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_第 4 部分阅读

全错了孤儿院不是下等的地方那里有上帝庇护是非常圣洁的地方我们因为从小没父母所以比任何人都要珍惜人世间的温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向上的活着孤儿并不可耻比起那些用金钱来耍弄别人的坏蛋来说好了不知多少倍。
餐厅中气氛再变僵硬她这一捧子打死的可以是一二个人但是她也只是以牙还牙而已。
我吃的太饱了想要出去走一走墨小夕放下筷子起身向外走她开始懊悔自已的冲动。
袭博年放下手中的叉子他完全没有食欲了是因为刚才她的眼神太过清澈悲伤么。
宁语嫣的脸一点点的阴下来粉白的脸绷成阴狠的弧度。
墨小夕在花园里走了走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原本她打算用极度的冷静来对抗他的想不到她这么快就在他面前暴露了自已的真实。
耳边有高跟鞋极富韵律的踩击声。

现在四下无人。
墨小夕刚想要站起来肩膀上多了一股子重量又把她按回原位她看不到身后的来人侧头一双涂着淡紫色的指甲油的手正用力的捏紧她顿时感觉到了痛意。
袭云暖之死!
她知道身后的人是宁语嫣!
肩上的手缓缓移到到颈肩处一丝悠然的声音响起墨小姐袭家的花园很美对吧?
宁语嫣说着指甲刺破墨小夕的空气中除了花香之外双多了一种血腥味淡绿的衣服染了血之后变成了黑色。
时间稍有短暂的静默。
是很美宁小姐我的肩膀不酸你不用为我按摩墨小夕的脸色已趋于苍白了她很痛但是她不想跟她吵对于这个女人她只想尽量去避开。
哪会呢昨天下午跟年运动了一整个下午全身一定特别酸吧宁语嫣温柔的说着弯腰把脸凑近到墨小夕的脸颊边阴狠的把指甲深入了一分。
墨小夕呼着冷气宁小姐你忘了这只是交易么?你当初肯同意袭博年难道连这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么?
人你别以为跟年就能俘虏他的心他可不会被你的狐媚样冲昏了头脑因为他恨你袭云暖对于他来说是心头最珍爱的人而你害死了她年连杀你的心都有怎么还会来爱你呢我警告你别妄想用相同的房间抢男人我可不是袭云暖我是宁语嫣太过痴心妄想的结果是你会死无全尸最后的几个字宁语嫣说的低沉而柔软。
宁语嫣可怕的警告墨小夕倒也无畏可另一个信息确让墨小夕张大了眼睛袭云暖是她害死的?!
可她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宁小姐谁是袭云暖?你为什么说是我害死的?能详细的跟我说清楚么?墨小夕焦急的问道想起袭博年也说起过袭云暖还问她认不认识那时她就觉得事情好奇怪袭博年如此残忍的对她这其中必定是有原因的哪怕是与魏秋寒有深仇大恨可因为商场上的恩怨感觉好像也太火了。
宁语嫣一顿松开手讥笑了起来墨小姐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好可惜她拍了拍墨小夕的肩你就继续装疯卖傻吧但不承认可并不找表能得到宽恕。
原来这个女人也并不聪明甚至于可以说是愚蠢至极。
整整一天墨小夕都在思索着这个事情不行!她一定要弄清楚她不能无缘无故背上了害人的罪名她做人一向磊落最恨别人冤枉她。
有点魂不守舍的袭家客厅中傻坐了一会佣人当她空气不理不睬。
墨小夕想起宁语嫣说袭云暖是袭博年珍校花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爱的人一样是姓袭有可能是姐姐或是妹妹那这些佣人应该会知道一点。
那个不要意思可以打扰你一下么?她叫住一个正在打扫的女佣。
女佣甩了她一个白眼有事么?我很忙的不像有些人那么有本事出身低下就靠着出卖身体爬高位。
墨小夕苦笑笑并不争论袭家是不是有位袭云暖小姐?
说起这个名字女佣的脸色马上起了变化二小姐已经去世了别在亵渎亡灵了说完就快速的离开了。
虽然佣人只说了二句话但是起码让墨小夕知道这袭云暖应该是袭博年的妹妹至于她的死为何与她扯上关系在她房间里或许能找一些答案!
被扔进喷泉!
说干说干墨小夕提步上楼找到了袭云暖的房间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这房间到处充满了女孩的气息而且摆设也很精致。
房间里一尘不染看来每天都有人打扫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照片里面的女孩留着BOBO头笑的很甜。
她是袭云暖么?墨小夕弯腰拿起照片。
你在这里干什么?勃然大怒的吼声自门口传来吓的墨小夕手一抖相框掉在地上摔的粉碎里面的人儿面容似乎也扭曲了起来变的可怖。
寒气止不住的自墨小夕的脚步往上流窜着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她看着地上诚心的道歉。
袭博年怔望着摔碎的相框火气一瞬间喷发冲
近屋里蹲身捡起照片拂开上面的碎玻璃云暖你别生气是哥哥不好明天我会买更加漂亮的相框好不好!
墨小夕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温柔的模样对着照片说话眼中也满是疼爱与不舍。
袭博年收好照片面向墨小夕眼中刮起着能毁灭一切的风暴墨小夕你真该死他攥过她衣服拖出房间拖下楼。
佣人跟宁语嫣看着跟阎罗王一样的袭博年谁也不敢上前。
他目不斜视的把她一直拖到门外的喷泉边甩进水里你给我去死吧一命偿一命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的声音冷而无情漆黑的星眸没有半点闪光。
太过平静就成了死寂。
——墨小夕整个人沉入了水中被迫喝了二大口生水挣扎着浮出水面。
可紧接着从上面冲刷下来的水差点让她窒息巨大的冲击力打了她差点摔在水里她奋力的向前走想要离开。
手刚刚碰到喷泉边沿的花冈岩就被一只大脚踢回水里。
宁语嫣随后从屋里出来见到这场景有些傻眼了她是知道袭博年发起狠来非常可怕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冷酷无情现在的气温虽不是寒冬腊月但是早春的气温还是很低这么个淋法不死也会少半条命。
墨小夕唇色已经开始发紫了刚开始的时侯感觉异常的冰冷渐渐的就变的麻木而疼痛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真的想让她死这是墨小夕心底感受最深的痛。
袭博年站在一会转身进屋走的毅然决然。
给我看着她如果她敢爬出来就再给我扔进去谁也不许救他边走边撇向站在一旁的佣人冷然的说道。
是是佣人吓的连声应道今天的先生让他们感觉好可怕。
宁语嫣站在门口望了望他的背影又看了看水口的墨小夕随后也进屋。
外面只剩下墨小夕跟一个看守她的佣人天色快要黑了。
袭博年径直上楼进了书房。
宁语嫣跟上去后转了一下书房的门才发现上了锁他今天真的想要弄死墨小夕么?墨小夕死了她倒不可惜说心里话她巴不得这个人消失可是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她可不能让自已准老公成了杀人犯。
她踱步走下楼思索着该怎么处理才能即让墨小夕活着又能让她更不好过的办法很快脑中心生了一计她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是魏秋寒么
不止来了一个人!
我是电话那头的魏秋寒正在酒吧中买醉这样一蹶不振的日子校花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从阿拉斯加回来之后一直重复着公司也不想去新闻也不想听天天泡在酒吧里连家也不回。
你好我是宁语嫣应该还没有忘记吧听着现在墨小夕有生命危险你立刻来一趟袭家这可是你英雄救美的好机会说不定能重新赢回她的芳心宁语嫣有条不紊的说道。
魏秋寒推开身边粘过来的女人猛的惊醒过来你说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会说有生命危险?
与其浪费时间听我说不如你自已快点过来看吧墨小夕现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你晚一分她就要多受一份的痛苦就这样吧来不来随你宁语嫣果断的挂了电话她料定他一定会来。
魏秋寒发愣的看着手机下一秒疯狂的向外冲去他不能让小夕死!
银黑色的车子在公路上一路的飞驰魏秋寒巴不得立刻就飞到袭家袭博年真的有可能会杀了小夕为了他妹妹他真的会这么做。
袭家佣人三五成群的聚在窗口张望着喷泉里的女人不知该说她可怜好还是咎由自取的好不过一个人再可恶这种惩罚还是太重了。
天空从灰白逐渐加深了色彩。
本是晚餐的时间可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宁语嫣端坐在客厅等着魏秋寒的到来她心里的已经盘算好了万一他不来到时侯她会出面把墨小夕拉出来为了一个下的女人赔上她的丈夫这笔买卖太不合算。
书房里袭博年站在窗前一直注视着楼下他想起云暖从楼顶上跳下来摔在地上脑浆崩裂的样子那血流到他的脚边校花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眼睛睁着大大的眼角还挂着眼泪他至今闭上眼睛还能闻到那浓郁的校花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血腥味。
她就这么死了抛下一切离开了他离开了这个世界而他又怎么能原谅下面这个女人星眸被白雾笼罩驱不散化不开。
袭家铁门外一辆红色的莲花跑车开了进来之后又有一辆银蓝色的跑车开了进来。
听到门外的车声宁语嫣快速的校花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起身向外疾步走去可她没想到的是来的不止魏秋寒。
墨小夕被冷水从头到脚冲刷了近一个小时她动不了她想要放弃了。
墨小夕——
小夕——
千野跟魏秋寒不知道一到袭家就看到这么惊人的一幕他们几乎没有做任何思考就朝着喷泉冲去扑到里面去救她。
千野先碰到了她把她抱出水面回到地面上魏秋寒随后上来扯着要从千野的怀中把墨小夕抱过来把她给我我来。
把她给你好让你再卖一次么?魏秋寒你看看你把她害成什么样子千野收拢手臂眼睛凌厉的像把刀。
墨小夕感觉到了他的体温栀子花的香味似乎回到儿时她抱紧他小野你带我走好不好。
她的话很微弱似乎是呢喃确借着风传递到每个人的耳边里魏秋寒呆了站在莲花跑车边靓丽女孩也呆了宁语嫣看着这戏剧化的一幕眼睛朝上看了看不知道年有没有看到呢。
你要好好的!
〖风云小说网〗好我带你走不会让别人再欺负你了再也不会了千野低声说着分不清是对她说的还是对自已下定决心。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
他向着红色的莲花跑车走去礼貌的说道林小姐麻烦你送我们去医院么他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袭家是因为林婉柔她是宁语嫣的表妹是他新片中的一个女配角他猜想到墨小夕有可能会被带到袭家所以才不排斥她的接近在得知她今天想来打宁语嫣他就找个了理由一起来他想到看看小夕在不在这里没想到一来就见到这么残忍的场面。
如果他跟魏秋寒都没有来她会不会就这么死掉呢?他不敢想像。
可可以上来吧林婉柔踌躇的应道瞄了一眼站在门口事不关已的表姐又钻进了车子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还很迷糊但是她是不会拒绝千野向她提出的任何要求。
红色的跑车开离了袭家魏秋寒也随后跟上。
宁语嫣抬头又朝楼上看了看如果他真的就此放过墨小夕的话不再与她纠缠的话对她来说也不枉是好事一件但是她又知道袭博年不会这以轻易收手的。
站在窗口的袭博校花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年目睹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他抿紧着嘴视线一路跟随着远去的车子最先涌现在内心的不是愤怒而是失落感。
医院里。
做了简单的处理之后墨小夕换上了病号服躺在挂点滴人晕沉沉的睡过去了被淡冲了这么久不发烧才怪。
千野坐在床边魏秋寒坐在后边的沙发上的房间里很安静他们一夜都没有交谈。
第二天早上墨小夕醒过来看到自已在病房里靠在他床头的千野脑中回响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哎不应该就这么出来她应该要把事情弄清楚才行。
正想着病房门轻轻的开启了袭博年站在门口停顿几秒后才走进来。
墨小夕看到他身心莫明的发寒下意识的去拉千野的手寻找校花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一丝安全。
她的动作把千野给惊醒了他抬起头来你醒啦!
墨小夕点了点头目光一直落在袭博年身上千野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回过头就看到袭博年站在他身后。
千野站起身面向袭博年眼神淡的冷凝袭先生你是危险人物我们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你这算是要打破交易么?或许你可以替魏秋寒赔偿100亿的违约金?袭博年不紧不慢的说着嘴角一直挂着冷笑。
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因为小夕是人不是货物千野笃定的回视他。
哈哈这个世界的规则可不是用义气来定的你拿不出钱我就要带这个女人走的理由很简单合同还没有到期我依然有支配权而且在我眼里她真的只是货物而已袭博年说起残酷的话来眼都不眨一下。
千野眼神清傲在我眼里墨小夕是无价的我不管你跟魏秋寒有何恩怨与交易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承担不起你们的豪门游戏如果你敢动她我不会旁观的。
这么说来你是想加入这场游戏喽好我扔烈欢迎袭博年的眼中多了野兽般的兴奋感。
墨小夕心底颤动拉住千野你不要搅进来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希望你好。
笨蛋如果你有事的话我又怎么能好呢千野握紧她的手。( 夺妻:女人,要定你了! http://www.xlawen.com/kan/33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