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_重生嫡女巧当家

清音公子接过小童手里的手绢,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才瞪了一眼月紫熏,开口说道,“我这般拼命到底是为了谁?”

月紫熏瘪了瘪嘴应道,“你不出手,我也能解决。www.yuchuanshuwu.com玉川书屋”

面对面前这位的过河拆桥,清音公子早已经见怪不怪,也懒得跟她掰扯,只冷笑着呵呵了两声。

之后便看向了姬如欢,开口说道,“解药还我吧。”

姬如欢惊讶道,“解药?”

便听得一旁月紫熏已经替姬如欢应道,“没了,分给我的人。”

清音公子再次黑下脸来,“你知道噬心曲解药的药材多珍贵难寻么?我也就那一瓶解药。”

月紫熏耸耸肩,“没了,大不了以后有药材都留给你。”

姬如欢眼神飘忽都不敢往清音公子那边看,这清音公子她可得罪不起,既然紫熏姐跟这个清音公子熟,那就委屈紫熏姐替自己背这个锅吧。

清音公子怒瞪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了一眼月紫熏,最终没再说什么。

月紫熏却一点不将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清音公子的怒气看在眼里,开口问道,“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难道是来救我的?”

清音公子冷嘁一声,应道,“谁是为了救你来的?我是为了它来的。”

便说着清音公子边指了指小童手里抱着的古琴。

月紫熏也有些诧异,吃惊道,“这是魔音?居然在天玄教手里。”

清音公子点了点头,“自从跟着天玄教接触,我才发现,这天玄教可不简单。”

不等月紫熏回应,这次姬如欢便先一步开口问道,“清音公子可是发现了什么?”

便听得清音公子开口应道,“听我父亲说,这魔音并不是在天玄教的,而是在大周皇宫,待我出来一查,却不知怎么突然到了天玄教手里,后来一想,这天玄教可能跟大周皇室有些关系。”

姬如欢一脸的不敢置信,“怎么可能?”

便听得清音公子开口应道,“我小叔都能嫁给日月神教的教主,这天下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月紫熏犀利的眼神看向了清音公子,冷声说道,“你说话最好有点分寸,不然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姬如欢乖乖闭上了嘴,不发表意见。

好在清音公子并没有跟月紫熏杠上,而是开口应道,“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这边战场交给了日月神教的人收拾,云姨娘也让冬雪给绑了起来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独孤驰砚便开口说,“走吧,去那个神秘的院子看看,看看这天玄教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月紫熏也对那个院子充满了兴趣,开口应道,“走呀。”

等到几个人到了那边,居然还是首位森严。

风长止这个时候突然带着几个人从旁边冒了出来,都是一副天玄教侍卫的打扮,朝着独孤驰砚他们施礼过后,风长止才摇了摇头他手中的令牌,开口说道,“有这东西,咱们就能轻松进去了。”

姬如欢看着风长止开口说道,“我倒是九皇叔派你们去了哪里,原来是当小偷去了。”

风长止不满应道,“你这字眼儿说的多难听,我那是借。”

独孤驰砚打断两人,开口说道,“走吧。”

到了那院子门口,仍旧是被拦住了去路,风长止摇了摇手中的令牌,开口说道,“圣女有令,让带日月神教的人前去见她。”

那领头护卫看了看风长止手上的令牌,却没有给他们让道,而是开口问道,“那边是不是出了事?那奇怪的琴声是怎么回事?”

很显然这些护卫的职责只是看守这院子,外面发生的一切他们都毫无所知,也根本不知道外面天玄教众,早就被他们收拾了。

便听得风长止应道,“没什么事,是日月神教的高手向咱们天玄教的高手下了战帖,在那边比试了一番,倒是热闹的很,可惜咱们都有要务在身,我若不是奉了圣女之命去请日月神教少教主,也见不到那热闹场面了。”

那侍卫听得一脸遗憾,便听得被他们拦住去路的日月神教少教主已经不耐烦,阴恻恻出声说道,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聊完了没有,本尊站这儿呢。”

那侍卫被这么一搅和,那点疑心也差不多被搅和没了,见着这令牌也真真的没有问题,便给他们放了行,命令人打开了院子门。

姬如欢听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得风长止的话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就一直暗自吃惊,圣女,怎么又有个圣女?这天玄教居然也还有个圣女么?

风长止恐怕应该知道一些这圣女的情况了,只是这种情况肯定是不能开口问风长止,姬如欢也只能将疑惑藏在心里,等进去见了人之后,自是能知道到底什么情况。

他们就这样被风长止带着大摇大摆的进了院子,院子里果然如独孤驰砚他们夜探后所说,同样到处都是巡逻的侍卫,时常拦住他们的去路盘问。

然而风长止手中的令牌似乎相当有分量,见过他手中的令牌之后,知道是圣女要见他们,就没再过多阻拦,直接放他们往里去了。

一共进了...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