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肉喷汁短篇公交bg作品_第 16 部分阅读

躺在病床上,如同死了般躺完一生。
方惜瞬在阳台的摇椅上躺着,客厅里,方鸿已经问出来秦燕和他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了。
方惜瞬自嘲的笑笑,是不是自己一直期望着还能挽回,所以,还在一直等着?
本以为再看到她会生气,可那都是没有见到时的情绪,等她真的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才知道,原来恨什么的,压根没有。
天气,有些凉了。
方惜瞬叹了口气,以后,还有好多事要做,一团乱的,什么时候掌管命运的那些个东西才能给他个确定又清晰的未来?
正文 无措的我们
更新时间:2012-9-12 14:10:15 本章字数:1834
尹析澈哭够了,坐起来感觉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能撑着回家,于是不敢再拖,推门说了句再见就低头换鞋。
刚穿好一只鞋,就见方惜瞬也从阳台出来,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析澈,我炸了些果子,你拿回去吃吧?”方鸿想起厨房的果子,看着尹析澈点头连忙乐滋滋的去厨房收拾油果子。
按往常,尹析澈不会要的,但现在奔着不吃恐怕再也吃不到的心理,她还是决定拿回家全部吃完。
鞋是换完了,方鸿去厨房的时间也太长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总之,尹析澈就这么站在门口,而方惜瞬就在面前看着她。
“怎么,看不够啊?”尹析澈实在不好忽视这目光,瞪他了一眼。
方惜瞬勉强笑笑,指指厨房,做了个口型“你不是不爱吃吗?”
“要你管!”
两人完全把秦燕忽视了。
方鸿从厨房提来一大兜的油果,里面还有几样水果。“回去别光顾着一个人吃,也让让你爸。”
“哦。”尹析澈应了一声,抬头又刻意不把视线放在方惜瞬站的地方“那我走了,再见。”
等尹析澈出门后,方鸿用肘碰碰儿子“不送送?”
“送什么,又不是不知道路。”方惜瞬歪了一下嘴角,挂着笑,回头看到秦燕猛然愣了一下。
笑意渐渐变得尴尬,不仅是他了,连方鸿和丁蕊都感觉到了秦燕隐忍着的幽怨。
尹析澈刚出小区门口,忽然眼前的光慢慢暗了下去,就像手机的屏幕,在一点点的黑暗。
在感觉到异样的瞬间,尹析澈心惊了一下,却来不及想怎么办,整个人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这次,终于出现第二阶段的反应了……意识消失前,尹析澈自嘲道。
下午的这个光景,正是小区老太太们八卦着从超市买菜回来的时候。
一群老太太慌里慌张又是叫人又是找人又是叫救护车的。本来很安静的小区此时陷入一片嘈杂。
方惜瞬正听着方鸿跟秦燕吹嘘他老人家以前作为知识分子下放乡下的光荣历史,中间是听到了像是小区门口有谁在吵架的声音,但是都不在意。
方鸿还说了一句“我怎么听着还有姚大妈的声音,这又给哪家劝架呢?”
知道姚大妈来敲门,他们才在恍惚中猛地惊起。
“谁?”方惜瞬觉得自己听错了。
“就是那个每次见我都叫我***那个小姑娘,头发长长的,是叫西西不?这孩子刚在小区口一下子就软在那儿了,吓的我们呀……”
丁蕊早就跑了出去,方惜瞬有点迷糊。
回过神来,还是很冷静的,
边换鞋边对秦燕说“估计又是贫血。”
跟那年告白一样的场景吧……方惜瞬脸色发黑,紧锁着眉跟了出去。
送上救护车时,他晚了丁蕊一步,当护士只准许随车跟一个陪同时,丁蕊压根没给方惜瞬机会,叠声说着“我是她妈妈,我是她妈妈”就钻了进去。
“我们打车跟去?”秦燕子有些拿不准。
方惜瞬一言不发,过了会儿,回神后又觉得秦燕刚刚似乎是说了句什么,于是就问她“你刚刚叫我?”
“没。”
“惜瞬。”方鸿拦了辆出租“你们不是六点半的火车吗?先回去吧,没事。”
方惜瞬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看着救护车慢慢消失在自己视野的感觉,竟然有种一去不复返的心痛感。
当年,她一身火红倒在自己怀里时,他最初以为这个小丫头是在撒娇装柔弱,等确定她真的是晕过去时,自己竟是跟傻子一样晃了她半天,不知道打急救电话,傻乎乎的抱着她跑了半站路,直到听到有人提醒他拦出租时才彻底回神。
“那我们走了。”方惜瞬叹了口气,有些物是人非之感,看了眼低头不语的秦燕,后悔自己当初不知高肉喷汁短篇公交bg作品出于什么心态带她回来的决定。
坐上火车后,方惜瞬一直盯着暗的发紫的车窗,一句话没有。
等火车摇摇晃晃不知道开出去了多远,方惜瞬才从车窗的反光中注意到自己的手机一明一灭的闪烁着。
“你现在到哪了?”方鸿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来。
“不知道,反正坐上车好久了。”
“到下一站下来,再回来。”方鸿说“析析不是贫血,小丁把析析爸爸叫来了,情况不太好。”
方惜瞬觉得什么东西噎在了喉咙里。
“不太好?”本想问不太好是什么意思,但却只能吐出三个字。
“析析说她现在看不见了……”
方惜瞬急的想笑,看不见又是什么意思?
回神,火车已经减速了。
方惜瞬一下跳起,对不明所以的秦燕说“你回去吧,我要去医院看看。”
“怎么了?”秦燕觉察到他沉重的脸色了。
“没事。”方惜瞬冲她摇摇手,快速的跑下车,从站台出口跑了出去。
返程的路上,他脑子里一直在问自己,什么叫做情况不太好……什么是看不见了?
坐上出租车时,路灯橘色的光在他脸上一个一个的掠过。他遮住眼,竟感觉到怅然若失,司机师傅安慰他时,他一句都没听明白。只是知道,有人在说话。
原来已经……流泪了。
方惜瞬不敢轻易联系。
他这才想到,她这个时候忽然回国……总觉得,今天见到的她欲言又止,像是要说什么,但又隐瞒着什么。
尹澈……
尹澈……好久不念的名字。
方惜瞬轻轻的将这两个字从唇齿间小心的吐出,尹澈,你怎么了,尹澈?
正文 我的未来,没人成全
更新时间:2012-9-21 18:23:36 本章字数:2390
尹澈,
方惜瞬轻轻的将这两个字从唇齿间小心的吐出,尹澈,你怎么了,尹澈?
方鸿站在医院门口,远远看到儿子慌张着从出租车上下来,伸出手摇了摇。
方惜瞬跑了过来,没等他开口,方鸿就先拦着他说“咱俩先站外面说会儿话,我想问你点事。”
“你什么时候不能问偏要这时候问!”方惜瞬被他拦住有些急躁。
方鸿绷着脸,指了指门里“他们一家人需要好好商量商量,咱俩就现在这儿说吧。”
方惜瞬不情愿,但也只好规规矩矩站他旁边。
“你跟今天那个小姑娘是怎么回事?”
“朋友,普通朋友。”方惜瞬快速回答,看了看方鸿,又皱着眉加了一句“真是普通朋友,不要自己在旁边乱猜胡搭的。”
“那你跟析澈现在算什么关系?”
“能有什么关系?!”方惜瞬有些恼“她是我前女友,我还惦记着,怎么地了?”
“还惦记着?”
“啊!”
“不别扭?”
“你管的着吗!”方惜瞬眉毛一挑“少套我话,有什么你就说!”
“刚刚析澈爸爸来了,关于析澈的事,现在不是开玩笑,你认真点告诉我,你惦记她是真喜欢析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方惜瞬却问“你说的别的原因是什么原因?”
“就是,有过一段感情,所以只是觉得现在关心她是正常的这种之类的……”
“也有。”方惜瞬快速吐出俩字。
方鸿沉默了好长时间,点点头。
“说正事!”方惜瞬见他没有接着说下去的意思,有些急。“什么叫她看不见了?!”
“析澈爸爸说那是因为大脑里的肿瘤压迫视觉神经致使的短时间失明。”
方惜瞬不敢乱猜,只好又问“很严重?是短时间内的吗?”
“肿瘤是析澈在加拿大打工时晕倒后医院检查后发现的,已经有七年了。”
“什么!”
“之前那些晕倒都不是偶然的,只是因为析澈有贫血的病史,所以国内的医院大多没全面检查过,直接按贫血处理的。”
方惜瞬张了张嘴,不知心里是什么感觉。
他苦笑,最后只憋出来一个字“靠。”
方鸿瞥了他一眼,看着他心神不宁的样子,考虑了许久才决定接着说下去。
“要是做手术的话,成功率不高,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都不能保证手术成功率高于百分之二十。”
“什么意思?”方惜瞬意识到,等待他的,或许是一个绝望到完全能够埋没他的答案。
“若是不成功,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保证她有心跳,有呼吸,其余的……”
方惜瞬倒吸一口冷气,半响不知道该说什么。
夜风习习,方惜瞬却觉得这些风凉到了他的骨子里去。
“最坏的结果是不是……”方惜瞬呆呆的望着方鸿“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方鸿没有回答。
终于,所有的情感全被无助和悲伤融化,就像一个黑洞,把方惜瞬一点点的腐蚀。
方惜瞬站在医院门前,无措的看着方鸿,心中出现的画面,是一片残垣断壁。
我的未来看到了……
是天给的吗?
我看到了它,是灰色的,谁都没少,却没了我的辣文小说网……
方惜瞬站在尹析澈面前时,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
其实也不必他说什么,家长们都在。
丁蕊明显的是哭过一场的样子,一直在床边坐着,默默地看着尹析澈。
气氛很压抑。
“不做手术的话……”方惜瞬只能问出半句话。
尹析澈没有回答,尹薪时空了好久,说道“那也只是在拖时间,今天这样的情况往后会越来越频繁。”
很难选择。
方惜瞬闭上眼。
在病房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很难选择要不要接受手术。
尹薪时叹了口气,说“析澈,只高肉喷汁短篇公交bg作品有两周时间,过了这时间,风险会越来越大。”
其实,大家也都知道,就算很难选择,到最终那一天,他们也要选择接受手术。
尹析澈笑不出来,但却勾了勾嘴角,安慰爸爸“那就让我再考虑两个星期吧。”
这个话题,结束了。
几个人沉默着站在病房中,好久没人再出声,也没人动。
方惜瞬一直看着尹析澈的衣角,他怕自己一抬眼,眼泪就会掉出来。
“尹澈……回家吗?”
终于,他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他抬头,笑着对尹析澈说“跟我回家吧。”
静悄悄的时间,没有人再去考虑那么多。
尹析澈抬手擦了眼泪,清晰的回答“行,我想喝冷饮屋的柠檬芒果汁。”
“走,我去买。”
没有一个大人拦,也没有人跟出来。
他们俩只是回头冲三个脸色凝重的大人招了招手,说了声再见就去了火车站。
“现在冷饮屋还开着门吗?”
夜风微冷,方惜瞬脱了外套把尹析澈裹严,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一会儿,好像是才反应过来尹析澈刚刚的问题,他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老幺,回来了?”
“帮我买两杯柠檬芒果汁。”方惜瞬说道“尹澈学校对门的那家冷饮屋。”
赵嘉信屏住了呼吸。
三秒后,他大叫起来“方惜瞬!!析澈回来了?!”
“恩。”
“你俩又好了?!”
“快去买。”方惜瞬挂了电话。
尹析澈一直在听,赵嘉信最后的那个问题,她很在意。
“你和秦燕你俩……”
“没有的事。”
“恩?”
“不要多想,只是……”方惜瞬看向别处“我是有想过,如果你真的不回来了……我就和她过。”
尹析澈没作声。
“孩子的事……我不怪你。”好久,他又补了一句。
尹析澈微微红了脸,小声说道“其实……当时我只是怕你说让我回国生孩子结婚然后就不让我出去了……”
“我就是这想法。”方惜瞬笑笑。
果然,她是了解他的。
“我……现在很后悔……”尹析澈有了隐隐的哭音。
再也没有可能,给他孩子了。
“将来,你会有孩子吧。”尹析澈慢慢地说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不是我给你生的。”
“谁说的。”方惜瞬不自觉的搂紧了她“只有你生的才算是我的孩子。”
“惜瞬……万一,我运气不好……”尹析澈轻轻叹了口气“万一我运气不好,死了话……你会记得我多久呢?”
“直到我死。”方惜瞬坚定,又狠心的说出这四个字。
直到我死。
你若真的比我先离开,我会一直一直的记着你,有我活着的一天,你必然不会从我的心中离开……
火车上,尹析澈枕着他的肩膀睡着了。他转头看着漆黑一片的车窗,火车的长鸣,熟悉的铁轨声,在心理路程经历长久的挣扎以后竟然是如此温暖的令人落泪。
这一段路,走了好久。
就像他和尹澈一样,跨越了多年,从校园到现在,彼此的生命里,再无他人能走进。
如果,有神的话,请接受我的祈祷,我愿和身边的女孩携手一生,再不分离,作为我真心的交换,您能不能让她活着,陪着我,直到白头?
车窗里,方惜瞬对着自己苍白的脸勉强的笑笑。
我愿意原谅,愿意同她长相守,无怨无悔,我的誓言,我的心愿,谁来成全?
正文 无能为力的滋味
更新时间:2012-9-30 22:35:51 本章字数:2287
随着人群一点点移动到寒风中后,尹析澈抬头问旁边这个绷着脸的人“惜瞬,你拿钥匙了吗?”
方惜瞬愣了一下,无奈一笑。
“那先去我们宿舍吧。”
“让我进?”
“废话,都是研究生了,我们隔壁的那个还带着他家的萨摩耶一起住呢。”方惜瞬迅速的回答。
等到到了宿舍门口时,尹析澈才发现她和萨摩耶还是有区别的。那个楼长阿姨眼睛贼亮,噌的一下出现在他们面前。
方惜瞬心道不好,刚想解释融通的时候,却听到楼长阿姨开口道“三楼的?”
方惜瞬摇头“四楼。”火灾过后,他们寝室就搬到了四楼。
“哦,没事。”楼长阿姨摇摇手“三楼漏水了,整个层都被泡了,你们要是三楼的今天恐怕是不能回了。”
方惜瞬黑线了一把,轻松的搂着尹澈走进了大门。
“就这么简单?”尹析澈有些不信“刚刚她冲出来时我还以为不让我进呢。”
“我也以为……”方惜瞬刚刚张口,看到楼梯口前面站着的人,又无奈了一下。
“你这果汁在哪买的?”方惜瞬挑眉“别告诉我这是冷饮屋的。”
“当然不是。”赵嘉信冲尹析澈挥挥爪,然后把两瓶果汁塞在了方惜瞬怀里“冷饮屋早关门了。我在小卖部给你们买的果粒橙,凑合着喝吧。”
然后,他转向尹析澈,又扭头问方惜瞬“你俩破镜重圆了?”
“我俩就没破过。”方惜瞬甩给他一句话。
“唔,这不是重点。”赵嘉信笑眯眯的回答“那个,我的意思是,既然已经重圆了,那尹析澈现在还是你的啦?”
“废话。”
尹析澈终于捡回了当年在赵嘉信面前的状态。渐渐地,也把心中的阴霾给放在了最底层。
“好。”接着,赵嘉信小心翼翼的问“那我可以拥抱她一下,表达一下我的激动吗?”
方惜瞬这次想了好久,考虑了诸多因素,最终,赵嘉信是个gay的理由战胜了他的不情愿,他点头了。
在他点头的一瞬间,赵嘉信已经将尹析澈紧紧抱在怀里,一个劲儿的说“想死我了,回来就好,别再走了,我真喜欢当你俩电灯泡的感觉。”
“够了够了。”方惜瞬觉得自己有些失算,就算赵嘉信是个gay,但前提是,他是男的。
“电灯泡,你胖了。”尹析澈笑嘻嘻的说。
“那是那是,现在有人滋润我了,所以我胖了。”
“是你滋润别人还是别人滋润你啊!”方惜瞬彻底炸毛了“先放开再说话。”
赵嘉信迅速松开手,方惜瞬本想用自己的媚眼狠狠地剜他一下,却在看到赵嘉信眼角亮晶晶的小泪花后,化成了一丝笑。
“我们今天没带钥匙,就在寝室住了。”方惜瞬摆明意思。
以赵嘉信的聪明才智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摆明了要赶他出去,可他就是装作不知道“真的?那敢情好,咱三个恰巧能斗地主。”
“你要是把隔壁的萨摩耶主人叫来还能凑桌麻将呢!”方惜瞬挖苦道“赵嘉信你稍微动动脑子不行啊?!”
“哟,尹析澈好不容易回来了,更不容易的是你俩还重归于好了,我怎么着也要一起庆祝吧,还是说,你真准备在寝室干什么不见光的事偏要赶我走啊?”
赵嘉信索性说开。
方惜瞬愣了一愣,他想让赵嘉信出去找他那个相好的住,是因为想和尹析澈好好说说话,现在的尹析澈情况,真的需要迅速的决定下来,在手术前他们要准备些什么,要交待些什么,真的遇到风险后要怎么做,这些都要摆在桌面上,好好谈谈。
赵嘉信心里已经严重歪曲了他的意思,方惜瞬暗地恼了一小会儿,还是在尹析澈笑吟吟的注视下,恢复了平静。
“走吧,回去。”方惜瞬拉着尹析澈,冲赵嘉信招手“你有准备什么小菜没?”
“你怎么这么土啊。”赵嘉信做了个鄙视的手势“还小菜……那叫宵夜好不好?!”
尹析澈笑了,突然出声问道“赵嘉信,你男友跟你有前途吗?”
“啊?”赵嘉信被问懵了,想了好久才苦笑道“什么前途啊,我俩又不能结婚什么的就维持着关系算了,反正他家人早就对他不管不问了,我家里吧,都知道我是个啥样的,所以也没阻力什么的,目前来看,还是能挺到白头的。”
说完,他问尹析澈“你呢?真要和你旁边这个变态共度一生了。”
“是这么想的。”尹析澈点头。
是这么想的,但愿不会事与愿违。
知道病情的严重性后,方惜瞬一直很紧张尹析澈,过一会儿就要看看尹析澈的状态,这种紧张的程度终于让赵嘉信察觉了。
“怎么,难不成尹析澈现在还能突然一下消失不成。”赵嘉信鄙视的用筷子戳方惜瞬“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早就想给你说了,没出息的男人才会把女人牢牢拴在身边的,人家有出息的,就知道自己的女人早晚是会回来的。”
“可不是嘛。”方惜瞬虽说紧张尹析澈,但开下玩笑的心情还是多少能挤出来点的“这不,我女人就回来了。”
越是心里发苦的时候,越是觉得有必要说笑。
尹析澈吃饱后就躺在了方惜瞬的床上看书,赵嘉信跟方惜瞬在做最后的食物清空工作。
两个人一口小菜一口果汁的喝着,竟也喝出几分醉意。不一样的是,对于尚不知情的赵嘉信来说,他是高兴的微醉状态高肉喷汁短篇公交bg作品,沉浸在室友和前女友破镜重圆的喜悦中,心情惬意。而方惜瞬却是说不出的惆怅,他不明白,那个充满着未知的未来,等待尹析澈和他的,是什么样的结局。
当清扫工作将要结尾时,方惜瞬忽然一惊,忙转身去看尹析澈。
析澈很安静的睡着了。可方惜瞬面色发白,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声音,用力摇着尹析澈“尹澈!尹澈!”
“没事……”刚刚有些睡意要陷入睡眠状态的尹析澈被他摇醒,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紧张,既想笑又想哭。“我是睡着了……没事的……”
方惜瞬顿时放松,坐在床边,遮着眼,咧着嘴笑时,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没法再瞒了。
抑制不住的悲伤,惆怅,再也无法压抑,一瞬间,全都涌出。
“……老幺……”赵嘉信就是再笨也联系到了什么。
尹析澈已经坐起来,不发一言的轻轻拍着方惜瞬。
“我没事,真的……别哭了。”她笑着,但笑意再无法深达眼底。
“尹澈。”方惜瞬擦着眼泪,可总也擦不完“尹澈……”
好像,除了叫她的名字,他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感情需要表达时,汇不成完整的言语。人,再坚强,也有感到无能为力的伤感时候。
无能为力……
这世上,最残忍的东西。
正文 爱的离别
更新时间:2012-9-30 22:35:51 本章字数:1027
以下内容,摘自主人公日记。
我陪她回了家,她在这个城市住了三年的小屋,好久没人住,家具上全都是灰。记得她分手那天,我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退了学跟她一起去加拿大。
可最后,我走了出去,也没再回头。
我悔了。但没有人接受我的后悔。
我内心深处知道,自己爱的是谁。从她出现在我世界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此生此世,我无法将她从心中挖去。
我恨自己的虚伪,我利用了秦燕的暧昧,以此来麻痹自己,好像这样做能告诉自己,尹澈没什么重要的,我能忘记她。
我错了,也错过了此生最好的时光。
我陪着她住回了这个家,每个地方都有回忆的家。
那时,是多么的甜蜜。
我爱她,现在我反复告诉自己的心,我爱她,但我知道,我的爱没有用,对于她正在流逝的生命,我的爱,没有任何的作用。
她看起来很高兴,但她骗不了我,她的笑带着阴郁的痕迹,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我看得到。
我陪她买菜,陪她做饭,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直到很晚很晚。
我不愿睡,因为我怕这是上天留给我俩的最后一个星期。
只有七天。
我不敢去看日历,不管再用心拖延,我们最后也要做出那个决定,让她接受手术。
她爸爸给我发短信,说的很隐晦,但我懂他的意思,他说,别留遗憾。
我想哭,但害怕晦气。我带着她去了城郊,那里有个小庙,我跪在那尊大佛前,我求他,一定要听到我的祈祷,我想用血来乞求,求他显灵,求他让尹澈平平安安。
她在笑我,说我的表情难看。我跪在蒲团上,忍不住哭了。
听到她笑了,声音好远,我想藏起来她的笑声,永远藏着。但我做不到,我恨自己,恨这天下苍生,恨我们的无能为力。
我把家里的表全收了起来,我怕看到时间。
我怕听到它流逝的声音。
不管是谁都好,神,上帝,还是佛祖,求你们,多给一点时间,我怕,我会失去她。
我就这样,天天陪着她,寸步不离的守着她,我和她一起回了学校,她在操场上跑着,笑容依旧灿烂,但没有阳光。
我开始疯狂的给她照相,好像,有预兆。
我,终究会失去她……
当时,她每天中午跑到我们班门口,叫我一声哥哥的时候,我总是慢一步。
其实,我总是等着她的声音,可抬头时,总也看不到她。
我抓不住她,尽管我想牢牢地抓住她,永远也不放手,可我抓不到。从一开始,我就没能抓紧她。
尹澈,你好美。你的声音,你的笑,你看向这个世界的眼睛,一切一切,都是美好的。
我想紧紧地抱着你,告诉你,永生永世,不要离开。
二零一一年元月,尹析澈接受了手术,签同意书高肉喷汁短篇公交bg作品的,是方惜瞬。
三个小时后,院方宣布,患者脑死亡。方惜瞬默默离开了医院。拔掉呼吸机的是患者的爸爸,从那时起到葬礼,没人见到方惜瞬。
正文 结局,永远永远
更新时间:2012-9-30 22:35:51 本章字数:2351
终章
要去开会的方美珍顺道把一岁半的儿子寄存在方惜瞬这里。“我要去开教工会,卢天下班了会来接晨晨,肯定在六点之前,不耽误你。还有,你吃饭了吗?”
“你去开会吧,饿不着我。”方惜瞬接过小外甥,挥挥手关上了门。
“叫舅舅,不然把你扔出去喂狼。”
“舅。”方美珍家的儿子口齿清晰的叫了舅舅。
“真乖,来,咱来给舅妈问好。”方惜瞬抱着卢晨推开小屋的门。
依旧是那些东西,一个都没变,连家具摆放的位置都不曾挪动着。方惜瞬一直在这里住着,毕业后他在附近找了份工作,平平淡淡的过着日子。
好像,什么都不缺。
卢天来接儿子时,已经是晚上七点,路上碰到了火急火燎往这里赶的方美珍。
“完了完了,他肯定带着晨晨去那儿了。”方美珍刚从包里拿出钥匙,门就开了。
“哎哟,妈,你今天不是赶不回来嘛!”方美珍无奈,早知道您老人家今天能赶回来,我至于把儿子往方惜瞬家里丢啊!
“还好我回来了,给惜瞬打了个电话,要不他就带晨晨去墓地了!”梁馨一手叉腰,一手拿着炒勺“以后晨晨别往他这儿送,他现在还是个正常人吗!每天都去,人都成灰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方美珍连忙高肉喷汁短篇公交bg作品点头,让梁馨收住话。
见丈母娘进了厨房,卢天才松了口气。
“老幺这样也不是个事。”卢天拍拍手让儿子过来。“你们学校有合适的吗?给他介绍介绍。”
方美珍撇撇嘴“早晚会忘的,过几年等感情淡些了再说也不迟,大小伙子的又不怕等,老了照样能娶到媳妇。”
卢天笑了笑。方美珍开始收拾儿子扔的到处都是的东西。
“哎哟,晨晨,让你舅看到你把他心肝给仍在地上,你今晚就别想笑着回家了。”方美珍把掉在地上的相框拿了起来。
忍不住盯着相框里的照片看了一眼,叹口气“析澈也是,命薄,当时她追惜瞬时我就觉得她长得没福。”
卢天摆摆手,示意她专心收拾,别多嘴。方美珍把镜框递给卢天“你看看是不是,看照片都能看出来,娇滴滴的,唉。“
正在沙发上玩勺子的晨晨抬眼看到爸爸手里的东西,清晰的喊了句“舅妈。”
屋里安静了很久。
“你没事了劝劝你妈,让她做好准备,我觉得惜瞬是不会再跟谁结婚了。”卢天把相框放了回去,继续说“这一下午,他指定是没闲着,往一百遍靠上的教晨晨对着一张照片叫舅妈,这份情不是谁都能坚持的,你想想这都几年了?”
方美珍不语,一会儿才说“我怎么给我妈说?他还打算现在补结婚证呢,我要把这事告诉妈,妈肯定得被他气死!”
门响了,方惜瞬带着一身冰霜回来,关好门后,他平静地说了声“我回来了。”
声音不大,字字清晰。在场的两位知道这句话为谁而说。
方美珍点头“知道你回来了。你让咱妈过来带着晨晨?”
“没有。”方惜瞬摇摇头,“我本打算把晨晨留在家里,恰巧妈回来了。”
方美珍无奈,发誓以后绝不会托他带孩子。
“姐夫今天下班挺晚的。”方惜瞬摆明了,把晨晨留在家不是他的错。
“得得,你自己清楚就行。”方美珍不耐的挥手,“我去帮妈做饭了,能留我们在这儿吃饭吧?”
“恩。”方惜瞬点头。他走到窗前,望着小区大门那个拱形的彩虹灯,天已经黑了,彩虹灯闪烁着。
方惜瞬趴在窗棱上,呆呆的望着小区的大门。
或许,就这么等着,有一天,会看到她回来的。
方惜瞬闭上眼,尹析澈站在小区门口,冲他招手。“惜瞬,我买菜回来了!”
这是,曾经,一直想听到的声音。
“卢天,刚刚我去看尹澈的时候,寝室的几个都在。”
“啊?”卢天惊叫起来“怎么都不叫我!”
“没有,只是牟畅跟李江元碰巧回来办点事,就叫上赵嘉信去看了看。”
“哦……”卢天不明所以,但还是应了一声。
“室长,你们别再劝我了。”方惜瞬语气平和的说着“我若不这样,活不下去的,只高肉喷汁短篇公交bg作品有想着她,我才知道自己还活着,别劝我了,我也不愿再拖累别人,就让我这么过吧。”
方惜瞬想起了好多,他看着尹澈隔着玻璃,对他笑。
忽然听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曾深情喊过的一句话高肉喷汁短篇公交bg作品。
“我,方惜瞬,此生,非你不娶。”
尹澈……
她没有给自己留下一句话,就连我爱你三个字,都没来得及说。
他想起了,高中时,她对着自己,甜甜地叫着哥哥。
想起了,曾经答应过那个丧偶的班主任,等他们结婚了,请他来征婚。
想到了,有天晚上,和她一起看的那个电影。
那个电影,男主角,失去了他的爱人。
敬爱的神啊,我知道她永远的离开了我,她,那个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但是我相信,某个时候,你将会让我再见到她。
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好她,让她过的舒适,保护她,直到我们见面的那一天。
还有,让她知道……我的心,为她而存……
下雨了。
我去了墓园,远远地看到他背对着墓碑,举着伞坐在青石板上。我过去时,他正滔滔不绝的说着话。
“明星的话,杨幂火了,她演的是部穿越剧,我记得你之前很喜欢看这些书吧,现在拍成电视剧了,还有一部你看过书,是步步惊心,刘诗诗演的……”
“方先生。”
“是你啊。”他抬头看了看我“最近怎么样?”
“对不起,我把你的故事写坏了。”我真的觉得,自己把他的故事糟蹋了。
他笑了“无所谓了。”
我们彼此沉默了一会儿,他问“我能一直这么坚持下去吗?就这么想着她,回忆着她……”
我想了想,告诉他“我曾经听到过一句话,现在看到你,我觉得那句话说得很好。”
“说吧,我想听听。”
“相爱的人,先死了的,永远不可能知道活着的那个有多难过,而活着的,也永远体会不到死了的那个有多不舍。”
他沉默了好久,点头“是,是,我知道她肯定不舍……为什么珍惜总是在遗憾之后?”
我无法回答。
他抬头,望着雨“再没有人会给我做时来运转的饺子,也没有人能让我陪她喝一辈子的柠檬芒果汁了。”
我看向他身后的墓碑,爱妻……
他们没有结婚,算来也就相处了短短四年时间。
可我觉得,此爱虽短,却抵过了永恒。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我看着他,仿佛跨越了时光,斑白的发髻,孤独的,却依旧这么坐着,喃喃出这段悼亡词。
我悄悄离开。想起很早很早以前看到的一句
话。
因为有你,我才敢说,永远永远……
此生能有此真爱,何其幸,又何其不幸啊……
(全文终)( 真爱怜惜 http://www.xlawen.com/kan/33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