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_军宠俏媳妇

笑笑合上书本,一脸无辜的看着许俏:“没有啊,我就是对中医感兴趣,这几天我看了黄帝内经,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回头我再学学推拿经络,真的特别有意思。www.yu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chuanshuwu.com玉川书屋

许俏看着笑笑:“最近怎么不提小莫总就是周燕生的事了,是不是偷偷去找过人家?被人否定了?”

笑笑:“......“

她怎么没发现许俏什么时候这么聪明呢?

许俏笑着伸手捏了捏笑笑的脸蛋:“你看看你这是什么眼神,我猜到还不是很正常,是因为你最近太反常了。看这些中医书是不是想给莫笙调理身体,是不是还偷偷拿自己下针了?”

说着伸手抓过笑笑的胳膊,手背和胳膊上果然有些青痕。

是因为开始时不够熟练,在下针和取针是碰到了毛细血管。

笑笑使劲缩回手,拉下袖子盖住胳膊上的青痕:“当年你给我扎针的时候,也是你拿自己练手啊。所以我这也没什么,不管他承认不承认,我都想他好好的。”

周燕生那么骄傲的人,肯定不能接受现在的自己吧。

笑笑想想就有些心疼:“我见他了,可是我医术还不行,现在还不能帮到他。所以我想让自己变的强大起来。”

许俏叹口气摸了摸笑笑的脑袋:“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们都需要时间,也给莫笙一些时间。如果我们追的太紧,他又跑了怎么办?现在知道他在进城,就在我们身边,还好好的活着。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式,他都活着!我们应该开心才是。”

笑笑点点头:“嗯,我最近没有再去找他了,就想着给他时间。”

早早见妈妈和小姨说起话来没完没了,也没人理他。在屋里转悠了一会儿,趁着阿姨在卫生间洗衣服,偷摸去了厨房。

够不到梳理台,没有关系,他会爬啊、

还会搬来小凳子,踩着往上爬。

等许俏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才发现刚还在眼前转悠的小坏蛋不见了。

赶紧去厨房一看,小家伙坐在疏离台上,酱油醋已经撒的到处都是。

装油的玻璃瓶也被早早推着扔到地上,一地的玻璃渣和油。

许俏拍着脑袋,缓了几口气,然后哭笑不得的指着早早:“你个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小捣蛋!要是把自己扎到怎么办?”

早早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的衣服上都是酱油,因为周显华教他闻过酱油味,所以他喜欢酱油味,抱起瓶子用小牙齿咬开瓶盖,然后一失手,整瓶都洒了一身,他想去抓瓶子,却没想到碰到了旁边的油瓶。

这会儿看见妈妈进来,原本还有些懵的小脸顿时变成笑眯眯的模样,还拍着说让许俏抱:“妈妈,抱。”

许俏让笑笑站在门口,踮着脚进去把小家伙从台子上抱下来递给笑笑,让笑笑去给早早洗澡。

她收拾厨房。

被早早这么一折腾,许俏和笑笑也没再提起关于莫笙的话题。

许俏觉得厨房门有必要上锁了,还有卫生间,一切早早可能祸害的地方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都要上锁。

毕竟早早的破坏力比普通孩子要凶猛很多。

莫笙在笑笑找过他后,提心吊胆了几天,连着两天也没去公司,还让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罗旭仔细看看集团附近有没有藏着那个小丫头。

罗旭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老板天天神一出鬼一出的干什么!

让保安仔仔细细的把集团大楼前后左右里里外外都找了一遍,确实没见小姑娘的影子。

莫笙还不放心,又让罗旭去笑笑学校偷偷看看,小姑娘这两天是不是在乖乖上学。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

莫笙心里又嘀咕起来,不是都认出他了吗?怎么又不来找他了?

小丫头有点儿半途而废啊!

还有许俏和麦依依难道一点儿都没怀疑?

顾承川和柳净池也没听这两个女人回去叨叨?

真是人走茶凉,都是什么人啊。

莫笙在家里躲了两天,见没人找他,又乖乖去公司上班,只是有些心不在蔫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

罗旭看着突然变得蔫吧的小莫总,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而且这个小莫总看着挺严厉的,不够言笑,有时候戏还是挺多的。

就像现在,是小莫总坐在办公桌前,撑着下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罗旭只觉得头顶冒汗心里发虚,这个眼神太可怕了。

莫笙又换了个手撑着下巴,伸手冲罗旭勾了勾手指:“我问你个问题。被男生在阴捅没进但是很疼

罗旭往前走了两小步:“小莫总,你说。”

莫笙坏坏的笑了一下:“你害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我就是想问问你,如果一个人死了两三年,他周围的朋友还记得他吗?”

罗旭犹豫了好半天,感觉这个问题回答不好,恐怕会被扣奖金!

莫笙瞪眼看着罗旭:“有那么难回答吗?”

罗旭心里叹口气,认命的开口:“可能想起来的时候会难过,会惋惜。但是生活还要前进,随着时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