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衫纽扣崩开 bra的扣子_二235.第二百三十五章 天渊之别

[第1章正文]
第235节第二百三十五章天渊之别
在派出所的审
问室里,是值班副所长亲自给黄祖南录的口供,态度非常好,不一
会就录完,都往黄祖南有利的方向录,反正黄祖南一点错都没有衬衫纽扣崩开 bra的扣子
录完口供,副所长把黄祖南带到关押室,里面蹲着十几人,其中一个是保安,其它的是那些可恶的家伙,看见副所长和黄祖南进来,他们都抬头看着,那表情别提多怪异,都不敢说话。衬衫纽扣崩开 bra的扣子
副所在问黄祖南:“黄先生,这些人怎衬衫纽扣崩开 bra的扣子么处理?”
“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呗,不是有法可依么?”黄祖南扫了一眼,找到要摸方如馨胸部又先动手的那个家伙,指了指道,“这个,太下……流了,敢摸我的女人,要好好的招待,务必让他长长记性,不是任何人的便宜都能随便占的,保安就算了吧,不关他的事,放了他……”
副所长连忙道:“好的,一定办好。”
黄祖南转身就走,感觉非常好,尤其想起当初被凌梦莹整进派出所的经历,再对比现在,待遇方面真他妈天渊之别。
黄祖南回到车里,刚准备开车,想了想忽然又下了车,走到车尾,打开车尾箱拿了一瓶水回来,递给方如馨道:“方如馨,我现在送你回家,你回去以后好好睡一觉,别再去酒吧了,别把我拉黑,我们明天再谈谈……”
方如馨接过矿泉水,哦了一声,拧开想喝却又没有喝,等到黄祖南开车了,她说:“你……的伤……不到上医院看一看?你的耳朵都肿起来了……”
黄祖南道:“我回家再处理,先送你回去吧!”
“我很清醒。”
“清醒也得回去。”
方如馨又是哦了一声,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夜很静,马路很静,车不多,人更不多,天气冷的缘故吧,没什么事谁愿意出来瞎逛?如果不是因为见到方如馨,黄祖南此刻已经在自己的被窝里面了,而不是开着车,送方如馨回家,真是作孽。
彼此都不说话,气氛显得有点怪异,但就在这样的气氛伴随下,黄祖南把车开到了方如馨的住处楼下。
停了车,黄祖南道:“到了,你可以下车回家了……”
方如馨犹豫着,过了有十几秒,轻轻开头道:“你能送我上去么?我有点头晕。”
刚刚不是说很清醒么?想着这个问题,黄祖南嘴里道:“你知道头晕你喝这么多酒?”
“我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你可以在家喝。”
“在家一个人孤独。”
“那你可以叫你的朋友陪着你。”
“没有朋友。”
“韩函呢?”
“韩函在忙店面的事情,打算过年前开业,我不想找她,等我好了再去找她吧,我和她一起做。衬衫纽扣崩开 bra的扣子”
“下车吧!”说完这句,黄祖南自己先下了车……
方如馨又扭捏了一会儿,才从另一边下车,黄祖南随即锁上车,走过去扶她,和她一起上楼。其实黄祖南能感觉出来,方如馨不是很晕,只是借口罢了!知道这样,黄祖南之所以还送她上去,是觉得有必要深入谈一谈,既然她不愿意明天谈,就今晚吧,不然就这样离开,她可能没那么容易想通。
让黄祖南觉得又惊喜又痛心的是,方如馨越苦不堪言,代表越在乎。
第二次进入方如馨的家,黄祖南看见的是一个很脏乱的家,和上次感觉完全不一样,仿佛从上次到现在都没有收拾过似的,而且还破坏的很厉害。是的,绝对是破坏,地上竟然还有茶杯、遥控器之类的小东西,那应该是方如馨扔的,不高兴,发脾气之类。
黄祖南叹了一口气,把方如馨扶到沙发里坐下,然后去倒了一杯热水给她:“喝口水。”
方如馨道:“谢谢!”
“你扔东西了?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过瘾?”
“不记得了……”
这回答让黄祖南想好的话咽了回去,想帮忙收拾一下,忽然想起当初帮钱昕而引起的误会,最终又没有行动,随便吧,有些事情做多错多。不过其实黄祖南已经开始有点心软,还是刚刚那句话,方如馨越苦不堪言,代表越在乎。而方如馨在乎,黄祖南心里某个柔软的位置,仿佛被撞击到了,看着方如馨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很难受,不忍心。
喝了半杯水,方如馨回了房间,她并没有告诉黄祖南她要做什么,黄祖南亦没有问,而是在沙发里静静的坐着,抽着烟,等待着。
房间里偶尔会传出来几声翻箱倒柜的声音,然后过了两分钟,方如馨拿着一个药箱走出来,把药箱放下后又进了浴室,不一会儿打出来一盘水,水里漂着一条小宁巾。
不是准备处理伤口吧?
黄祖南有点郁闷,他才是医生,不是方如馨,不过方如馨已经准备好,他不可能拒绝,那样很伤人,他无法拒绝,更不想拒绝,况且伤处真的好痛,处理一下不是坏事。
方如馨坐回原来的位置,不说话,开始翻药箱,拿出一瓶万花油,还有一包医用棉签和白药贴,摆好后调整了一个适合的位置,开始用热毛巾慢慢给黄祖南处理伤处,下手非常轻,而且非常熟练,估计是读书的时候上过类似的课程吧,不然绝对手忙脚乱,没有这么淡定。
花了二十分钟,黄祖南的伤口被处理好贴了两片白药贴,由之前的火……辣……辣变成凉飕飕,非常舒服。而且那感觉对黄祖南而言非常奇特,因为他是医生,平常都是他帮别人处理,现在别人帮他处理,有点不适应的同时又忽然觉得,其实病人比医生要舒服。
把水端去倒了出来,方如馨道:“我看见你被揍了好多棍,你还有哪儿痛?”
黄祖南道:“背部和腰,其实没什么大问题,不太痛,谢谢!”
方如馨哦了一声,开始收拾,完了以后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开口道:“我当时吓傻了,所以没有冲出去帮你,不是我不想帮你的!”
黄祖南道:“你冲出来更惨,打架,你一个小女人躲的越远越好。”
“对不起!”
“我说过,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下次别再这样就好!其实没什么,有些事情我们不都要经历的么?换个角度想一想或许是一件好事。”
“我不想经历,你愿意给我机会么?我之前不知道我那么在乎,我更不知道是你,这大概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起缘又灭,要这样么?我觉得我应该主动争取。”方如馨红红的双眼散发着某种神采,盯着黄祖南,她慢慢的靠近些许,然后缓缓又道,“你总是帮我,一次又一次,你生气是因为你喜欢我,而且是很喜欢,从你眼神里能看出来,我痛心也是一样因为我喜欢你,我们不要再相互折磨好不好?”
方如馨声音非常柔衬衫纽扣崩开 bra的扣子,而且靠的很近的缘故,身上那紧张的程度,黄祖南能强烈的感觉到。其实黄祖南一样非常紧张,除了小寡妇和周依依那种求性不求爱的女人和他说过这些话之外,就没有谁了,梦婷没有说过,或者说那是相互间的,黄祖南说的更多,钱昕有,但完全就不是这种感觉,要隐晦许多。
所以,方如馨这番话对黄祖南显然具备着杀伤力,况且黄祖南原本就已经有点心软呢?此消彼长不免显得更加柔软!
事实上真如方如馨所说那样,这是相互折磨,因为很明显黄祖南喜欢这个酷似景甜的方如馨,之前是因为梦婷而不敢去做这样的事情。现在仔细想想林刚河和向晓冉说的那些话,三年后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更远?那好像就是决定了似的,有缘无份?如果是隔壁村,那该多好?一切都不是问题。
然而,当梦婷的问题不是问题的时候,方如馨却弄出这样一件事,悲剧!
看黄祖南不说话,方如馨又道:“黄祖南,你说话啊,我从来没有试过这样,这是第一次,你就不能给我一个美好的回忆?”
怎么回答?黄祖南开始有点局促,看电视没有关电源,红点在闪动,遥控又在傍边,他隐秘地按了一下,随即电视亮了起来,但很悲剧放的是内衣广告,声音还特别大:两百八十八,两百八十八,只要两百八十八,你就可以拥有一件带美胸效果的内衣……
方如馨的节奏完全被打乱,顿时有点不知所措起来,黄祖南则盯着电视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内心很别扭,在骂自己,搞不懂自己到底想怎么着?不爱听,觉得不可原谅,就滚蛋呗,留下来等吃夜宵么?既然留下来,还他妈的装什么清高小媳妇?明明就是个淫……妇,操。
气氛凝固了超过了五分钟,方如馨慢慢的靠的更近,黄祖南心里顿时有了一个强烈的感觉,或者说是自我催眠,如果方如馨再敢靠近些,他就狠狠的抱住她,就地正法了再算。结果是出乎黄祖南意料的,方如馨不但瞬间靠的更近,并且衬衫纽扣崩开 bra的扣子同时还先抱了他,吻向了他,那绝对是鼓起了很大勇气的一个决定,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方如馨整个人都有点儿轻微的发抖,那不仅仅只是紧张,还有害衬衫纽扣崩开 bra的扣子怕,她害怕被拒绝。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 风流小村医 http://www.xlawen.com/kan/42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