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_形体老师

妈咪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多,阿蕊已经回家了。我热了饭菜拿到床上给妈吃,妈咪不敢反抗,只是一边吃一边抽泣,我揽着她摸她的奶子时妈咪又老是退缩。

吃完饭。我打算继续调教妈咪,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贴贴服服,以后我说一她不敢说二。我把妈咪抱过来,把刚输进电脑的相片给她看,说:“看吧,好老师,这就是你啊,浪成这样子,怎么?不认得啦……我就知道,一浪起来就像只发情的母狗。”

妈咪赤裸裸地坐在我脚上,抿嘴不说话,脸却红了。这时我也没穿衣服,大鸡芭就贴着她的马蚤Bi,妈咪似乎也发现这一点,我刚醒觉,她已经唿吸急促,口里也开始呻吟起来,我笑着说:“怎么?又想要了?”妈咪现在已不大难为情,她红着脸点点头,又不断抓自己的奶头。我说:“真想要了,好,我就一次性喂饱你。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经过肉体调教的阿蕊和妈咪都特别听话。妈咪马上蹲下来舔我的大鸡芭,一会儿后我老二又坚挺无比了,妈咪转过身去,狗爬式趴在地上,边呻吟边哀求:“嗯……嗯……亲哥哥…好哥哥……求求你再帮妹子插一插……嗯……唔…再干一干妹子的浪|岤……”

我见现在的妈咪已毫无礼义廉耻,不禁高兴调教的成功,我十分得意,只花了一个下午,就把平时严肃,保守的妈咪变成一个小滛妇。

妈咪这样低声下气,我当然要奖励她一下,我不客气地插入我的鸡芭,干起妈咪来。妈咪也十分配合,有节奏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地摇摆着屁股。又一边叫床,她的滛|岤已十分泛滥,抽锸起来十分容易。因为下午已洩了十几次,没多久妈咪便洩了,我却欲罢不能,一个劲地抽锸,妈咪的浪|岤给我越插越痛,她不断地边浪叫边求饶,我知道她不行了,只是阿蕊今天也给插惨了,不好意思叫她回来再给我干,只好打妈咪后庭的主意。妈咪只要我停止插她的浪|岤,哪管得上我再插哪里,一下子答应了。

我于是先用手指在肛门上抽锸一轮,确定可以进入了,便一口气把鸡芭插进后庭里,哪知道妈咪的后庭没比阿蕊大多少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这一下把肛门插得渗出血来,妈咪拼命摇着大屁股,长声惨唿:  “啊……痛死了!!痛死了!!好哥哥!快!

快拔出来……~啊!啊!啊!好痛!!啊……啊……快拔出来,痛死我了!哎呀……操死我了……”

没一会儿,妈咪又洩了,流出水来的肛门也润滑了很多,我不管妈咪如何哭求,只是一路抽锸,直到She精为止。

自此之后,我每晚都摸着妈的奶子睡,阿蕊离了婚以后,干脆搬到我家做个挂名租客,从此我家成了我们三人的天堂,妈咪和阿蕊连批改功课都是光熘熘的,有时更坐在我的大腿上,浪|岤里插着我的大鸡芭,一边叫床一边改功课。我故意用力挤阿蕊的奶子,让奶汁滴到学生的功课本上,于是阿蕊老是要和学生解释说是喝牛奶时不小心滴到,而妈咪的口水和眼泪也经常在学生的作业本上留下。话说如此,妈咪和阿蕊依旧被评为校内甚至区内的优秀教师,我见她们上台领奖的谦逊样子和在台上讲授经验的情形,不禁笑破肚,我想没有人可以想像到我妈可以光着身子对着她儿子抬起屁股叫亲哥哥,求我干她。

她们一回家自然又少不了我的一顿抽锸。而我每天早上见到妈咪和阿蕊穿着长裙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总是特别兴奋,于是我老是捉着她们,掀起她们的长裙,让她们穿着衣服被我干,所以妈咪和阿蕊几次差点来不及上课,而衣服上也总是会“溅到水”。

妈咪和阿蕊虽各有长处,但我心里还是更疼阿蕊,因为她年纪不太大,虽持久力不行,但胜在够姣柔,身材也特棒。而妈咪自从上次让我干了,以后便不停要,贱得要命,而且要起来不会节制,两个马蚤洞都被我插得又红又肿还不大肯罢休。所以我只把她当一件性玩具,一有火气就Cao她,而妈咪也无任欢迎,随时抬起屁股让我干。

我见妈咪越来越听话,决心把她变成一只真正的母狗——让她和公狗兽|交,近来我闷得要命,正想玩玩新花样,刚好学校放暑假,我便提议去野餐,她们两人自然无有不允,出门时我故意带上大黑狗Bunny。

没一个钟头,我驾车来到一个


逆爱(高干)sodu
僻静的地方,选了个平坦干净的地方坐下,妈咪和阿蕊便忙着布置一切。吃完午餐,自然是游戏时间,我先逗阿蕊玩,没几下阿蕊就气喘吁吁,Yin水泛滥了,她似乎没试过在公众地方赤身捰体,有点害怕,要我隔着衣服干她,我才不管她,三下五除二扒光了她的衣服就抽锸起来,不到五分钟,阿蕊哪还记得这是个露天的地方,躺在草地上只顾自的在那大声浪叫:“好…好……好哥哥……再来啊,……好啊……啊……啊…插死我了………唔!唔!好……啊啊啊……干死我了……唔唔唔……丫妈嗲……丫妈嗲……啊…啊……好啊……咳咳……好……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啊啊啊啊……”连日文都叫出来了。

她张着双腿,双手不断地抓着地上的嫩草,样子十分马蚤浪,我也是第一次打野战,心里十分兴奋,卖力地干阿蕊。妈咪在一旁也心痒难忍,我见是时候了,便对她说:“先脱了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衣服,自己先自蔚,一会再来干你。”

妈咪似乎也怕被人看见自己马蚤浪的样子,无论如何不敢脱衣服,我生起气来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先拔出我的鸡芭,走过去扯破妈的内裤,捏弄起她的阴核来。妈咪刚才已是强忍住性慾,现在哪还有半点反抗之力,她知道没法对抗我的手,马上投降了,妈咪忙不迭地扯下自己的长裙和上衣,趴在草地上,拼命摇屁股,浪叫起来,而那边厢的阿蕊刚快到高嘲,却没了我的鸡芭,也难受地大声浪叫,两人的叫声此起彼伏,我心里挂着阿蕊,便将新买的蝽药涂了一些在妈咪的阴沪上,然后又过去继续干阿蕊,阿蕊一有我的大鸡芭马上復活了,挺着腰,摇着屁股一面浪叫一面拍打草地,而妈咪又忍不住了,她见我没空理她,而马蚤|岤又十分难忍,只好抱着一棵小树,打开双腿拼命在树上蹭,又把一对白嫩的奶子贴在树干上又揉又搓,嘴里一边哼叫一边哀求:  “好哥哥……快来啊……妹子忍不住了……啊~~啊!

我要啊……快来干我……快来啊……干妹子的浪|岤,马蚤|岤啊……求求你……好哥哥……来搓妹子的奶子…求求你……我要啊……啊……我已经脱光了啊…啊……我痒死了…啊……”

我心里暗暗好笑,打算再饿她一下,好让她给大黑狗干时更加浪。没多久阿蕊已经洩了五、六次,不住求饶,而那边的妈咪已经马蚤痒到了极限,她拼命地浪叫,身子也软在地上,手里拿着根树枝对着阴沪拼命抽锸。

我看她浪成那样子,就拉过大黑狗来,蹲下来对妈咪说:“大母狗,是不是想要了?”妈咪拼命点头,我于是拉着大黑狗跨在她身上,对她说:“大母狗自然是要给大公狗干的,来,先舔舔Bunny的大鸡芭。”

妈咪惊叫一声,不住地摇头。一旁的阿蕊也吓呆了,我一点不心软,先按住妈咪的手不让她自蔚,又在她浪|岤上不断呵气,妈咪不住地求饶,到最后终于不行了,一迭声地哀叫,又手忙脚乱地捧起大黑狗的鸡芭舔了起来,她又再次放弃尊严了,没几下,大黑狗的棒子就高高扯起。

我看现在妈咪下身已湿了一半,知道可以进入了,于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是把妈咪抱起来反转,说给狗干就要像只狗,妈咪毫无反抗之力,于是头贴着地上,手一路搓着奶子,摇着屁股等待给大狗干,我先给妈咪带上芓宫帽,又引导大黑狗的鸡芭进入妈咪的浪|岤。大黑狗老实不客气,一下子趴上妈咪身上,前脚又扣着妈咪柔软的奶子,把大鸡芭连凸起的结一起没根插了进妈咪的浪|岤,妈咪大声惨叫:  “啊!!!!

啊!!!!不行!!插死我了!!!痛死了!撑死我了!!!快拔出来!!求求你!!!干死我了!!!”又死命地摇着屁股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扭着腰。

大黑狗哪管妈咪那么多,用力按着妈咪一前一后地Cao,这一下妈咪真正成了一只大母狗,妈咪没几下就洩了。而大黑狗意犹未尽又继续狠干妈咪,我看着妈咪和大黑狗一上一下、一白一黑、一人一狗地在草地上兽|交,妈咪又大声浪叫起来,我和阿蕊也忍不住了,我们又在一旁干了起来,于是阿蕊也配合妈咪大声浪叫,就好像一只美妙的交响曲。

我和大黑狗一直干到了阿蕊和妈咪口吐白沫才She精,那时妈咪已洩得神智不清,只是在口中哼叫,要劳烦我帮她和阿蕊穿衣服和抱她们上车。

这一天我干得十分爽,一直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