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生过孩子奶胸头怎么会黑_还珠格格野传

永琪的Y具已被她搓揉得青筋凸现、昂首挺身、全根通红,这荡娃也不再扮矜持,她头一底,将永琪的Y具全根含进嘴里,用她那薄而X感的双唇吸吮着,用那Y荡而S润的舌尖绕着R冠的边缘舐着,手指在Y茎上上下的套弄着。

“啊……好……小燕子你……真会吸……”永琪舒F得加重搓揉小燕子的YB,将手指探进去,出入地choucha着道:“哥也让你舒F舒F。”说完后把椅子挪开,双双躺在地上。

他把小燕子的裙子掀开,褪下亵K,两手分开她修长的腿,俯下身去将头埋入她那C丛中,用舌头在她那桃源洞上舐吮,吸吮着她那甜美的蜜汁,随后还把舌头当Y茎那样塞进她的YB里,犹做着活塞的动作。

他们两个就这样躺在地上,互相的你舐我的YB、我吸你的Y茎,正玩得过瘾的时候,忽然听见院子外面传来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永琪和小燕子吓得马上站起身,拉好自己的衣F,小燕子走回房间里去,永琪马上走到门前跪着迎接皇上。

“恭请皇阿玛吉祥。”

“你怎会在这里?小燕子呢?”乾隆一见永琪在,有些愕然。

“臣儿刚巧经过这里,所以进来看看,见小燕子睡了,臣儿正想离去。”永琪说完后就向皇上告退了。

乾隆走进房间,见小燕子盖着被躺在床上睡着了,他望了一会后正想离开,忽然小燕子一个翻身,身上的被褥全掀开了,一幅活Se生香的画面呈现在乾隆眼前,一个全身赤L的绝Se少nv横陈在床上。只见她全身白NY滑,翘着那而富弹X的PG,修长的双腿分开着,腿的

尽头裂开着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蜜桃口上的Ymao已S润不已。

乾隆望着小燕子那雪白赤L的身躯,想起和她母亲夏雨荷的缠绵情景,心里顿时就起了一丝Yu念。他走到床边坐下,望着以为是他nv儿小燕子那光致细N的身躯,不自觉地就伸手在那白N凹凸的胴T上抚摸着。

乾隆的手在小燕子滑N的肌肤上仔细地摩娑,YN胴T上还散发着阵阵少nv独有的T香,双手贪婪地随着那高翘着的PG抚摸了一会没生过孩子奶胸头怎么会黑,见小燕子还是得那么甜,不自觉地手就滑进了PG缝隙底下那S透了的YB里,YB里温热CS夹住了乾隆的手指,乾隆忍不住轻轻的chou动着。

“嗯……嗯……”小燕子的嘴巴发出了如梦呓般娇嗲诱人的呻Y声,PG轻轻的扭动。

乾隆的手指cha在nv儿的B内,耳边听着nv儿诱人的呻Y声,他也有些忍不住了,胯间的龙根正顶在龙袍上。乾隆将怒涨的龙根从袍里掏了出来,整支龙根约八寸长,高高翘起,遍T通红,已是蓄势待发。乾隆俯下头用鼻孔去闻小燕子的SB,手急速地套弄着自己的龙根

,而cha在小燕子SB里的手忍不住也大力了一些,只声见小燕子“啊……”了一声,PG缩了一下,乾隆吓得马上把手拿开,他怕把小燕子弄醒了,到时皇阿玛这张脸孔都不知往哪放。

这么一吓,他人也清醒了,站起来帮小燕子把被盖好后,把自己的龙根收回龙袍里面就离开了。

小燕子这Y娃原想装睡引诱乾隆,可惜乾隆终於还是让自己的理智战胜了Yu念。乾隆离开后,小燕子坐了起来,只见她双颊酡红,媚目喷着熊熊Yu火,下T的Ymao一PS漉,Y唇口张开着,给永琪和乾隆挑起的YYu无法平息,只好有把手指cha入那S答答的水蜜桃内自求W解。

回说令妃和尔泰走进了后堂的院庭,进入院庭后,尔泰手一拥将令妃压在栏杆边,抱着就狂吻,把舌头伸进令妃口里拨动着,手隔着肚兜搓揉着令妃的大ru房。

令妃这YF将尔泰伸进来的舌头使劲地吸吮着,手也不甘示弱的将尔泰的Y具掏了出来把玩,大力的套弄着,直至红筋脉没生过孩子奶胸头怎么会黑动、G头S润,才跪在地上将它塞进嘴巴里。尔泰的Y具带着强烈的尿臊味,令妃好像特别喜欢这种味道,像品尝美味佳肴似的T吮着。

尔泰站着让令妃T吮了一会后,就两手扯着令妃的头发将她拉起来坐在栏杆上,脱掉她的裙子和亵K,分开双腿,用手握住粗大的Y具,用G头在桃源洞口的两PR瓣上拨了两下,按着令妃丰腴的T部,挺着Y具就cha了进去。

“啊……”


蛊惑家畜养成无弹窗
Y具cha进时刹那的快感,令妃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喜悦的呻Y没生过孩子奶胸头怎么会黑。她坐在栏杆上双腿夹紧尔泰的腰,双眼半开半闭地一副Y荡的神情,双手环抱着尔泰,喉咙中不断地发着撩人的L叫声。

尔泰站着狂cha了一会后,抱起令妃的肥T,将Y具拔出,把令妃的身T翻转过去,让她弯着身T两手扶住栏杆,PG高高翘起,尔泰拿着Y具,将G头在她那甘泉淋漓桃源洞口擦了两擦,扶着她那光滑的PG,对准P眼用力一顶,整条Y具全cha进令妃的G门,然后一下一下大力

地choucha起来。

令妃给cha得快感迭至、娇喘连连,T部也随着尔泰的cha入一前一后的蠕动起来,吊挂在X前的一对大ru房,随着尔泰的choucha而上下左右地跌荡着。

“啪!啪没生过孩子奶胸头怎么会黑没生过孩子奶胸头怎么会黑”尔泰一边choucha,一边用手打着令妃那白N肥大的P没生过孩子奶胸头怎么会黑G没生过孩子奶胸头怎么会黑,夹着Y具choucha在令妃的臭P眼里发出的“滋滋!啧啧!”声和她的L叫声,就如J响乐似的。

正cha得过瘾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道:“我也要!”

原来永琪被乾隆破坏了他的好事后,只好走到H庭院找尔泰,一进庭院就听见令妃Y荡的L叫声,再行前两步越过花丛,就见到尔泰和令妃光着PG如野狗般在花栏边苟合。一见这般诱人的光景,满身Yu火的永琪正没处发泄,哪还按捺得住?喝了一声:“我也要!”之后

,急忙把K子脱去,挺着那粗壮的Y具向着令妃走过去。

妃令一见永琪出现,马上羞得满脸粉红,她既然是皇帝的妃子,那么永琪也算是她的儿子,这时自己正如母狗一般赤L着娇躯让男人在后面狂C着G门,羞得她头也不敢抬起来,只想能有个地洞让她躲进去。

永琪走到令妃面前,毫不客气地一手扯着令妃的头发把她的头拉起来,用手抓着她的下颚,姆指和食指在她的面颊一捏,把她的嘴巴捏开,将那涨得发紫的粗大Y具Y塞在入她那朱唇半启的口中,抓着令妃后脑勺的头发,拼命的就狂C了起来,一手探前,抓着令妃那跌

荡着的ru房狂烈地ai抚着。

令妃让儿子扯着头发把头拉了起来,她双颊粉红,羞惭地睁开美目,只见呈现在她眼前的竟是一根怒涨的巨B,红筋脉动,G头顶端S淋淋,她不禁又ai又怕,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巨B已塞进了嘴巴直cha至喉咙里。脉动火热的巨B更刺激着她的情Yu官能,欢愉的YYu已

淹盖了她的羞耻之心,她伸出颤抖的手握住巨B,深怕这巨B会从嘴巴中脱出,头一上一下地摇晃,卖力地吞吐着,PG也随着尔泰的choucha而一前一后的挤动配合着,口中发着含糊的呻Y声,抬起眼,一脸满足的神情望着永琪。

而永琪和尔泰也都配合着令妃的动作,尔泰向前一cha,永琪的Y具就向后一chou;令妃的PG向后一挤,永琪的Y具就向着她喉咙深处一cha,两人很有默契地一前一后驰骋着,直cha得令妃娇喘连连,高C叠起,全身颤抖,YB一阵阵的收缩,YY不断地从花心涌出。烫热

的YY洒在尔泰的G头上,尔泰的Y具给令妃的花心吸吮着,G头再给YY一烫,也忍不住地泄了出来。

永琪喘着气,双手如挤N似的揉搓着令妃垂吊着的大N,cha在令妃口中的Y具越动越快,不一会儿全身一阵抖擞,由喉咙发出一声低吼之后,Y具在令妃的嘴里喷出了大量的浓稠流状物,令妃的嘴巴一时也装不下那么多。只见一些N白Se的流T,沿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经过她的下颚、粉颈、SX,一直流至垂吊着的ru房,由ru尖滴到地上。

永琪虽然S了精,但仍然紧捉着令妃的头,Y具不停地chou送着,他见精Y由令妃的口中流出来,马上喘着气说:“吞下去!”令妃只好将充满在口中的精Y一口一口地咽下去。

永琪和尔泰这时双双靠着栏杆坐了下来,令妃也累得躺在他们脚下,双手还握着他们的Y具,伸出舌头很细仔地T舐着永琪和尔泰的Y具,用舌头帮他们清洁Y具上的污渍。

永琪和尔泰望着令妃雪白的身躯,翘着PG如X奴似的为他们F务,不禁对视的笑了笑,双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