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班长摸你的手代表什么_弄月 草食性恐龙 (一女N男)

【嗤──】门打开的声音让弄月畏缩了一下,小天握著她胳膊的手改为搂著她肩头,让弄月有了依靠。

“别担心。”轻声安抚之後,小天身子慢慢往後退,来到弄月身後环住她。感受到那不太宽广的胸膛带来的温暖,弄月不再担心,由著小天的推送迈著小步往前走去。

“嗯?可以了麽?”走了没几步,感觉到小天没再有其他动作,弄月有些紧张得问。

“别怕,马上就可以了,我就在你後面,你站著别动……”话尾被一阵的音乐声给掩盖,小天慢慢放开了弄月走到一旁。

“小天?”舒缓的音乐并未能安抚她的不安,弄月有些慌张得想要摘下蒙眼的黑布。

“月儿别怕,我们都在,你先听……乖一点,嗯?耐心的感受我们大家得心意。”水寒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温热的气息在言语间一下下扑到她一侧脸颊,这种距离让弄月稍微安下了心。

“公主大人快把手放下来吧!又没人让你敬礼。”毒舌律师的声音从更远一点的地方传来,弄月在心底给了他个白眼,慢慢放下了双手。

“丫头,别累著了,来,过来坐下来。”少狂依旧是冰凉的声线,说出的话却总是那麽温暖体贴。弄月由著身後小天的搀扶,慢慢坐男班长摸你的手代表什么到了少狂身边。

“月儿就这样坐著别动,安心的听,别害怕。千万别摘下黑布,好麽?我们都在你周围,不会离开的。”因为已经坐了下来,所以感觉水寒的声音远了一些,但那柔柔的声线并未减弱安抚作用,弄月还是把心放了下来。

清脆得鸟鸣,幽幽得配乐,孩子欢快的笑声……一切如此陌生却又如此熟悉。

弄月侧耳聆听著那声响,慢慢皱起了眉头。头微微有些刺痛起来,随著那声音越发响得久,这刺痛便越发明显。

这是什麽?为什麽要听这个?为什麽要听这个让自己头疼的东西?

慢慢的,音乐声变的急促了,那欢快的气氛瞬间失去了踪影。孩子的哭叫和女人的低泣随之而来,仿佛在惋惜某种东西的失去。

是什麽?让她们这麽痛苦?是什麽让她产生如此的熟悉感?是这写些声音?还是这剧烈得疼痛?

头越来越疼,太阳|丨穴传来巨大的胀痛让弄月快要窒息了。双手捂著耳朵,却阻挡不了声音传入脑海。某些影像,生生的出现在头脑中,由模糊变为清晰。

画面中,一个哭泣的女人,蹲在一个墓碑旁。她双手握著一把利刃,狠狠往自己胸口猛刺。狠绝的她,完全无视她孩子的哭喊,一心求死……孩子?为什麽自己知道那个女人有孩子?

头痛得已经超出了忍受范围,那如同千万个尖锥敲击著弄月的头脑,生生得疼痛,仿佛要把她的脑子炸开般。她不知道怎麽办,使劲的摇晃脑袋,画面却怎麽也甩不出去。没法,弄月只能捧著头胡乱呻吟:“好……痛……妈妈……哥哥……”不知道自己说了什麽的

弄月,额头早已汗水满布,蒙眼的黑布也被泪水浸湿。疼痛挣扎中,那覆眼的黑布有负使命得开始往下滑落。头疼并未因眼睛的获释而减轻,那些奇怪的画面仍不断涌入脑海。

突然,一个温热的胸膛包裹住了她,那似曾相识得气味让头疼奇迹般停了下来。

大口喘息著,弄月有些不敢置信得缓缓抬头。刺目得光线从那人背後传来,背光的原因,让她看不清来人的面貌。但是,很奇特的,弄月就这麽张口唤出了来人的身份,道出了多年来被自己遗忘的那个人:“哥哥──”

────────────────

嘿嘿,不知道大人们能不能猜出哥哥是谁咧?

MS这个问题很简单滴说……

弄月.下.15(一女N男)

一声“哥哥”,仿佛是冲破记忆封印的咒语,唤回了弄月幼年的记忆。

那绵厚的大掌,揉乱她头发的动作,全然与记忆中一般无二。不!还是有差别的。记忆中,那只大手的主人很高很高,现在却不过比自己高过一个头而已了。

难怪她总觉得自己太过孤单,总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一个人,可却又不明白为何她会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现在,终於答案揭晓了!此刻紧拥著她的,不就是那个让她总感觉孤单的原因,被她所遗忘的人麽?原来,一直以来,她不是一个人。除开舅妈他们,她还

是有亲人的!

虽然忘了,但现在总归想起来,还找回来了,她的哥哥──亓紫夜。

“月儿,你想起来了麽?”多了些胡渣,少了些青涩,可眉眼间无尽疼爱是永远不会变的。紫夜微笑著搂著妹妹,开心得於自己终於唤男班长摸你的手代表什么回了她遗失已久的记忆,也开心於自己可以如此进距离得瞧著她。

仰起头来,入目的是一张有些熟悉的脸。这张脸,慢慢与记忆中的兄长面貌重叠起来。弄月觉得心跳快要停止了,看著哥哥的脸慢慢模糊在视线,她有些怀疑这不过是自己的一场美梦而已。使劲拧了拧自己胳膊,疼痛飞快传达至脑海,弄月这才相信,这不是梦。疼

痛让往日的美好回忆逐渐复苏,弄月有些激动又有些自责:“哥哥……对不起……我竟然把你忘记了……对不起……”鼻子发酸,过多的水分冲出泪腺,弄月瞬间哭成了泪人儿。

“月儿乖,不哭!这都不怪你,怪哥哥……怪哥哥没能早些日子来找你……”哥哥并没说这些年他用怎样的努力掌控了夜摩,也没说他前些日子所受的那场几乎得重伤。

在紫夜心中,对於弄月,他自觉亏欠太多,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弥补。特别是当年,父亲选择他留在身边,而送她回“那个家”。让幼小的她失去获得愉快童年的机会,让弄月尝尽辛酸受尽欺压,只因为父亲觉得他更有潜力执掌夜摩。说起来,他才真正对不起她。

“月儿不哭了,你再哭得话,你老公们会把我五马分尸的!”戏谑得用衣袖帮她擦了擦脸,紫夜瞄了眼四周“围观”的男人们,轻轻把她推开了怀抱。天啊!那些醋坛子竟然全部变脸了!不过是兄妹相认的一个小小亲情相拥,怎麽就都吃醋了喃?太小气了吧?!

“他……他们……”有些不好意思的掏出纸巾擦著眼泪鼻涕,弄月红著脸看了看紫夜的一脸怪笑,再瞄了眼四周的未婚夫们,她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麽才好。

紫夜朝男人们飞了个媚眼,坏心的拉著弄月的手坐到了一旁沙发上,以一副和蔼兄长的面孔对她道:“别管他们了,我们两兄妹这麽多年没见了,快坐下来……哎哟──”

话还没说完,紫夜就甩开了弄月的小手开始跳脚吼叫,吓得她跟著跳了起来紧张得问:“怎麽了?哥哥……这位不是?”刚发问,就瞧见令她兄长失礼吼叫得原因──一只拧著紫夜耳朵的纤纤玉手。

怎麽瞧,弄月怎麽觉得那玉手的主男班长摸你的手代表什么人似曾相识……好像是她们班的班主任海伦老师?

甩开紫夜的耳朵,海伦微笑著上前对著弄月就是一阵猛亲。当一堆红红的唇印爬满弄月那张小小脸蛋後,海伦才恋恋不舍得放开她道:“嘿嘿,弄月小乖乖!好久没见啦!我就是你的亲亲大嫂兼职班主任大美人海伦!”那阵胡乱猛亲外加这麽长的定语,听得弄月一

阵头晕眼花。

看一旁捂著耳朵蹲在地上低嚎得哥哥,还有那些敢怒不敢言的未婚夫们,弄月只得努力自救道:“海伦老师……您……您也来啦?”一面以敬语称呼妄想拉远距离,弄月一面努力想要挣脱著海伦的“纠缠”。无奈海伦力气太大缠功太高,弄月只好由著她那凹凸有致

得身材紧贴著自己。

“小乖乖不要叫老师这麽见外嘛!我是你嫂子!我们都是一家人啦!叫我海就好了!”海伦阿莎力得拍著胸口


重生成狼最新章节
,表明著自己的身份!

“那海也叫我小月吧!小乖乖太肉麻了……”弄月赶紧点头答应,顺便交换“条件”起来。

“好吧!小月,我给你说哦,你哥哥真的很讨厌咧!之前受伤住院的时候总是让我给他报告你的……呜呜──”海伦牵著弄月的手正准备家长里短一番,却被紫夜“横来一手”给打断了。一肘子甩过去,紫夜捂著胸口蹲会了地上,海伦骂骂咧咧道:“死紫夜敢捂我

嘴巴打断我说话!简直不想混了!”

“海……你刚才说什麽受伤住院?”弄月有些不敢相信的张大眼睛瞪视著海伦,怎麽之前都没人提起过这件事情?哥哥住院时候她虽然尚未恢复记忆,但并不表示别人也没有记忆啊!看了看旁边脸色惨白的未婚夫们纷纷对著海伦递眼色,弄月有些忿忿然起来:看来

她猜测是正确的!水寒他们果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还不就是你哥哥之前挨了几枪然後躺了一年多……呃……小月,今天天气好好哦!我们去外面散散步吧!”说到一半,海伦才发现周围男人们不住的朝自己使眼色,赶紧转换话题。可惜,亡羊补牢为时晚矣,弄月已经扳起了脸对大家道:“海,散步就改天好了。

哥哥身体才恢复不宜太过操劳,你们留下联系方式先回去休息吧!我有话想给他们谈谈!”

这是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弄月说出命令般语气来,一副女王模样的她,让大家不由自主得按著她的“吩咐”行事。不出三分锺,紫夜就留下了联系方式扯著海伦落跑,把怒火中烧的妹妹扔给了那群倒霉得男人。

────────────

文中“海伦”为海大人提供姓氏,“紫夜”为AS贡献名字,特此感谢两位“友情出演”,谢谢!

终於恢复记忆了,大家总算明白她为啥小时候和小天他们住在一起过现在却不认识他们了吧?希望这个交代还算清楚。

PS.海大人不知道拧AS滴耳朵你觉得爽麽?AS也别难过,你是攻啊!平时就让著海大人一点吧!谁叫你现在“演”滴是男人咧!

弄月.下.16(一女N男)

见哥哥离开,弄月并未挽留,她知道以後见面得机会还很多,当下最要紧得事便是自己被蒙骗了的事:“你们早知道。”难得的,弄月板著脸。亲哥哥住院一年多,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就算是好脾气如她,也因为男人们的隐瞒而不由怒火上升肝火急窜起来。

“那个……其实……我们……那个……”见弄月第一个冷眼瞧的是自己,向来爱装可爱的小天急忙摆出招牌表情,却发现今天没了功男班长摸你的手代表什么效。结结巴巴得,小天仍是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应对,可爱得大眼睛骨碌碌的朝著旁人使眼色。

离两人最近得少狂瞬间接到示意,马上发挥无碍辩才,开始解释道:“呃──我们只是不想让你太担心……”

“你们瞒我!”没等少狂把那长篇大论说完,弄月便吼出这四个字来,不耐得打断了少狂信心满满得劝慰台词。

“呃──”差点没被口水哽到得少狂,有点傻眼得瞧著站起来像是要发飙得弄月。吞了吞口水,少狂朝著她身後的男人们耸了耸肩,表示他也黔驴技穷了。

“月儿……”

“小月……”

“公主……”

“月月……”

男人们在弄月身後七嘴八舌得开始找著借口,房间里顿时乱做一团。

“你们不用说了……你们……你们都骗我……”那些解释得话语,弄月全然听不入耳,她只觉著第一次真心相信的男人们期盼隐瞒了自己,她很伤心。随著幼时得记忆点点浮现,她更是难过得心都揪紧了。被父亲放弃,送到舅妈家寄人篱下多年,亲人全不爱见她。

终於,她在南宫家,遇上了这些男人,她以为她遇到了自己得幸福。毕竟,男人们对她,好得不可思议,弄月以为自己开始转运了。偏偏,今日谜底揭晓,那些男人们,不过是以前兄长旧部,对她或许有怜惜有疼爱,却绝无男女私情。难怪他们要争著把南宫家的大

笔财产往外推,因为,因为他们都不愿意受束缚,不愿意替她承担责任。

眼泪顺著眼角滑落,弄月觉得视线所及之处渐渐模糊了,她的心也模糊了。她差点就以为,以为他们对她是爱了……差一点。

见到她的眼泪,男人们都急了,当真不敢说话。屋子里静得连掉根针都能清晰辨识,弄月不断滑落的泪滴,此刻正狠狠得打在他们胸口,让他们心疼不已。

半晌,水寒耐不住了,他大步上前努力放柔声音道:“月儿,听我说好麽?我们瞒著你真的不是……”此刻的弄月怎听得进这些,她只觉得一切希男班长摸你的手代表什么望都没了,她觉得他们说再好听也不过是欺骗而已。她捂著耳朵使劲摇头,努力得哭,有人上来想抱她,弄月便狠狠挥

开他们的手,完全不接受男人们的安抚。

这下,男人们更著急了,什麽时候瞧见过弄月这样啊?小时候聪颖可爱天真无邪的公主,到曾经受尽欺凌却仍不气累得坚韧,她从不曾这般哭闹得让人心揪过。可是,他们却对这个状况没辙,他们说话弄月听不进去,他们想安抚她还会被她拍打开,男人们难得的齐

齐皱眉,思索著安慰男班长摸你的手代表什么他们公主的办法。

【叮当──】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从一旁传来,打断了男人们的思路,也打断了弄月的难过哭泣。

弄月抬起头来,红通通得双眼好奇得瞧过去,临窗处的大字台旁,楚风正在那儿。声音就是从那边音响穿出来的,她哽咽著,缓缓踱了过去,想明白楚风在干嘛。

放开鼠标键盘,楚风转动沙发椅朝向她,他带著天使般明媚微笑,让弄月的抽搐逐渐消声。也许是受了那笑容得蛊惑,她眨了眨眼,伸双手触了触他的发。

开心与她停止哭泣,楚风愉快得接受著她的触碰。这是弄月第二次主动接近他,他觉得好开心。以往水寒长天他们与她待在一起,她又误以为自己和翟仁有“什麽”,她对他来说,好难接近。今天,终於寻得一个机会了,真是感谢上天。

当看到他会说话的双眸在阳光下闪动时,弄月好奇得移动著双手,感受著楚风晶莹剔透得肌肤。真是美少年啊!不似长天那般可爱,却美丽非凡。当她柔软得双手缓缓抚摸到楚风脸颊的时候,他还轻轻晃动脑袋磨蹭著她的掌心。

弄月吞了吞口水,用哭哑了的嗓子喃喃道:男班长摸你的手代表什么“太萌了!难怪翟仁喜欢他!”

“公主大人现在有心情欺负美人了?可不可以等我们把问题解决了您再继续啊?”一直没插上嘴得陶然,觉得楚风和弄月的亲热模样刺目得紧。三步并作两步得上前,拉著她准备往楚风衣襟“探寻”的小手,陶然愤愤得道。

“呃?哦──”恋恋不舍得松开了手,不知是因为音乐,还是因为刚才对楚风得上下其手,弄月现在心情松快了好多,开始有了点听故事的心情。她靠坐到楚风身旁的书桌上,低垂下头,一面偷窥那个被自己逗弄得有些脸红的男生,一面安静得聆听男人们的解释。

──────────────────────────

好久没更弄月了,昨天在群中听到YOYO和菲菲滴强烈要求,偶今天就很努力滴更了~~

呵呵,可爱滴小风风被摸了哦~~

虽然现在弄月同学还没搞懂楚风和翟仁之间滴关系,不过还是有进步不是?

这个假期,偶更了妖星,更了弄月,更了双情,还保持了新坑的一天一更!偶自己都觉得自己太乖了!

哈哈~~

表扬偶吧!

用票票砸偶吧!

偶承受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