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和男生做那件视频_老公不卸任

简讯上写着——

记者认出我,在百货公司里,我出不去,你想想办法来救我。

郑开来一看,这还得了,连忙找来赵一峰,让他先打电话去询问状况。

“总经理,听苏副总说有记者认出苏小姐,苏小姐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记者,只好躲在男士精品楼层的办公室里,目前闻风而来的大批记者已经围堵在那里,苏副总已经在处理了。”赵一峰简单地向郑开来报告。

郑开来来不及和总裁及董事们寒喧,更没有时间和苏宜仪通上电话,就匆匆赶往百货公司。

他心里充斥着莫名的开心,至少这一次在她发生事情时会找他求助,不像以往,只会把他排斥在外。

只是,他很担心从没有面对过镜头的她,现在是不是很害怕又无助?

在车子上,他打了电话给她。“宜仪,你还好吧?”

“不好,那些记者为什么要这么烦?害我现在哪都不能去,又不关我的事,他们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宜仪抱怨的话让郑开来觉得好心疼。“别担心,我待会儿就到,你再忍耐一下。”

“我爸刚刚跟他们沟通过,可他们说无论如何都要我出去说说话,我不想曝光呀!这样我以后不就什么事都没法做了吗?”

“宜仪,看样子得委屈你一老板和男生做那件视频下,至少得出来说句话,证明我们夫妻俩的感情一样的好,这样记者才会死心,否则,他们只会更缠着你不放。”

“为什么你是名人呢?为什么你不能低调一点呢?”她忍不住再次抱怨。

“解决这件事后,我保证以后一定低调,再也不会跟任何女人扯上关系,更不会出现在媒体面前。”

他的这句话,适时温暖了她烦躁的心。“也只能这样了,我等你来。”

司机快速抵达大展百货的地下室,郑开来在赵一峰的陪同下,由专属电梯进入男士精品楼层。

一进入楼层,就发现所有媒体都堵在角落边的办公室前,如果他要进去,或者里头的人要出来,势必都得经过媒体的人墙。

“一峰,去找几个保全人员过来。”郑开来交代赵一峰,至少不能让宜仪受到推挤。

“是。”赵一峰立刻打电话联络安全部门,除了现场维护的保全人员,又调来了十几名身材高壮的保全。

在保全的开路下,郑开来来到媒体面前;媒体一发现是他,立刻想架起摄影机及打开麦克风。

“等一下,各位媒体朋友,我们先聊聊,别这么急着拍照,否则我会让你们什么镜头都拍不到的。”郑开来阻止他们。

媒体朋友们安静了下来,就等郑开来怎么说。

“我不希望这样推挤的场面吓到我太太,她还年轻,并不习惯面对镜头,各位朋友是否能移驾到五楼的港式餐厅,让我招待各位;我会和我太太商量,看她能否以发表公开声明的方式弄个简单的记者会。”郑开来的话,简单中带有不容抗拒的气魄。

媒体朋友都知道郑开来的个性,看样子也只能这样,能采访到新闻,拍到镜头才是最重要,否则推挤之中谁都无法得到好处。

“郑总经理,那让我们在这里拍张照片,随后我们就移到五楼去,你看怎样?”有记者提议。

“是呀!只是照张相。”更多的记者附议。

郑开来点头。“好吧!就这样,可你们千万别推挤,大家都要小心安全。”

交代完,郑开来才和赵一峰走进办公室。

苏宜仪一看到郑开来,顾不得办公室内其他好几双眼睛,立刻投入他的怀抱。“我好怕。”

她怕的不是自己,而是在那样混乱的场面下,伤到肚子里的宝宝。

先前,外头不时传来媒体与保全人员的争执声,让她不安的情绪逐渐扩大。

“不怕,有我在。”很显然的,那样的场面吓到她了,他拥着她,轻拍抚她的背。

“总经理,那现在怎么办?”苏庆忠和记者们协调无效,只好在此陪伴女儿。

“爸,我们带着宜仪先到我的办公室去,然后我们开一场简单的记者会,事情一次解决,也能让媒体死了心。”

郑开来第一次在公司里喊苏庆忠爸爸,这让苏庆忠不但觉得很开心,也觉得很有面子。

“就这么办,要小心一点,宜仪她……”苏庆忠的话被苏宜仪快速的截断。

“爸,待会儿再说啦!”苏宜仪之前有小小声告诉她爸自己怀孕的好消息,也说明自己无法去跟记者硬碰硬的为难处。

“宜仪,先说啦~~万一有个不小心,那该怎么办?”苏庆忠不赞成女儿继续隐瞒。

“可是,这里人多。”苏宜仪有着腼腆和不好意思。

“到底是怎么回事?”郑开来不明白他们父女在打什么哑谜。

苏庆忠使了个眼色,苏宜仪只好踮高脚尖,嘴唇贴上郑开来的耳朵,小小声地说:“我怀孕了。”

声音太小,外头太吵,让他听得不真切,只好再问:“你说什么?”

“哎呀!”她羞得脸都红了。“去你办公室再说啦!”

看女儿这个样子,苏庆忠只好又说:“这是喜事,又不是坏事,不用怕别人知道。”

她只好稍稍放大音量。“我怀孕了,所以我怕那些记者……”

“你怀孕了?”他是兴奋到有些难以相信。

“嗯。”她从皮包里拿出医生的诊断证明,递到郑开来的眼前。

她请医生开了诊断证明老板和男生做那件视频,原先只是想记录下拥有小生命的这一天,留给孩子做个纪念,却没想到倒是派上了用场。

郑开来接过医生证明,这才发现她已怀孕八周了。“天呀!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却没想到遇上讨人厌的记者。”本来才一个记者,没过多久竟然来了一大串,这可是她始料未及的。

“该死的记者!”郑开来不敢想象后果,万一记者为了抢新闻,在推挤之中又害她受伤,那他就无法原谅自己,幸好她懂得躲起来。“一峰,你出去找保全开路,绝对不能让记者碰到宜仪。”

“我知道。”赵一峰先走出去安排。

“宜仪,对不起,我竟让你和孩子面临到这样的处境,都是我不好。”郑开来说得真情流露,又隐含着悔不当初的难受。

“没关系,不能怪你。”有他在,她的心情笃定了许多。

“爸,那我们一左一右的护着宜仪吧!”郑开来对着苏庆忠说。

“好。”苏庆忠说。

苏庆忠牵起女儿的右手,而郑开来牵起她的左手,两个最爱她的男人,让她原本的仓皇失措终于一扫而空,替代的是浅浅的微笑,她终于有勇气去面对那一大票难缠的记者。

原来,苏宜仪一点都不输给名模宋晴。

她未施脂粉的小脸就像是可爱的小精灵,有着清新美丽的气质:而善于将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宋晴,有的只是艳丽的风情。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记者们都看见了郑开来脸上宠溺的神情,且将苏宜仪保护到滴水不漏,大家都相信他和宋晴之间的绯闻应该只是一种宣传的噱头。

在五楼的港式餐厅里,媒体占据了一个最大的包厢。

苏宜仪虽然努力镇定,但从没看过这么多镜头的她,还是显得很局促。

郑开来始终握着她的小手。“别紧张。”

她深深的看着他,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欣赏他这股与生俱来的气


海的名字,是寂寞小说5200
度,那是任谁都学不来的。

闪光灯此起彼落,刺得苏宜仪的眼睛都痛了。

“各位先生、女士,麻烦请安静。”赵一峰制止了现场的喧哗后才又说:“现在请大展百货的总经理说几句话。”

郑开来先以凌厉的眼神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我太太不喜欢曝光,更不善于应付媒体,现在她已经吓成惊弓之鸟,希望大家高抬贵手。”

苏宜仪不看摄影机,也不看记者,她始终抬高小脸,将眼神盯着郑开来的脸上。

“我只重申一次,最后一次,如果再有打扰我太太的事情发生,我绝对绝对会诉诸法律行动,请大家乡多体谅。”郑开来铿锵有力的音调,宣誓着他的决心。

媒体屏息以待,都不敢有任何提问,毕竟,商场上的大人物还是不能轻易得罪。

郑开来环顾四周,收到令他满意的效果后,才又继续说:“宋晴只是大展的形象代言人,对我而言,她就是我的工作伙伴,我跟她连普通朋友的交情都谈不上,报章杂志上的胡乱报导已严重影响到我太太的情绪,我喜欢我太太,我爱我太太,这辈子我是不可能再喜欢任何女人,请大家不要再胡乱配对,否则,老板和男生做那件视频我绝对会诉诸于法律的。”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声明,这根本就是对媒体的警告,更是他对苏宜仪爱的宣言,毕竟,郑开来也算是在商场上能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当他的话一出口,记者们各个被他训得一愣一愣的,竟然没人敢出声抗议。

郑开来再以他威仪的神色,慎重地说:“这是我对这件事最后一次说老板和男生做那件视频明,以后有任何问题,我会让赵一峰赵特助代表我发言。各位记者先生、小姐,想吃什么、想喝什么,今天我请客,大家请慢用。”

见郑开来要带着苏宜仪离开,终于有记者鼓起勇气提问:“可以请郑夫人说几句话吗?请她发表一下她对这件事的看法。”

郑开来转身看着苏宜仪,一看到她的小脸,像是变脸般地,立刻换上一张温柔多情的笑脸。“你想说话吗?”他轻声问着她。

“嗯,我说几句好了,不然他们是不会罢休的。”其实她心里也有忐忑。

郑开来点点头,将麦克风递给她。

苏宜仪先是浅浅一笑,那样甜美的笑容,当场掳获了众家记者先生、小姐们的心。

“我是苏宜仪老板和男生做那件视频,是个只想要过平凡生活的人,是个只想当个平凡的女人,可惜我老公好像并不怎么平凡。”她笑了笑,也引来现场的笑声,立刻化解了刚刚太过严肃的局面。

“我爸在大展百货当副总,所以我才有机会认识开来,从我认识他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他,所以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他……”她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好掩饰她的紧张,因为照相机喀嚓、喀嚓的声音让她像只受惊的小绵羊般,一双大眼中净是无辜的神情。

“我跟开来的感情很好,希望大家不要再随便臆测了,不过你们要怎么写也都无所谓,我只希望你们不要打扰到我,我喜欢安静的逛街、安静的看电影、安静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千万不要跟踪我,我求求你们,最后谢谢老板和男生做那件视频大家。”

苏宜仪说完话后,立刻引来大家的叫好声。

郑开来只是一直看着她,深情的看着她,甚至不顾在场数十双眼睛,他捧起她的小脸,在情不自禁下吻上了她的唇。

老板和男生做那件视频机用力地照,摄影机努力地摄录着,这样美好幸福的画面,不但一点都不矫情,反而更显真情流露,不知杀光了多少底片。

苏宜仪最后娇羞的缩进郑开来宽大的怀里,他怕她碰撞到记者们的摄影器材,更怕她受到推挤,干脆拦腰一抱,将她抱在怀里。

在保全人员及赵一峰和苏庆忠的保护下,快速的离开了混乱的现场。

尾声

郑开来和苏宜仪的深情一吻,成为隔日各家平面媒体的头条,而郑开来和宋晴的八卦新闻自然是不攻而破。

苏宜仪终于搬回郑开来位于民生东路的房子,她不想请管家,也不想请佣人,她只想当个快乐的家庭主妇。

郑开来怕她太劳累,单薄的身体会承受不了,况且她又有孕在身,因此在她的妥协之下,请来每周打扫的钟点清洁工。

为了那个天天回家吃晚饭的男人,苏宜仪利用白天空闲的时间到烹饪教室学做菜,无论中西式料理,她都学得津津有味。

今晚,她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更是展现她学了一个月手艺的成果。

烛火摇曳,高脚杯里有着火红的酒液,轻柔的音乐、迷人的夜晚,最重要的是她那张甜美的笑脸。

“累不累?”

“累不累?”

下班回来的郑开来和开门迎接的苏宜仪,同时间出这句话。

两人相视而笑,他倾身给了她一记浓郁的吻。

“我不累,你呢?”

“我也不累,只是好想你。”

要是一结婚他就这么温柔的对她,她和他就不会经历之后的风波。

“快去换衣服洗手,饭菜凉了就不好。”她拉着他的大手,雀跃的像一只行动不便的企鹅。

“慢一点,小心。”他护着她,就怕急躁的她会不小心跌倒。

“放心啦!”她将他带到房间里,替他脱下西装外套。

“女儿今天乖不乖?”他将她带到床边,自己则坐在床上,双手搂住她的腰,耳朵则贴在像是半颗圆球的肚子上。

“她很乖,你别闹,快把衣服换一下。”她早就帮他把舒适的居家休闲服放在床头边。

“嘘……让我抱一下就好,一下就好。”他疲累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满足。

她看着窝在自己肚子上的男人。“可是饭菜就快凉了。”

他的耳朵离开她的肚子,将原本站着的她,改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可是我比较想吃你。”他低沉的音调里有的是浓厚的情欲。

说着,他的唇已经吻上她颈边的敏感处。

“开来……”她喃喃的喊着,推着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再继续。

“我肚子好饿。”他的嘴里咕哝了一声。

“好饿应该要去吃饭,不然饭菜都凉了。”她感觉到胸前凉凉的,原来他的唇已经攻占她因为怀孕而变得更加丰满的胸部。

“我想吃你。”他还是很坚持非吃她不可,还干脆的将吻移到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上。

他的舌勾引着她的舌,他的唇讨好着她的唇;就在她被他吻得气喘吁吁时,她努力的推了推他。“小心点,你压到女儿了。”

她提醒着他愈来愈热情的身体。

这一吓,他才猛然从激|情里惊醒过来,看着她那颗圆圆的球,他是又爱又恨。“唉!女儿到底什么时候才要生出来啊?她卡在中间,很碍事的。”无奈地抓抓头发。

“哇~~你少没良心了,她才七个月,你就叫她生出来。”她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出去,再继续跟他缠绵下去,她也不敢保证自己还能把持得住,到时就要对不起女儿了。

“老婆!”他从后头拦腰抱住她,连同她身上那颗球里面的女儿。“我才不是没良心,我只是想早点看看女儿长得像谁。”

吸取着她身上的香味,让他一天工作的疲累完全消失。

“当然像我,一定要像我。”她霸道地宣誓。

“嗯,到时就有两个女人可以爱我了。”他的嘴角噙着笑。

“嗯,到时我和女儿都会用力爱你的。”她则是笑着承诺。

风雨已过,幸福尽在不言中。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