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喝我奶的作文_第 2 部分阅读

可以体会到,方才的恐惧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心痛。
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心痛感?胸口闷闷的,想哭哭不出来,洛落就带着这样的情绪呆呆的杵在原地。
兀的,琴声停止,瞬间安静了下来,却是显得有些空虚。
“来了多久了?”完全感受不到有异常的气息,这会子洛落身后传来了好听的声音,这才知道除了自己,原来还有其他人。
后知后觉,洛落鼻子里才传来陌生的气味,清新的味道沁人心脾,只是没有闻过,洛落叫不上名字,“恩?”对于眼前这位陌生人的问题,洛落不知所措,只好打着哈哈,“我......那个......”
看到洛落惊慌失措的样子,这个奇怪的男子却失声笑了出来。
“诶?”本手舞足蹈的洛落在听到男子的笑声之后呆滞,一脸的错愕。
男子笑得越来越过分,索性成了捧腹大笑。
真是个怪人,洛落腹诽,不过这个人笑起来真好看。
或许是习惯了现在的黑暗,又或者说现在的月亮的光很有用,让洛落可以清楚的看到男子的脸。
一头乌黑的碎发却在月光的照耀下像是打了蜡一般,蓝色的眸子像一汪泉水,泛着光,他笑的合不拢嘴,一排贝齿雪白的有些过分,还有那修长的身姿,仿佛人间尤物,让洛落有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之感。
但是他的放肆真的是让人有些火大了,洛落鼓着腮帮子,挥动着自己的爪子,气呼呼的说道,“喂!你这样很没有礼貌诶!”
这时的男子才意识到自己的失仪,马上恢复原样,他干咳了一声,将握在手中的带子搭在肩膀上,洛落才看清他手里抓着的是小提琴包,原来刚刚的曲子是他拉的,真的好美。
“那个......”后文还没有说出口,却被男子打断。
“时候不早了,女孩不该在外面乱逛的,赶快回去吧,免得家里人挂念!”说着摆摆手潇洒的给洛落留下一个背影。
是的,男子的话刺到了洛落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家吗?
回去的路有些漫长,不知是方才的琴声让洛落的心情久久平复不下来,还是说男子的话语再次将洛落不想面对的回忆又拉扯出来,昏暗的路灯将洛落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她的背影是那样的落魄......
男子的事情很快就被洛落心中的事情取代,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空地去留给拉小提琴的男子了,更不用说去一探究竟男子姓甚名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的后面半夜三更拉小提琴,以此的问题已经从洛落脑子里清空了。
有时候洛落会发现自己像林黛玉,多愁善感,但好像是在自己静下来的时候才会这样,在别人面前,她却成了刘姥姥,就算被众人取笑,却也依旧露出一口黑黄恶心的牙齿。
洛落摇摇晃晃的回到家里,鞋子随意一甩,将自己狠狠的扔到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眼神里却是空洞的,在她看来,就连天花板上的灯都在嘲笑自己,笑她的胆小,笑她的懦弱,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死寂!和往日一样的死寂,只有钟表里的零件在带动着秒针运动发出的滴答声,却在这死
寂的房间里肆意的放大,好像瞬间就可以吞噬掉整个世界。
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软弱了?不就是涉及一下家庭的话题吗?难道这样就可以成为自己低落的同桌喝我奶的作文理由了吗?洛落紧紧扯着被子,这样的话语在她的耳边不停响起,她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希望蒙住头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
母亲那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失声痛哭,洛落蹲在妈妈的房门口,自己抱着自己瑟瑟发抖,这样的画面,怎么能够忘记?
正文 第六章 小白老虎
可能是晚上没睡好,站在镜子前的洛落顶着一对熊猫眼,注视着自己憔悴的面容,撇撇嘴,一头扎进水中。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倍,广告少
“哗哗”的流水声充斥着洛落的听觉,刺骨的冰水从她的手心捧到脸上,眼前顿时一片清明。
只有这样才可以醒的快点吧?!
洛落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来,任凭水珠从她的刘海上往下滑落,停滞了近三十秒,洛落半睁着眼从旁边将毛巾摸索下来,整个放在了脸上。
“早上好洛落!”
一只脚刚刚迈进学校的大门,背后就传来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是兴致勃勃的问候声。
不用猜也知道是言筱柔了,能整天把动静闹得惊天动地的人,恐怕只有她了吧?就连她的“御用司机”都同她一个模样。
“早上好柔柔!”洛落无精打采的答道,顺便不着痕迹的往侧面挪了一小步。
本打算给洛落一个热情的大拥抱,但被洛落这么一躲,言筱柔就毫无疑问的将拥抱献给大地妈妈了,顺便赠送了香吻一枚。
实在找不出比洛落更了解言筱柔的人了!
“洛落,你是故意的对不对!”言筱柔吃痛的紧蹙眉头,索性趴在地上不起来了。
洛落扑哧一笑,蹲下来对着言筱柔伸出一只手,故作无辜的答道:“不是啊,我根本没有动好不好~”然后摆出一副“就是故意的,你咬我啊”的表情。
言筱柔看了洛落的手一眼,重重的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来,将头转向另一边。
“你可以继续趴在地上,但是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洛落故意拉长声音,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言筱柔立刻抓住洛落的手,洛落顺势将她拉了起来。
自己的家族怎么着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这么趴在地上,确实有些不雅。
早就把言筱柔吃透了,洛落得意的看了一眼言筱柔,半弯着腰帮她把身上的土拍掉。
言筱柔像个孩子一般,撅起嘴,假装不要理洛落。
“好了啦,大小姐,我错了还不行吗?大不了这个假期我就奉献给你了!”看到言筱柔这样,洛落也有些无奈的说道。
果然还是这招比较管用,言筱柔立刻扔掉那张怨妇的面具,两只眼睛里尽放光芒。
一直以来,洛落虽然是言筱柔的一号死党,但是国中期间,洛落一心想要靠近清澄,难免有些钻书了,却没有正儿八经的时间去陪言筱柔出去玩,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路没有被人设计好,因此格外珍惜假期。
对于言筱柔来讲,叫洛落在休息的时候出来陪自己玩,竟成了一种奢望。
如今听到这样的话,言筱柔怎么会不开心?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言筱柔拍了拍洛落的肩膀,兴高采烈的说道。
洛落轻松的笑了,原来自己在言筱柔心中,真的很重要呢,以前的确是只为了学习,现在考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学校了,该腾出点时间给在乎自己的人了。
“嗯!”洛落坚定的点点头,脸上的倦容随之烟消云散。
不过这会儿她才想起来,昨天那个拉小提琴的男生是谁呢?琴声如此的悲伤,或许和自己一样有很多事情吧!
“算了,不和你扯了,我要上课去了,拜!”叫了半天洛落都没什么反应,言筱柔已经失望到极点了,不过洛落这个想什么都一心一意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啊?她在心里哀嚎道。
不过,这样也好吧!言筱柔边跑边回头会心的看了一眼洛落,淡淡的笑了。
“主人,上课铃响了。”sy摇摇洛落的胳膊,淡定的说道。
等洛落反应过来时,周围已经空荡荡的了,下一刻,洛落扯着sy向教学楼冲去,哭笑不得的冲着sy吼道:“下次能不能不要把那么恐怖的话如此淡定的说出来好不好!”
“是,主人!”sy是没有自己的思想的,她只会按照别人的话语或者行为作出回应,看着洛落焦急的表情,sy并未觉得搞笑,如果换做是人类,可能会笑得前俯后仰的吧。
洛落这样想着,却只剩下了苦笑 ,怎么会把那么多的感情给了这么冰冷的一台机器?
等洛落气喘吁吁的跑进教室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她的屁股才粘椅子时老师刚好推门而入,洛落这才松了口气。
小时候的柔道可不是白练的,五十圈快跑,五十圈慢跑,四十圈变速跑,那么变态的训练方式,恐怕出来的人都是魔鬼吧同桌喝我奶的作文。
“嘁!”
不知是不是洛落出现了幻听,还是确有其声,从白寅的牙缝中硬生生的挤出这么一个语气词。
仅仅一个字,却实实的充满了对洛落的鄙夷。
再看白寅时,他竟然肆无忌惮的将腿搭在桌子上,背靠着椅子,闭目养神,羽睫微微颤动,虽说面无表情,但却是赤-裸裸的高傲。
这便是他可以炫耀的资本吧,洛落腹议道,视线也从白寅脸上移开。
目中无人,冷傲,这两个词便成了白寅在洛落心里的形象了,不过就是比别人早些出道,家里有些钱罢了,不过是只张牙舞爪的小白老虎。
小白老虎?洛落为自己新发明的这个称呼感到滑稽,不忍自己偷偷的笑了,害怕被别人看见,赶快把书立起来遮到了自己的脸。
小白老虎,是个不错的外号呢!
“洛落同学,请朗读下一个段落!”老师的声音将正在神游的洛落拉了回来。
这时洛落才意识到自己早就落下一大截了,她慌忙的站起来,脸蛋也因为过度紧张涨的通红。
“看她那心不在焉的样子,竟然敢不好好听班主任的课,一个特招生胆子未免太大了些吧!”
“就是!看班主任一会儿怎么收拾她!”
教室中传来一阵阵的唏嘘声,虽然没有人敢大声的煽风点火,但是洛落依稀可以听得到具体的内容,既然自己可以听得见,老师自然也可以。
洛落偷偷的看了一眼班主任,果然,本满脸黑线的他更加黑了。
正文 第七章 便当
有时候洛落发现自己的潜在星座是双子座,不然怎么会走起神来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呢?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洛落偷偷瞟了一眼sy,现在洛落的救世主就只有sy了。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sy的存在好像就是专门给洛落善后的,她用手指比划了第几页第几自然段,洛落立马会意,急忙找到那个地方,完整的读了下来。
中间她们两个配合的十分默契,不给别人留下一点话柄。
班主任满意的点点头,脸上立马眉开眼笑,就是嘛,自己的课怎么会有人不好好听讲的?倒是刚刚一直煽风点火的人,班主任阴着脸看了他们一眼,本不服气的他们心里多了一份寒栗。
这个特招生,就不相信她的运气会一直好下去!
躲过了这场暴风雨,洛落对sy调皮的眨眨眼,不过这件事也提醒着洛落该好好听讲了吧!
洛落所在的这个系,以文化课为辅,各种演技演练、比赛和心得为主,当然还有适当的机会,因此班主任的课就成了不太重要的环节,洛落有走神的嫌疑也就见怪不怪了。
而刚才的事情对于洛落来讲还心有余悸,万一一个不小心自尊心强的班主任就会扣除她的学分,再大的抱负都是白搭。可她哪知道班里的那些人已然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把她连根拔起,从清澄的校门口丢出去。
“啊~终于下课了!”望着班主任远去的背影,不少人伸着懒腰,轻松的说道。
洛落紧绷的神经也终于可以松懈下来了,刚刚一整堂课都死气沉沉的,想放肆的都乖乖的坐着,就好像是一只雏鹰才学会飞翔,冷不丁的被硬生生的拽下来一般。
“白寅殿下,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便当!”两个女生并排走到白寅的座位前,其中一个女生将藏在身后的天蓝色的便当盒伸到白寅面前,怯怯的说道。
陪着她的女生身后也有,不过一直扭捏着,终是没有勇气放在白寅面前,或许是想看看胆大的女生会有什么结果吧,洛落这样想着,自己却也同桌喝我奶的作文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正是午饭同桌喝我奶的作文的时间,教室里嘈杂着,商量着吃什么,但那两个女生突然跑到白寅面前,一致闭嘴,屏住呼吸,和洛落同样好奇着白寅的反应。
只是......学校有高级餐厅,里面西餐、中餐应有尽有,在这样的贵族学校还能看到便当,还真是有些稀奇,洛落在心里嘀咕着。
女生满脸期待的注视着白寅,而白寅依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女生也保持着递便当的姿势始终不变。
“殿下......”许久,见白寅还是没有要动的迹象,女生不忍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吵死了!”白寅的眉间皱起一个疙瘩,猛的睁开眼睛,冲着女孩大吼一声。
这样的吼声吓坏了女生,手一软同桌喝我奶的作文,便当毫无悬念的从她手里滑落了下来,掉在地上,瞬时,雪白的饭团洒了一地,上面还有一些红的,绿的做点缀,不知道是好看还是讽刺。
全班的人也为女孩倒吸了口凉气,就连她的好朋友都被吓得打了个寒颤。
“那些恶心的贫民垃圾脏了我的位置了!”果然,白寅尖酸刻薄的话语再次响起,不仅是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女生,就连事不关己的洛落听得也有些不舒服。
女生的嘴唇发白,眼中氤氲出一层水雾,她忍着白寅带给她的耻辱,蹲下身子,将打翻在地的饭菜用那像是整日浸泡在牛奶里的玉手一点一点的捡起来,眼泪也随之一滴一滴打在她的手背上,地板上......
因为是贵族学校,教室的卫生有专门的保洁人员,所以室内是没有卫生工具的,女生同桌喝我奶的作文的行为,让大多数人将视线挪开了。
又是死寂的气氛,唯有女生小声的啜泣声,让人听了难受。
“喂!你也太过分了吧?”看到那么心酸的画面,本来打算不多管闲事的洛落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跑到女生身边拽着她的袖子,把她拎起来,拉到她的身后。
被洛落这样保护了,女生心里更加委屈了,人不就是这样吗?越是得到慰藉,心中越发的难受,这下倒好,起初还是小声的抽泣,现在变成了嚎啕大哭,挣脱了洛落的手跑了出去。
一定是心痛到了极点了吧?看着女生的背影,洛落也有些难过,被爱的人这样羞辱,肯定是不好受的啊!
“去追她,拜托了!”洛落转头同与跑出去的女生相跟的女生说道,语气真诚到不容拒绝。
既然是一起给白寅做便当,她们的关系应该很要好吧?
被叫到的那个女生先是愣了一下,看到洛落的焦急的表情,把手中的便当放在洛落的桌子上,坚定的点点头,飞快的追了出去。
白寅慵懒的抬眼,轻蔑的答道:“先管好自己吧,别到时候被当枪使了都不知道!”话音刚落,白寅把腿从桌子上放下来,双手插进裤子里的口袋,没有再看洛落一眼,傲慢的离开教室。
这一系列的动作让白寅做起来是如此的华丽,真真的像个王子,又是引来一阵的尖叫,好像刚刚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白寅的背影渐渐模糊,洛落呆呆的站在原地,她实在品味不出白寅的言外之意,想多了头疼,她也好偷懒不去想。
没过多久,两个女生都回来了,先跑出去的那个叫刘雪,另一个叫高新华,这是后来她们自己告诉洛落的。
刘雪的眼睛红得像兔子,在高新华的搀扶下来到洛落的身边。
“洛落同学,谢谢你!”刘雪的声音很小很小,不过幸好洛落还是听到了。
既然冒着被白寅粉丝群殴的危险挺身而出,就不是冲着别人的感激来的,但是能听到这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的谢谢,洛落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窃喜的。
洛落正要张口,却依稀听到了从刘雪口中呢喃出的“对不起”三个字。
正文 第八章 裴宣吗?
洛落惊讶的盯着刘雪,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刘雪急忙摇摇头,反应有些激烈,急忙反驳:“没什么!”
对不起曾经我和他们一样也想赶你走,也对不起曾经看轻你......
这样的话刘雪自然是没有说出口的,她还没有勇气向洛落坦白。不是所有小说网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对了!”洛落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她转身跑到自己的座位上,把高新华放在桌子上的便当拿起了递给她们,“为了他,你们一定很认真的做了吧?这么用心的东西,是要找到懂得体会你们心意的人享用的,自己要收好自己的心!”
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刘雪和高新华感觉自己看到了天使,她们两个同样在好奇,洛落过长的刘海下,究竟遮盖着怎么样的一张脸,明明那么单纯善良,就算没有一张美颜的脸蛋,也不至于不敢让别人看啊,更何况她所在的可是明星的班级,以后有可能会成为公众人物。
还是说脸上受过伤?高新华被自己的这个大胆想法吓了一跳。
不过万一是有过什么不愉快的记忆,还是不要提起的好,高新华对刘雪使了个眼色,刘雪点点头,马上知道高新华是什么意思了。
看那两个人的眼神,洛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看到她们的感情那么好,洛落也替她们开心,自己和言筱柔何尝不是这样的?一个眼神就可以猜到对方在想什么,要做什么。
“你们两个先聊,我还有点事,先失陪了!”洛落轻轻拍了拍她俩的肩膀,在两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匆匆跑了出去。
只是突然想起来言筱柔昨天说想吃提拉米苏了,言筱柔虽说是言家唯一的女儿,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身为掌上明珠的她在饮食方面被控制的特别严格,通通由言家的专业营养师搭配的,每到学校用餐时间会有专人送来。
而甜食在言筱柔那里是明令禁止的。
言筱柔不愁零花钱,但是家里防止她在外面买其他食物,给她的都是卡,因此她买了什么家里都有记录,而且言父的话在言筱柔那里是言出必行的,没有反抗的原地,可以说不敢违抗。
不能随便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已经成为言筱柔的一大缺憾了。
这会儿正是午餐的时间,学校也会在此之间将校门开放,洛落才可以跑出去给言筱柔买甜食,但是对于洛落来说,她是不太喜欢吃的。
开校门的时间有限,方才又遇到刘雪那档子事,洛落哪有时间吃饭?只好空着肚子跑了出去。
“欢迎光临!”洛落气喘吁吁的跑到一家咖啡厅,见在外面的门面不错,里面应该也不差的吧!
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洛落推门而入,迎来的是一声甜美的问候,一个长得不错的服务员站在门的一侧,微笑着同洛落打招呼,这样的笑容让洛落如沐春风,顿时轻松了起来。
咖啡厅的客人不是很多,所以也安静的很,店面果然是装修的不错,倒也干净,以咖色为主色,桌椅摆放的虽然不算太多,但也显得不是太空。
玻璃橱柜中摆放着各种甜点,琳琅满目的甚是诱人,饮品在点餐卡上都标有种类和价格。
洛落走到前台,匆匆点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便要转身离去,眼睛无意间看到了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的熟悉身影,正优雅的用银色叉子吃着甜点,不时抿一口咖啡,因为是坐在橱窗的位置,采光效果异常好。
即使是见了一面的人,洛落都会记得。
更何况那晚留下的忧伤琴声,怎么可能那么快的忘记?
咖啡厅里响起风铃的声音,清脆的干净,是又一位客人进来了,门碰到了挂在上面的紫色风铃。
随着顾客的进入,一大阵风也吹了进来,肆意的将愣在原地的洛落的头发拂起,露出整张美艳的面孔。
男生好像意识到有人注意自己,本空洞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看到了正在用手按着头发的洛落,有少许的狼狈。
真巧,又遇到了......
不知是何时那个男生站在了洛落面前,好不容易把刘海整理好的洛落被裴宣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的她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眸子。
为什么,那眼睛有一点熟悉呢?
“漂亮的东西干嘛藏起来?怕被别人抢了吗?”裴宣半开玩笑的说道,别有趣味的看了一眼洛落。
洛落是典型的白羊座,头脑简单,哪儿哪儿都简单,裴宣这句话她自然是听不懂的,洛落一脸错愕,接着奇怪的打量了自己一番,却是引来裴宣的一阵好笑。
的确,洛落天然呆的样子确实有些让人情不自禁。
“我叫裴宣!有缘的话再见咯!”说罢,裴宣迈开步子,朝后摆摆手,潇洒的走掉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一会儿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一会儿又说什么有缘再见,真是个搞不懂的人,洛落腹诽着。
“糟了!”迟钝了一下,洛落兀的想起一件比
这件事还要重要的事,貌似快要关校门了,如果被关在外面将会丢人丢大的,想着,洛落急急忙忙的冲出了咖啡厅。
就算洛落跑的再快,耽误的时间太多了,终究还是迟了些,望着学校保安远去的背影,洛落有种发现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此的感觉。
“保安大叔~帮忙开一下门吧!”洛落有些心虚的冲前面喊着。
保安闻声,回头看了一眼洛落,他认得洛落,虽然叫不上名字,但是特招生的名额就那几个,他还是记得面孔的,在这样一个学校里,如何见风使舵,他已经掌握的不得了。
结果自然是当作没看见,继续往前走。
“站住!”保安的侧面传来冷冷的声音,却不失干净利落,保安不由自主的便停驻脚步。
定睛一看,面前站着的是当红明星白寅,保安赶快点头哈腰,向白寅示好。
“白寅殿下有什么指示?”
白寅黑着脸,他看腻了这种讨好的嘴脸,只觉得恶心,所以没有正眼看他。
“想出去!”
正文 第九章 新欢?
“是是是!”保安满脸的横肉顿时皱在了一起,那些个皱纹都可以夹死一窝苍蝇了,他拿着校门的遥控器一路小跑着到了校门口,看到洛落顿时换了一张脸,鄙夷道:“便宜你了!”
说完门缓缓的向一边移动,已经绝望了的洛落提着蛋糕赶忙跑进去,唯恐保安在下一刻改变主意。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经过白寅身边的时候,洛落很想道句谢,可是白寅还是一如既往的挂着冰霜的脸,无论如何洛落也无法开口。
只是凑巧罢了!
白寅慢慢挪步走到校门口,微微偏头看看已经跑远的洛落,又冷眼瞥了一下保安,没说什么原路返回教学楼。
保安脸上的笑痕还没有消失,眼中却是满满的厌恶,他对着地狠狠的吐了口痰,呢喃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靠那张脸活着的么,嚣张什么,想出去就出去,想进来就进来,当老子是谁啊!”
“柔柔,给你......”清澄实在是大的离谱,言筱柔和洛落本来就是两个系的,教学楼本来就离得远,而且洛落是个超级大路痴,东南西北都分不清,能找到言筱柔的位置可算得上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自然,言筱柔是知道的,看着气喘吁吁的洛落,柔柔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拭掉洛落额间的细汗,这样的动作太过亲密,喧闹的气氛一下化作一丝暧昧。
“言筱柔同学,你是s吗?”只属于言筱柔和洛落的世界,突然冒出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说着洛落听不懂的话。
听罢,言筱柔的动作僵硬在半空中,洛落明显的可以听到柔柔的脖子转向那个男生时发出的恐怖的“咯嘣咯嘣”的声音。
原本男生的话言筱柔可以当做没听见,但是她手里的蛋糕却是华丽丽的到了男生的手里,言筱柔还没来得急发飙,蛋糕就只剩下了包装盒。
男生意犹未尽的舔舔嘴角的蛋糕屑,一脸欠揍的表情看着言筱柔。
“吴迪建,你想死呢吧!”言筱柔像离弦的箭,瞬间消失在了洛落眼前,当洛落反应过来时,柔柔已将紧紧的拽着吴迪建的领带。
无敌贱?这个名字够个性,洛落皮笑肉不笑的站在言筱柔的教室门口,无奈的凝视着发飙的柔柔和脸憋得通红的吴迪建。
关系很好呢!
明明是在替柔柔交到这么好的朋友感到开心,可是心中还是有些酸酸的同桌喝我奶的作文,不知道为何就是酸酸的。
也许是从高中的时候陪在自己身边的就是言筱柔,除了自己,洛落还没有发现柔柔身边有其他的朋友,可是现在,洛落是真真的感受到了,原来柔柔的世界里,是可以容得下其他人的。
仔细观察一下,洛落看得出来他们班的人相处的都很融洽,每年的特招生只有两个,而今年进来的却只有洛落一个,或许是因为家庭条件太过窘迫,实在不适应这样的生活。
就是因为家庭条件相仿,所以才不会有那么多的嘲讽,小看吧!
“主人!马上就要上课了,我们走吧!”sy出现在了洛落身后,淡淡的提醒道。
洛落点点头,转身跟在sy后面,偏头看了一眼玩得不亦乐乎的柔柔,默默的离开了。
不必刻意去打扰属于柔柔的快乐,如果只顾自己的感受的话,未免有些太过自私了。
“对了,你刚才去哪了?害我都找不到你!”洛落还是比较好奇sy刚才消失的那段时间,要知道,自己从教室里跑出去到校门外,多次需要用到sy,而现在呢,她才出现。
sy停驻脚步,对着洛落伸出右手,点开自己的隐藏按钮,手背上马上出现了一个3x3cm的方块,这个是sy的记忆。
画面里首先出现的是洛落跑出教室的身影,sy立刻起身朝着外面跑出去,正巧白寅从外面回来,撞见了sy,他的身后跟着一大批人,看样子像是粉丝,本来还很安静的跟在白寅身后,大概是看白寅快进教室了,不只是谁喊了一声,大家蜂拥而上。
一时间场面失控,白寅淡定的将sy扯到自己前面,用sy挡着那群粉丝,而自己却双手插兜,面无表情的走回教室。
sy感觉到了危险的到来,出于本能就......
短短的时间内,走廊里“横尸遍地”。
“禽兽!”看完之后,洛落在鼻中哼出这两个字,要知道,洛落从来不会这么去用sy的,竟然被他捷足先登了,怎么会不生气?
话虽如此,洛落怎么可能找白寅算账?就算是刚刚被白寅间接解围时的谢礼吧,他们之间扯平了,这样想着,洛落心里舒服多了。
今天的功课不是很多,所以早早的就放学了。
“等等洛落!”洛落刚走到校门口,就听见背后有人在叫她,不用想也知道是言筱柔,在这个学校,洛落还没有一个可以再众人之中不必在乎什么教养这类事的朋友。
言筱柔三步并作两步小跑到洛落身边,胳膊很自然的搭在洛落的肩膀上,“中午为什么无声无息的就离开了,不和我说一声,害我一番好找啊!”言筱柔的话像是在责怪,却更像是带有歉意。
洛落笑着摇摇头,“没有啦,只是快上课了,sy跑过来叫我,害怕迟到,所以没有来得及!”
“原来是这样啊~”听到洛落这样的解释,言筱柔悬在半空中的石头这才放下来,她以为洛落又多想了,因为她了解洛落,虽然嘴上不会说什么,可心思却是多得很。
既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柔柔自然安心很多,她又接着说,“今中午不好意思,害你跑那么远给我买蛋糕,可最后却被那个没教养的贱人吃掉了,还好我狠狠的收拾了半天他,虽然不能还回来,可我心里舒服多了!”言筱柔傻傻的笑着,像个孩子一样。
“没什么啦,就当是交个朋友咯!”洛落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她不想让柔柔对自己心生愧疚,“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个男生是谁啊?那么怪的名字......”( 女王难驭小白婿 http://www.xlawen.com/kan/33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