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打我阴作文5000字_重生之妹妹情人

↘↘欢迎光↖临『新第㈢书包网』↙

觉流露出的柔情所痴迷。

一声高昂的长音作为结尾。

“感冒真的好了没,为什麽不多休息?”桑柔这才开口问道,在他认真弹琴时,她并不想打扰他。

“睡一觉什麽病也没有了。”桑沛道,其实他感冒更多的是因为担心她忧思所致。

“那我帮你按摩。”桑柔走到哥哥的身後,纤细的两只手搭在他的肩上。

桑柔的技术很好,甚至为了哥哥,专门请按摩老师教过。她用大麽指和其他四指捏起哥哥肩膀上的束肌,为那僵硬如铁的肌肉微微心酸,他这是有多久没放松过了,肌肉竟然如此绷紧。

心里为哥哥感到心疼,手下又多下了一份力,有节奏的捏起哥哥肩膀上的肌肉。

“不用了,你过来。”

其实按摩是个苦力活,没多久,桑沛就拉著桑柔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座位旁。

而此时,桑柔的眼角微微乏红。

她偏过头去,不想自己的这副模样被他看到。

桑沛不在乎地捏了捏桑柔的小脸,“别给我哭丧著一个脸,笑一个。”

桑柔扯动嘴角,笑起来比哭起来还难看。

桑沛把自己的中指伸进桑柔的嘴里,搅拌著香舌。

“不听话是不是,想我教训你是不是?”

哥哥还在逗她,桑柔哇的一声大哭出来,她狠狠地咬住他的指尖,下了死力,含糊不清地到:“我一直在连累你,从小到大就这样,我一直是你的累赘。可就是这样,我还是不想离开你,哥哥,这样的我会不会很讨厌?”

十指连心,指尖被咬出了血,但桑沛并没有把手指抽出来。

桑沛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桑柔患得患失的毛病又发作了,这坏毛病也不知道从什麽地方来的。他做尽一切只是为了她安心,可还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到底他要怎麽做,才能让她相信,他对她别无二心。世界这麽大,无数的真理都可以用科学证明,可他对她的爱,却怎麽也解释不清。

“小柔,我问你,如果我一无所有,如果我穷困潦倒,如果我病重在榻,你会不会还跟著我?”桑沛道。

“跟。”桑柔坚定不移地答道。这还要问吗,她甚至宁可他没有钱,这样就没有那麽多的女人来勾引他了。他重病,她一步老师打我阴作文5000字也不愿离开他。

如果他愿意,她愿意养他。桑柔甚至这样想过。

“不後悔?”

“不後悔。”

“小柔老师打我阴作文5000字,其实我的心情也是跟你一样的。不管你穷困,疾病,还是其他,我都会一直在。”桑沛道。

桑柔缩动舌根,舔住哥哥手指上的血珠。作家的话:麽麽麽,滚下去休息鸟,又是疲惫的一天……

(6鲜币)69、破抹布

夜如此的静。琴房并不在主楼,而是在主楼右侧的一栋矮层别墅的二楼,它的位置不近不远,但因为四周都是一色的参天树木,形成天然屏障,倒也幽静异常。

桑柔眼色柔和,蹲下身,把自己的脸贴在哥哥的膝盖上。她双手抱住哥哥的小腿,说道:“哥哥,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

你护我宠我,虽时有小争吵,可我又如何不知。你的心意,这十多年我都看得明白。这半截话桑柔并没有说出口。

可能是夜色的原因,桑柔的声音好


沉香豌sodu
低好柔,飘渺而虚幻,好似随时会被轻风刮走。

月色好美。

这样静静相依,桑沛凭著脑海深处的记忆又弹了几首低柔的小调,太久没弹,他的手指也有些生疏了。而桑柔就像乖巧的小猫咪,依偎在哥哥的脚边。

如果世间有一种魔法,可以任意变幻人的大小。桑柔想,她愿变得很小很小,小到可以放在哥哥的口袋里,时时刻刻和他在一起;或者,把哥哥变得很小很小也行,把他装进她的口袋,她喜欢的时候就拿出来瞧一瞧,摸一摸,生气的时候就拿老师打我阴作文5000字出来掐一掐。

但那天天在一起,一定会腻味的吧。

桑柔天马行空,想到那副场景“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老师打我阴作文5000字

这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

一曲肖邦夜曲之後,桑沛抬腕看表,拍拍桑柔昏昏欲睡的小脸。

“回去睡,别感冒了。明天早点起来,我带你出去玩。”

“嗯,几点了?”桑柔以手握拳,小拳抵在惺忪的眼框处揉按。

“11点半了。”

桑沛合上钢琴盖的时候,桑柔已经直起了身。

她踮起脚尖亲了哥哥一口,然後说:“我先走,你随後再出来。”

这样的掩耳盗铃,有胜於无。

第二天,桑柔用过早饭,就被哥哥拖了出去。到了目的地一看,她才发现,这是他们前些年“偷情”的公寓。

那时候他们在家里不敢光明正大的抱在一起,瞻前顾後,一有时间就往这间公寓钻。为了更隐蔽,这间公寓最後更是挂在了袁斯里的名下。

但已经好久没来这里了。

一看到熟悉的摆设,桑柔就记起了那些个火热热情的夜晚。那时候,书桌上,浴老师打我阴作文5000字室的摆椅上,餐桌上,阳台的角落里……他百般摆弄她,这样……那样……

每一处都有她们爱的身影。

心蹦蹦地跳……

好讨厌的感觉。

桑柔心一羞,水灵灵的脸庞染上了粉色,“哥,怎麽想到回这里了?”

她四处张望,感觉房间有些怪异,可到底哪里怪异她又说不出。

唔,她多想了吧。

万家声像一块破抹布一样被甩在角落里。他心情低落极了,本来在拘役期间他父母就为他办理了保外就医,别说桑沛,就连袁斯里也奈何不了他,可就在他被工作人员护送走出警局的时候,突然冲出一辆面包车,在警察局门口,对,就是在警察局门口把他挟持上了车。

因为谁也没猜到有人如此大胆,敢去冲警察局,所以接万家声的保镖比面包车抢人的那一夥还慢一拍。

等意识到不对的时候,面包车已经飙的飞走了。

万家声全身的衣物都被剥了个精光,连内裤也没留。他被绑住双眼,堵住嘴巴,被锁在一个狭隘的空间里。

貌似是卧室的某一处地方,万家声也只是猜测,因为他刚刚被人推拿的时候老师打我阴作文5000字,脚好像拐到了床脚。

直到那一声传入他的耳朵。老师打我阴作文5000字

“哥,怎麽想到回这里了?”作家的话:咳咳,无故消失两天,不管我再有什麽难处,再怎麽打滚卖萌,都不能抵消我的过错,只能在後面献上变态的哥哥,求各位亲爱的们宽恕……/\/\\ /

\/

未完结,请勿转载。

新第♂三书包网?域名』? m.SHUBA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