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女孩被同桌扒腿劈叉的故事_我是你的主人

↘↘欢迎光↖临『新第㈢书包网』↙

「我是妈妈的主人」大结局

当我再次清醒之时,眼还未睁,就听见头顶上幽幽传来阵阵如泣如诉女人哭声,又有点点水珠,颗颗滴落我胸膛之上。同时又感腰间沉沉,有一软嫩丰韵之物坐在上面。龙根硬硬,融入个紧窄滑腻之地,弄的我浑身酥麻痒热四感齐齐挠心,着实舒爽不已!

我早饱经之事,那会不晓得此中三味,登时淫心大起,只想伸手好好肆意把玩这个巫山神女一番。但普一动,就顿感双臂已被一物勒死,丝毫动弹不得,这时方才忽然忆起自己正身处险地之中。慌忙睁眼一看十四岁女孩被同桌扒腿劈叉的故事,见四肢已被几条白绸缎子死死固定在床边四角。而妈妈正以手撑床,含泪俯身看我。我瞧她两点星眸似闭非闭,两抹朱唇似张非张,两行贝齿似咬非咬,喉间轻泣,却不时荡出一声动情春吟;娥眉锁愁,却轻摆柳腰缓缓套动不停,着实是矛盾之极。

这时,坐在墙角处深红色真皮沙发上面的皇帝一见我醒来,慢慢将手中斟满红酒的高脚杯轻放於手边茶几之上,对怀中坐着的姑姑附耳轻语几句。姑姑便忙上前将刚才为我擦脸那方丝巾,塞入我的口中。同时盘腿坐於妈妈身后,将纤纤玉手紧贴妈妈裸背之上,一双凤眼频频望我。睫毛扑闪,悲悲切切,落下泪来,回头对皇帝软语求道:「陛下,您能不能......」皇帝一听,立刻便大声骂道:「不能!小贱人!还不给朕快快动手!」

这一声骂,喜的皇帝身旁小心候着的赵雷是眉开眼笑,连忙冲着床边「呸」

吐一口浓痰,几步冲到皇帝身边,低头媚笑道:「陛下,方纔我要为您枪毙了这个罪人,林夫人就说不让。现在,是不是......」说着,便用右手比了个下切的动作。姑姑听他如此说话,冷哼一声,满面鄙夷,挪揄道:「我就奇怪了,这里何时轮的到一条专爱咬主人的疯狗说话!」此话正正刺痛赵雷心底死穴,只把赵雷怒的捋起袖子,就要上前同姑姑拚命!皇帝瞧势头不对,板脸瞪他,喝道:「想干什么!」赵雷马上笑着讪讪退后几步,赔笑道:「是为臣鲁莽了,是为臣鲁莽了!」但这边赵雷乖乖息事宁人,姑姑却依然不肯饶他,仰头高声大笑一阵,道:「怎么?你是怕了怎的,狗东西......」赵雷脸孔霎时变的通红,用手遥指姑姑,张嘴就是一大通污言秽语,骂的甚是难听。姑姑也不甘示弱,竟捡些难听的,挑刺的话反讽回去,同赵雷一来一往,打起嘴仗来。

眼见这里成了个泼妇骂街的蔬菜市场,皇帝气的大喝一声:「通通都给朕住嘴!」将左掌朝下狠狠一按!只听「啪」的一声,沙发上登时陷出一个完整五指掌印出来!只把赵雷吓得是双腿打颤,膝盖一软,跪倒在地,连连求饶。姑姑也被吓的娇颜煞白,不再言语。皇帝朝两人脸上又冷眼瞧上一阵,探手取杯,浅啐一口红酒,沉声对姑姑说道:「在朕品完这杯红酒之前,朕要你把你该做之事做完做好。」

姑姑听罢此言,顿恍然失神,许久后长长一歎,幽幽对我诉道:「林儿,对不起......姐姐,对不起......」一滴红颜泪,就此黯然滴落妈妈发间。我听她话语中满是决绝之意,忙死命摇晃身子,面色惶恐,口中呜呜哝哝怪叫个不停。旁人听来,当然完全不知我究竟说些什么。其实,我是在大声骂道:「死皇帝,等会儿我一定让你血债血偿!」

皇帝当即哈哈大笑起来,轻晃手中酒杯,使其中红色液体泛起层层波澜,道:「挣扎吧,哀叫吧,好好享受享受你最后的快乐时光,然后坠入那最深沉的地狱血海之中吧。」赵雷见皇帝大笑,忙讨好赔笑道十四岁女孩被同桌扒腿劈叉的故事:「陛下说的真是对极,敢於冒犯陛下威严的人就是该死!」一双肉掌,拍的是「啪啪」作响。皇帝乐的颔首频点,大声夸他两句,赵雷连道不敢不敢,可那一双大眼,早已经笑瞇成了两轮弯月。

那边赵雷溜鬚拍马正闹得欢快,这边姑姑粉脸含煞也毫不含糊。我只感觉体内真气,在姑姑的遥控之下,泉涌一般流入妈妈体内,直冲入她脑海之中,和当日我异能大成之时的情景几乎分毫不差!而妈妈也登时瞪大眼直直瞧我,檀口微张,似有千言万语要说。但瞬即就又双颊羞红,眼眸迷乱,哼哼唧唧,春叫起来!此时,我的内力已被妈妈搾个干紧,腰间重重往上一挺,闷声低吟一声,将白浊浓液尽数施洒在妈妈桃源深处!只将妈妈胸前峰峦晃的上下颤动不停,滴滴香汗,就此散落於我胸前,随我同时皱眉高声悲泣起来!

一场盘肠大战过后,将我累的浑身大汗淋漓,四肢酥软,遍体无力。而此时姑姑上衫也被汗水打透,湿湿紧贴其身,掌抵妈妈身子,一双胳臂不断打颤,像挂上了千斤重担一般,危若累卵,几欲折断,闭眼大喊道:「陛下!」皇帝顿时就将手中酒杯砸落地上,双眉一挑,狂笑一声,几步便冲到姑姑身旁!随大喝一声,肩膀上面隐隐现出了一个乳白色怪物出来。我见此怪物身子由几团肥厚肉团层层叠成,状似蚕蛹,前额有角,尾后有刺,使人一眼看去顿生厌恶。

事情也就奇了,这怪物一朝显现,妈妈的身上也顿时浮现出来了一个小小有翅昆虫出来!外型与我当日捏死那支异虫一模一样。那小虫一见此怪物,便如儿见母,薄翅轻振,翩翩飞落怪物身前,绕它疾飞数圈,样子甚是欢喜!可这怪物却无动於衷,寻了小虫飞慢片刻之时,略一蠕动,触角下面就猛现一圆圆尖牙大口,将小虫一口吞下!皇帝眼神温柔,满含腻宠之意,对怪物道了声:「去!」

那噁心东西便迅疾扑到了妈妈身上,「咕咕」怪叫一声,将两根弯弯触角前端霎时变化成两根尖刺,直直探入入妈妈双耳之中。只听妈妈大叫一声,白玉般剔透娇躯里面,竟隐隐透出一股耀眼红光出来!瞬即上身一软,柔柔瘫倒在我胸前。

而皇帝却大笑起来,令赵雷掏了一红一绿两个仪器出来,道:「已经没有价值的东西,可以舍弃了。」赵雷献道了声「是。」立刻便用力按下那个红色仪器上面按钮,又将绿色那个又朝姑姑面前炫耀一晃,才谨慎收了起来。我则赶忙将双眼一闭,咬破嘴唇,使一道鲜血从我嘴角流出。同时暗中耳朵直竖,时刻留意身边情形。

见我已「死」,一柔弱女声顿大哭不止,泣道:「我就说过......我就说过...;

...;」而一威严男声则幽幽歎道:「火系王级异能,你终於是朕的掌中之物了!」

可是瞬间他又长「咦」一声,随即便大声叫道:「火呢!火在那里!?」接着就是一大通凌乱摔打声音从房中四处传来,又有一男一女慌乱倒抽气声,频频夹杂其中。

听到此处,我只觉心中平静非常,手轻轻一抬,四股明火,瞬间就将身上白绸皆烧成黑灰。同时见胸口上面的人造皮肤一把撕下,开口冷冷笑道:「你要找的是这个东西吗,我的暴君陛下......」

皇帝见我这个「死人」突然坐起说话,又见到人造皮肤上面的那个小小死虫,又惊又怒,脸色黑臭难看,急开口问我道:「你是这么知道这个词语的!还有......你除了这些究竟还知道些什么!」姑姑也被我吓了一条,手捂檀口,失声叫道:「林儿......你......我......」反倒是赵雷一脸平静接受了此番逆转,将脸上讨好之色一扫而空,换成一双冷眼,含怒盯着皇帝陛下背后,悄悄退到窗边站好。

这时,妈妈也已经从床上幽幽醒来,略一摇头,用指在太阳穴揉了数下,丝毫不顾自己依然是春光外露样子,开口便对我问道:「你到底是谁?」我笑而不答,轻斥了声「火来!」右掌上面登时就窜出一条一丈来高的火柱一闪即逝。妈妈见后顿时花颜失色,急拽身下床单裹住自己赤裸身子,退到床脚大声叱道:「你恶魔怎么会用火的!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信!」说着便用双手紧紧摀住耳朵,大声叫喊起来。我眼神瞬间黯然下来,伸出手来,想要轻抚她的长发。妈妈吓得杏眼圆瞪,疾速逃离於我,一时不慎,竟然头朝下重重载落地上,眉角处磕了道长长血痕出来。我见后,忙下床扶她,她却对我淒然一笑,不停摇头,缓缓向姑姑那里退去。可是未到半途,妈妈忽然又不知忆其何事,顿时停下脚步,指着姑姑抽泣道:「你在骗我......」说罢,又回头指向我道:「你也在骗我......」就此「哈哈哈」大声尖笑起来。我和姑姑同时伸出双手上前疾冲几步,但是都又悄然退回到了原点。

渐渐的,妈妈的嗓音已经开始变得嘶哑,她依然继续不停笑着,满眼含泪,失魂般在房间中踉跄游走。此刻我是多想将心中道歉的话语,在她的耳边说上一千遍一万遍,

甚至是用死来证明我的心中愧疚。但是还有一些事情,让我只能将这心情再继续压抑一阵子,好在,只有一阵了。

强忍心中痛楚,我对皇帝说道:「刚才你说过,赌局不到底牌揭晓的那一刻,就没有人能够妄言胜负。如今,我将你的原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你的筹码已经输完,该是时候让你看看我的底牌了......」

皇帝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试图将肩膀上面的怪物收回体内,听到此话,眼神顿显慌乱,可嘴上威严如旧,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就该知晓凭你这点力量,如何是朕暴君的对手!」我摊手耸肩,反问他道:「不试试,怎会知道?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我手中的第一张底牌......」便笑着用手打个响指,生出一缕火星出来,盘旋着飘入天花板中。顿时,便听警铃「叮叮」大响,有道道水柱,从自动喷水灭火系统中不断喷洒下来!

这液体呈浅褐色,味道刺鼻难闻。皇帝凑鼻一嗅,立刻就大声骂道:「你竟敢用汽油来对付朕!」我哈哈笑道:「不错,我这里不敢有一处明火,为的就是现在!」皇帝沉声道:「你以为朕就没有其它办法对付你了吗?」随大喝一声,将身上的汽油瞬间蒸发乾净!我不慌不忙,朝他晃了晃我右手食指,道:「异能的基本是控制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成为自身的一部分,而是单纯将它们当中一件工具使用。你现在虽然靠偷来的水系异能将汽油瞬间变成气态,但是,你永远不能将它们融入你的体内。这,便是我手中的第二张底牌了......」说完我就将手一挥,整间大屋,顿瞬变火海!姑姑和妈妈当时安然无事,没被此大火伤到一星半点儿皮毛,单单只将身上衣裳着了。但房间中那些虎皮古画就没有如此运气,水火自古便是,不分贵贱,不论价值,同房中其它家什一并烧了。

此时,皇帝整个人已被重重烈焰层层包围其中,只有那赵雷见势不妙,撞开窗户仓皇逃到阳台那里,不敢离开,也不敢回来,只远远一边惊恐看我,小声骂我几句。一边朝皇帝那里吼上几句豪言壮志,肝脑涂地之言。皇帝则将身子化成水状,躲这大火,可他背上的怪物却是不行,被这烈焰一烤,立刻便疯狂蠕动,「咕咕」直叫!将皇帝吓得六神无主,远远操控红酒等物,想要帮其灭火。我冷眼瞧他慌乱模样,反手只虚空一握,屋中所有液体霎时就全部变为蒸汽消然无踪。就连皇帝本体,也隐隐瘦下一些。我乐的的哈哈大笑,抬头倨傲说道:「在这火焰的世界里面,我才是帝王!如今这里藏着的奢华之物,也随着你一同化成飞灰,算是我送你去地狱的路费吧!」

这时,从赵雷撞开的大洞那里,凛冽寒风裹着些许雨点,吹入房间之中。同时,黑云中一道耀眼银蛇电,也从天边最遥远出蜿蜒而来,「?啪」一声落在庭院中间,将一个中世纪的男人体石雕劈成碎片。这耀眼白光,一时间连房间中的滔天火光也压制住了。皇帝眼中顿显狂热,握紧拳头就向我直直冲来。我不闪不避,身形一晃,拖出几道残影出来。在皇帝还未能迈出第五步时,就已经用一记手刀,「啪」一声狠狠击打在他的脖颈血管之上!

皇帝当即便应声而倒,额头重重撞在一矮桌桌脚后,又将上面的瓷瓶碰落到了自己头上,弄得满头皆是白灰,样子好不狼狈。可是两处撞击之处,连一丝红痕也是寻找不到。他随手将身上粉尘掸去,平静问道:「枪击术......是吧?」我道:「是。」同时指挥一部分火焰,死死挡住我身后的那个大洞。皇帝听背上怪物叫声渐小,脸色肃然,又开口问道:「那么,那一天劫狱的人就是你了吧?」

我道:「正是我。只可惜了那些日本同伴,最后我连一个也没能救出来。」皇帝此时已经从地上站起,平视於我道:「你既然已经见到了林龙老儿,想必有些历史,你已经知道了吧。朕即为暴君,已融水土为一身,你可知无形相生相剋,弱水克火,你已经是立於危境。」我道:「虽水火相剋,但我已借势而为,只要你不踏出此间屋子,我必不败。」皇帝复问道:「那么土呢?强土生万物,含大力,你如何敌?」我答道:「大力不能敌,但大力可避。以巧搏大,以快胜强。而其你没有见到庭院中那些石板吗?今日的你,就是那大地女神盖亚的儿子安泰俄斯,注定会被我扼死於半空之中!」皇帝哈哈笑道:「不错,你说的很不错......

但是,有现实和预想往往是会有一些差别的......」

皇帝此言一出,我就知不妙,急忙退守到窗前站好。皇帝却哈哈大笑,反方向冲回屋内,手一抬,妈妈额头上面的血迹顿变成长长血链,被他一把握住,用力将她拽到身边,并用胳臂紧紧锁住其咽喉,对我高声叫道:「不想让你妈妈死,就快快给朕让开!」我听后不避不让,依然站在原地,冷冷反问於他,道:「要是不呢?」皇帝一听,先是看了看姑姑,然后


牝色-v文笔趣阁
笑着将右手手掌贴於妈妈额头伤口之上,道:「你看看,不是朕狠心,而是你的儿子太冷血了。」妈妈清泪双垂,闭目受死道:「我没有儿子,我的儿子早就死在我的记忆里面了。」皇帝「咦」了一声,幽幽又问道:「那你的妹妹呢?你难道就不好奇,有关於林家和异能,有关於谎言和背叛的话题吗?」妈妈缓缓摇了摇头,悲切切看向姑姑,柔柔诉道:「我只想好好和铃儿月儿好好活下去,林家是一个太过於沉重的话题,我一弱女子实在承受不起,不愿听,亦不想听,我只想过些平静的生活......为什么连这小小的愿望,也不肯放过我!」姑姑沉沉歎口气道:「姐姐,你可以轻易忘了过去,我不能。你可以放下过去好好活着,我羨慕你。但是我决定为重振林家付出一切,你也不要怪我。陛下,我求你放过我的姐姐吧,这场角逐,只是你我同林儿三个人的事情,不要在继续错下去了。」我已静默一晌,此时,也同时开口说道:「杀了她你今天也会死,不杀她你今天或许可以活着。」

皇帝笑着摇了摇头,眼瞪姑姑,对我说道:「你以为你的话朕会信吗?现在你的心已经有所动摇。好,很好。既然今天朕活不成,那么你也不会好过!赵雷!将那仪器给朕丢过来!」赵雷忙在屋外大声应了一声,远远将那绿色仪器远远丢到皇帝手中,但是依然是不敢进来。皇帝见他怕死样子,面上有些气恼,但还是强忍不快,道:「朕承认,你几乎已经将朕逼到了绝境。可是,一道问题变成很多问题,朕倒要看看你怎么解决。」说着,便将仪器丢在我的右手掌心之中,将妈妈鲜血凝成一把血刃,抛向姑姑。

姑姑自从见了那绿色仪器之后,就盯着我的右手直瞧,开口问道:「陛下,您为何要将此物给他......」皇帝笑着回答於她道:「怎么,这把血匕只要刺入他的胸口,你不就能够将那东西夺过了吗?」接着,他又转头对我说道:「你一定知晓,这个东西只要轻轻一按,就再也不会有东西能够威胁你的性命了。来吧,让我看看这场家族对决,究竟谁才是胜者?」妈妈惊的当即就死命挣扎起来,大声叫喊道:「妹妹!林儿......」但妈妈还没能叫上两声,马上就被皇帝摀住嘴巴,再也喊不出声来。皇帝用指抵着嘴唇,做个噤声动作,对她说道:「多么美得一刻啊,你为什么要大喊大叫呢?乖乖的,十秒钟后,不是他们中间有一个人死,就要换成是你死了......十,九,......」

我知道,皇帝是在玩真的。当然,我是能冲上去来杀了他,但是姑姑会不会在我背后捅上一刀呢?更何况,妈妈还在皇帝手里。陛下,您还真是难对付啊。

不过,这道题以前的我可能会无法做出回答。但是此时的我,已经知道了懂得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这件东西,名叫信赖......

对姑姑微微一笑,我随手就将手中仪器丢在她的手中,同时双脚一蹬,将自己背后彻底暴露在姑姑眼前,猛向皇帝冲去。皇帝怎会料到我会做出如此动作,只将妈妈一把甩到我的怀中,借此机会,疾速向门外冲去!我当时若能狠心一把将妈妈击飞,是可以将皇帝拦截下来的,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皇帝来到门外以后,只见他肩扛那怪物精神霎时顿复,高声怪叫一声,开始它触角频频轻点皇帝发间,已是无恙。可是皇帝却变换肉身后精神萎靡,呼吸急促,脸色煞白,身子颤颤,几欲摔倒。赵雷见后,忙上前扶他身子,喊道:「陛下!陛下!」皇帝缓慢挥动了一下右手,怒视於我,大声嘶吼道:「你快用枪为朕杀了这忤逆之臣!」赵雷立刻应声道:「是!陛下......」眼中杀机顿现,持枪就对着皇帝后背怒射数枪!皇帝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神色,满身鲜红,用手指他,惊恐问道:「为什么?」赵雷谨慎确定皇帝肩上怪物,已经特制子弹轰成肉泥,才笑着答道:「陛下难道您忘了,我既然可以背叛别人,当然也可以背叛您啊。」皇帝听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道:「不错!不错!这一次你背叛的筹码是什么?」赵雷瞬间将脸一板,严肃答道:「灵魂的尊严和胧托付给我的性命。」

这个回答,让皇帝彻底沉默了。此时,天空中的雨水已经将皇帝的身子全部淋湿,可是这个强大的男人,却再也回不到他的世界中去了。他双目紧闭,似乎不敢去看这个失去一切的自己。我从容迈步来到皇帝身边,我俯身半跪在他的身边,凑耳上前,将能那一根压垮他所有希望的稻草,轻轻丢在了他身上:「您知道吗?这些火焰,其实根本就烧不死人?」皇帝霎时间睁大了萎靡的双眼,从地上登时蹦起,双手死死抓住我的衣领,喊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我冷嘲一声,鄙夷看他说道:「要不然您以为我若真成为火系异能之王,会隐忍到此时才您下手杀你吗?只是因为我这火虽可以焚金融铁,但是对於诸般活物却是无可奈何。换言之,就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幻觉而已,我最最尊敬的陛下。」皇帝依然不肯信我,拚命摇晃我的衣领,嘶喊道:「那么暴君刚才为什么会如此反应!你回答朕啊!你回答我啊!」我长长嘘了口气,答道:「我只是在汽油中间稍微添加了一些驱虫剂罢了,答案就是这么简单,我的陛下。您的暴君,不正是一个寄生虫吗。现在您侥倖凭借身上最后的一点异能活了下来。但是此刻的您,只是一个普通老翁而已了。」

听我说完此番话语,皇帝仰天带长笑,许多水迹,随他眼角倾盆一般涌出。

我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痕,但是此刻这些还重要吗?我最后说道:「陛下,这场赌局已经结束了,该由您亲手画上一个句点了。」皇帝灿然笑问道:十四岁女孩被同桌扒腿劈叉的故事「你要杀了朕吗?」我摇了摇头,道:「您会有一个体面的死法,十四岁女孩被同桌扒腿劈叉的故事而且,并不是现在。」

皇帝哈哈笑了一声,眼睛遥望天十四岁女孩被同桌扒腿劈叉的故事边层云,伸手感受着雨水温度,道:「随你吧。

朕输了,朕这一生时光犹如一场大梦,半生隐忍,半生尊贵,没想最后还是败给了终生的对手。朕累了,来吧,取走你们想要的东西吧。」就此,在我面前安详的闭上了双眼,幽幽唱到:「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於心胸.放眼天下,海天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

此时,这天空中,这庭院里,这阳台上,这人心内,只留下了这首感歎人生的音符。没有人动手打破这种寂静这种洒脱,只有火焰中那些古玩珍宝消亡前「劈啪劈啪」的临终歎息,成了最好的离别輓歌。这个时刻,是单独属於这个老人的,此时,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的也即将变为回忆,将来的生死也在那注定的未来等着每人。我的许久的愿望已经实现,所以我放下了。赵雷现在的使命也已经达成,他也不言不语了。姑姑多年的坚持用了另外一种方法即将实现了,她也得到了。所有人的梦想都已结束,但是一些甜蜜的东西也再悄然中荡然无存,永久的逝去了。

「来吧......」

这便是皇帝「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赵雷上前沉默着将皇帝的颈椎和前额拍碎,以后的他,就是一个全身瘫痪,并且没有知觉的老人了。我杀了暴君,但是留下了皇帝的性命。我赢了这场赌局,但是重振林家,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以后的我,即将和赵雷联合,成为成为一个挟以令诸侯的人物,并肩迎接这个没有了皇帝的乱世。没有了暴君这个寄生虫的帝国,看起来,会很呢......

*********************************************************************

送别了赵雷和「皇帝」,我同姑姑,妈妈一同换好了我早就藏好衣裳,一起站在这栋被大火烧成焦炭的房屋中间。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知晓该怎么说话。

姑姑早在皇帝失去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安静下来。只有妈妈,不停地哭着闹着,时而训斥我俩,时而叫喊着妹妹们的名字。我几次都想上前安慰於她,但是妈妈一直都只对我说一句话:「我没有儿子......」

这已经是我第十七次听到这个让人心碎的回答了,不过虽然我已经很难得到妈妈的谅解,但是姑姑长时间的道歉,终於是有了一些效果。她小心的伸出手去摸着姑姑哭泣的双颊,长长哀歎一声,猛扑倒在姑姑怀里痛哭起来。姑姑也用手反抱着她,不停在妈妈耳边小声说话。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站在远处,没有人肯给予我哪怕仅有一点点的安慰。

姑姑哭求了好久,妈妈才点头和我一起坐着皇帝的那辆马车回到了我旧日的别墅里面。路上姑姑就示意我不要再继续刺激妈妈的神经,并一路不是和妈妈凑耳说些什么。来到别墅后也是如此,妈妈全凭着姑姑的帮助才回到了一楼那间属於她的屋子中间。两人在里面哭诉了很久很久,久到时钟上面的时针分针几乎重叠在一起,姑姑还是没有出来。

「铛铛铛」,我看着手中这杯早已经冷透的咖啡,喃喃自语道:「哦,原来已经三点了吗......」我已经站在黑暗中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弹一下了,大屋中除了面前屋内的这盏灯光,就再无一点光亮。而我则觉得这光芒像是会灼伤我似的,反倒是身边包裹着的冰冷黑暗,能让我的心彻底安稳下来。我早已决定在屋外待到该待的时刻,时间,白昼与黑暗,对我都已经失去了意义,剩下的,就只有一颗伤痕纍纍的心,和一个没有了灵魂的躯壳。

这时,我只听见「吱呀」一声,房门开了一道小缝。姑姑惦着脚尖轻轻的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小声向我问道:「林儿,等了很长时间了吧?」我急忙用手摀住双眼,以避免这十四岁女孩被同桌扒腿劈叉的故事束光芒会刺伤我属於黑暗的眼睛,幽幽反问道:「恩......她,还好吗?」姑姑缓缓摇了摇头,道:「她睡了。对不起,我始终没办法说服她见你一面......」我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虽然我的瞳孔渐渐开始习惯了屋内照出的光芒,但是其中来自心灵的光亮,如盈盈烛火遭遇狂风,瞬间熄灭了。

姑姑见我浑身的伤悲几乎能够满溢出来,好不容易才止住的眼泪,又从红肿的大眼中间为我流出两行。她是如此小心的抱着我,就像捧着一个易碎的水晶,在我耳边不停地的哭着哭着。我却只是静静看她哭,自己一滴泪水也流不出来。

原本今日我大仇得报,应该是一个快乐的日子才对,可是为什么我比报仇前更要哀伤,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就在我黯然神伤,自责不已的时候。姑姑突然将衣物全部褪下,灯光下,她的双胸是如此丰满,她的脖颈是如此修长,她的皮肤是如此晶莹透彻。可是这些,对於此刻的我,又有何用。我道:「姑姑,我现在没有心情......」但是姑姑不这么想,一边将下身衣裳也慢慢脱下,一边说出了一个我一生中听过的最真挚的请求:

「爱我......好好的爱我一个晚上......」

我心中压抑的悲伤,痛苦,自责,内疚,顿时全部炸开,使我内心焦燥的如被烈焰焚烧一般,扑到姑姑身上就和她热吻起来。接下来的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许久以后我,也没能想起一鳞半爪。只依稀记得一对不舍,又深爱着我的眼睛:窗外滴答滴答,雨水敲打窗户的声音;几句我重複数遍,又忘记了的承诺。

当第二天的阳光照射在我身上的时候,姑姑已经在不在我的臂弯之中。我只觉得身下床单已被泪水浸湿半边,一种巨大且难抑的留恋,就留在这滴滴泪水里面。我急忙此处呼喊着姑姑的么名字,想要见到她的身影,但是最后无力发现的只是一张薄薄的书信,同一件在地上摆放整齐的衣裳而已:

留个我最最亲爱的林儿:

对不起,我选择了离开。还有恭喜你,实现了我没能实现的愿望。昨天,我已经将这些年的过错,统统放在了我身上,姐姐虽然有些半信半疑,但是还是听了一点进去的。你以后可要好好对待她,毕竟,姐姐悲伤了太长时间了。至於我心愿已了,你也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我了。皇帝没死,而这么多年恩恩怨怨总要有一个人承担过错,这个历史的罪人,就让我来当吧。记得,我曾今,如今,永远都会在地狱深爱着你......

最最爱你林解语绝笔

「不......!!!!!!」十四岁女孩被同桌扒腿劈叉的故事

我死死揉捏着手中衣裳,发出了一头受伤野兽一般的绝望嘶吼。我开始用力撞开每个房间,四处寻找着姑姑的身影,最后连妈妈都惊动了。我此时那里还顾得上妈妈的感受,只是死命的摇晃着妈妈的身子,想要从她那里得到姑姑的消息,但是妈妈只是睁大了惊恐的眼睛,害怕的用力的推开了我。

既然不在这里,我就继续找,疯狂的找,直到我将别墅整个翻了个遍,冲出房门的那一霎那,我终於见到了她......

白色,耀眼的白色。红色,鲜红的红色。天空中积攒已久的雨水,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偷偷变成了皑皑白雪,一夜间,就将这肮髒的世界罩上了一层白色。姑姑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如出生般的舍弃了一切外物,赤裸裸的躺在地上,手腕上,偷偷割下了一道死神的毒吻。

血已经染白色,白色也已经洗清了鲜血中的过往,我抬头看着这白雪映照下的金色朝阳,心中知道,这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已经睡下了。

(全书完)

新第♂三书包网?域名』? m.SHUBA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