹着一朵和妻子一般无二的修罗彼岸花,妖艳绮丽。掰开两片臀瓣,久经战阵的深褐色小屁眼在空气中微微翕动。

张寒站在床边伸手在choye阴道口蘸了些淫液,涂抹在女人臀缝间。龟头抵住屁眼,借着女人残留的唾液迫开括约肌,一挺腰腹尽根没入狭窄的肠道,缓缓抽插起来。

肠壁摩擦着肉棒产生的快感果然不是松弛的腟腔所能比拟。多不时,肠道变得干涩难行,龟头微觉有些发痛,张寒只得拔出阴茎。正欲去一旁桌上寻找润滑液,choye抱住男人屁股,将肉棒含进嘴里,丝毫不避讳阴茎上附着的秽物。

肉棒覆满了唾液,再度插入时已然顺畅了许多。如此反复,大量唾液让肠壁变得润滑异常。

choye平躺在床上,张寒将女人双腿折叠强行压下,直至贴近双乳,使得屁股高高翘起。阴茎自上而下猛地将屁股刺穿,choye「啊!」的一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声尖叫,蜷起的双脚在空中一阵蹬踏。

抽送良久,张寒忽感异样,只觉肠壁上淫肉由四面八方向着肉棒不住挤压而来,极是舒爽。却原来choye通过控制腹部收缩而促使肛肉蠕动,这般神乎其技的技巧竟不逊于妻子的「千蚯油肠」,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choye伸长了脖子向男人索吻,却被张寒巧妙避开。阴茎肉冠边沿的棱沟反复刮磨着肠壁上幼滑的黏膜,两人粗重的喘息彼此交替,各自濒临最终的爆发。

张寒站起身子,双臂钳住choye膝弯,如同为孩童把尿般将其抱起,走到衣柜旁的全身镜前,上下抛耸起来。choye嘴角挂着口涎,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但见一根粗大的肉棒在自己股间忽进忽出,只觉屁眼越来越烫,变态的快感不断侵袭着大脑。

「啊~ 」的一声高亢嘶鸣,一道清澈的水柱从阴道内激射而出,击打在镜子上,模糊了视线。张寒受眼前淫靡的一幕所刺激,精关一松,在choye肠道深处陡然爆发。

十月的W市气温适宜,正是一年之中最好的时节。W大自清末洋务运动建校以来,至今已有百年传承,依着L山环山而建,比邻D湖,风景秀美,建筑古朴,是国内一等一的名校。一行人穿行在W大校园内,张寒通过翻译向choye做着介绍。两人在前,翻译在侧,其余诸人不紧不慢地跟随其后


盛宠鬼医毒妃sodu
。

choye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亲昵地挽着张寒的臂弯,犹如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两人经历过昨日的激情,对彼此已不再陌生。抛开感情因素,单论肉体本身获得的快感,张寒的三个女人之中唯有杨月玲方可与choye相媲美。而对choye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一个天赋异禀,一个技艺精湛,可谓棋逢对手。

choye穿着件粉色的齐臀羊绒衫外套,黑丝长袜搭配着一双紫色高跟凉鞋,一套清新的校园装尽显青春活力。然而衣衫内里中空,解开衣扣便可以看到乳头和阴唇上重新佩戴的各类金属环饰以及阴阜上印着的樱花日本刀纹身。走起路来阴环相互碰撞,不时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听得张寒一阵血脉喷张。

白天的拍摄,张寒无法在技术上给予支持,于是将注意力放在如何回避校内安装的各类摄像头上。当然,美色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当前,一饱眼福也是必须的。choye非常大胆,为方便拍摄直接将外套扔给张寒,赤身裸体行走在无人经过的林间小道上。

或许是ZoikhemLab原本就不抱希望这次中国之行能有所收获,加上张寒昨天所施放的态度,拍摄的过程显得有些应付差事。

吃过晚饭,张寒将众人叫到了一起商量接下来的拍摄计划。这次张寒不光给出自己所谓的剧本,更决定亲自上阵临时客串一把AV男优。

张寒透过翻译将自己的计划转述给众人,一行人不禁面面相觑,唯独choye颇感兴趣。张寒却不管不顾强行拍板定夺,毕竟谁是金主,谁便是话事人。

于是草草拟定了方案,众人各自准备,完成这次中国之行最后的收尾工作。

拍摄地点是W大校内一所开放式足球场馆。之所以选定在此,只因今晚有场足球友谊赛,对阵的双方是W大通信工程系和隔壁H大计算机系。因为是非正式的联谊活动,又在假日晚间进行,观战的只有寥寥数十人。即便如此,这样的阵仗,实打实的足球赛,加上几十人的现场助威团,拍摄成片的效果也绝非岛国某些「街头片」所能比拟。那些所谓的「露出」系列,要么是清场后群众演员配合出演,要么便是后期合成。

感受到现场氛围,众人都有些兴奋起来,开始着手准备。张寒甚至紧张到手心冒汗,这尼玛万一要给逮住,绝逼是要上头条的。开除学籍倒是小事,自己身败名裂不说,家族也要跟着蒙羞,不过越是如此似乎越是让人期待。

场馆大概可容纳三四千人的规模,观战的人群集中在观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众席前排正中一小片区域,张寒一众人则在同侧的上方靠边位置。虽然不存在夹角,但因为光线角度的关系,这个位置相对来说并不算太过显眼。摄像机一近一远,可以通过双镜头将人物肢体动作和场馆整体动态有效结合。

张寒戴着墨镜和鸭舌帽坐在看台上。choye浑身赤裸,岔开双腿背对着男人,双手支在前排座椅扶手上向后撅着屁股。张寒拿着浣肠器,不断将甘油注入choye的肠道深处。choye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注入,曲起的双腿微微颤抖着。

张寒并没有停手的打算,三管注入,接着又是三管。直到半盆甘油见了底,才拍了拍choye的屁股示意女人转过身来,又满意地揉了揉女人隆起的肚皮。

choye依照事先安排好的剧本跪在张寒胯下,为男人褪下裤子,将肉棒含在嘴里前后吞吐。小手拿住阴囊,鼻息嘤嘤,使出吹拉弹唱的手段。张寒倒吸一口凉气,之前领教过这小妖精的厉害,生怕当场出丑,不多时便将女人拉了起来,跨坐在大腿之上。伸手往choye胯下一探,叮叮当当一阵脆响,满手皆是淫汁。

choye扶住阴茎一坐到底,龟头击在花心,顿时一个激灵,屁眼险些就要失守,慌忙收腹提肛,松弛的阴道立时紧致了许多。choye双手按在男人肩头下套弄着肉棒,一面感受着阴道内久违的充实,一面又要堤防屁眼里的洪流喷薄而出,不消片刻已是香汗淋漓。

张寒张嘴噙住乳头啧啧有声,伸手拉扯女人胸前乳环的同时,另一只手探到臀缝间来回摩挲,不时捉弄着逐渐隆起的菊花蕾。

张寒心中感慨,choye的口活、肛技固然非同凡响,只可惜原本作为最重要性器的阴道经过常年摧残,对男人而言已失去了吸引力。不过有得必有失,choye的小嘴和屁眼却也不比所谓的名器差了多少。

就choye而言,在其多年的调教生活中浣肠必然不在少数,但终究还是有其极限。汗水迷离了女人的双眼,浸透了每寸肌肤,体力透支的choye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不再动弹。

收到事先约定好的信号,张寒双手托住女人的屁股站起身来,开始大力抛耸。

choye双腿盘在男人腰间,忽地蝤首后仰,长发飘散。

「咿~ 呀……」一声尖叫,隆起至极限的屁眼骤然洞开,修罗彼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岸花炫然绽放。

「噗~ 噗~ 噗……」大量固状污秽伴随着甘油喷薄而出,一股恶臭刹时弥漫在空气之中。留在阴道深处的龟头给温热的阴精一淋,张寒禁不住一阵哆嗦。忽觉腹间也是一片温热,正自惊异潮吹来得如此猛烈,忽然一股尿骚味充斥了鼻腔。张寒性奋至极,被这屎尿齐流的场面刺激得浑身颤抖起来。

「叮~ 叮~ 叮……」阴环随着女人身子在空中上下起落似有节奏地相互碰撞着,发出连串悦耳的脆响。

「啪~ 啪~ 啪……」张寒抱住choye屁股玩命地冲刺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攀上欲望的巅峰,将滚烫的生命精华喷射在女人体内。

就在两人保持着交合的姿势依旧沉浸在高潮余韵中时,周围已然混乱起来。

张寒回过神来,之前choye一声浪叫语惊四座,前排观众席已有半数人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众人议论纷纷,其中不乏拍照录像者,更令张寒惊惧的是几名不速之客正朝着自己快步赶来。

卧槽,这尼玛分明是要零距离强势围观的节奏!

张寒大力怕打着choye的屁股,却丝毫不见回应,只得任由女人如同树袋熊般挂在身上。回头一看,卧槽尼玛的!几个小日本早他妈跑没影了。也顾不上收拾东西,一手提着被尿液浸湿的裤子,一手托住女人屁股狼狈逃窜,留下现场一片狼藉。

第二天将几个没义气的小日本打发回国后,张寒带着choye返回学校。

昨晚造成的风波影响极大,现场遗留下了女性外套、浣肠器具和一地污秽。

再加上数十位当事人添油加醋的渲染,很快便惊动了校方。一方面为消除影响,学校封锁了消息,同时删除了校园网论坛的视频和相关帖子。另一方面调看事发当晚的监控录像,试图找出线索。

不过这些都和张寒再没有半点关系,依旧和choye过着淫荡的校园生活,毕竟短短六天时间极其宝贵。两人出则同行,入则同寝,宛如一对初食禁果的校园情侣。没有言语沟通,只有肉体对话。图书馆、阶梯教室、林间小道、L山之巅、D湖之畔、男生宿舍、公共卫生间……做爱没有禁区,性交无分界限。性奴是没有底线的,张寒更是无所畏惧。所谓日夜宣淫、秽乱名校,大抵如此。

六天后,张寒在机场为choye送行,两人深情互吻,依依作别。望着choye离去的背影,张寒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失落,仿佛因为失去了一件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感到不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