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把我摁到墙上捏胸_快穿之绵绵无期(H、NP)

【头部广告】挂着风铃的玻璃门被轻轻推开,贝壳清脆的碰撞声和着少女充满活力的脚步声回荡在馨香的屋子里。【随机广告2】正在修剪花枝的温婉女子侧头看来,双眼弯成两轮新月,

“绵绵,你回来啦——”

“妈妈!”

绵绵猛地坐起来,随即反应过来,只是梦啊.....

“姑娘,怎么了?想丽娘了吗?”

趴在塌侧的小青立马直起身子,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这里是?”

绵绵微微活动着酸痛的四肢五骸,惊讶地发现这里似乎不是自己的房间。

“嘻嘻...姑娘忘了你和将军昨晚欢好了吗?这是将军的寝房啊!听说昨晚将军亲自把姑娘抱过来的,今日早朝前又吩咐我们不准打扰姑娘休息...我等姑娘等得无聊地快睡着了!对了,姑娘饿不饿,我这就让他们备饭...”

小青滔滔不绝地报告着,就差把“我特别开心”写在脸上了。【随机广告4】

绵绵无奈的笑了,傻丫头,人家将军睡个侍妾不爽很正常的事情吗,她倒是欢天喜地仿佛过年一般,伸手摸摸小姑娘的头,

“好啦好啦,多谢小青,帮我更衣洗漱,这里毕竟是将军的地方,我们还是回去吧。”

绵绵回去草草吃了顿饭抹了药后便又倒头睡到隔日,季大将军回府后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和熟睡的人儿,心里莫名不爽,饭后逮着府同桌把我摁到墙上捏胸里侍卫们操练至深夜,整个将军府叫苦连天且表后不提。【随机广告3】

“阿修...阿修...喂!季修!你这个呆子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绯衣的艳丽公子得不到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帖吧
回应,睁大了美目,不禁轻扣桌面,提高了音量,

“我说,后天围猎你去不去啊?”

“嗯...”

季修应了一声,神情冷冷的,凝视着杯中模糊的倒影,同桌把我摁到墙上捏胸停顿片刻,一饮而尽。

“对了,你顺便带上你新提拔的那个副将,刘玄对吧?听说这人还挺新奇有趣的...阿修?你好像心情不太好啊?这几天都闷闷的。”

秦慕羽思前想后,只想到了一个可能会导致季大将军不开心的因素,

“是我送过去的那个美人你不喜欢?她缠着你了?你不喜欢的话等下我就去你那同桌把我摁到墙上捏胸里把她带走——”

“不是!是我...”

季修别过头,冷冽的眉目低同桌把我摁到墙上捏胸垂,双手撑住两鬓,俊朗的脸上罕见地染上一丝红晕,

“我...很喜欢和她一起的感觉,但是那天好像把她弄得很痛,不知道...怎么办...”

秦慕羽:........

妈耶阿修开荤了??????这个跟小狗一样害羞呆萌的人真的是那个冷如刀同桌把我摁到墙上捏胸刃战场上杀敌不眨眼的冰面玉郎吗????

不管怎么内心如同桌把我摁到墙上捏胸何震惊和无语,秦慕羽对于自己呆瓜一样的好兄弟终于开荤还是欣慰地老泪纵横,拉着他细细分析传授了很多知识。

不过,这个小美人阿修好像很喜欢呢,不能像之前那样送了又要回来了,有点遗憾啊。

懒癌晚期的胡汉三又回来了。。。。。明天码肉,大家给我的建议也看到啦,不过我真的起名废,这也是我第一本h文,随便写写自己想的一些世界和人就好了,最后谢谢大家嘻嘻,新年快乐!!!!!!(不用送珍珠!!!!!!)【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