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后 女班长叫我去她家做作业_第 39 部分阅读

一转.总会看淡很多东西.夏暖燕是看淡了很多.这很多里面.却从洝接邪兹缭?
夏暖燕和楚笑歌走出庄王府门口时.她突然想到什么.对千漠说了两句话.千漠便转身进去.再出來时.手怀里抱了一架琴.
这琴不是别的.正是那一回辛世仁以故人之名.赠给夏暖燕的那架琴.不知为何.夏暖燕突然想到.这琴.有着白如月和辛世仁共同的记忆.她便想到.一同带过去了.
楚笑歌诧异.“姐姐.你这是.哪里还有的雅致.”
夏暖燕面对楚笑歌的诧异.努努嘴.挪动着两片薄唇.笑得轻巧.“弹琴.有的时候.要的.不一定是雅致.也可以是一种释放.这东西.你娘.比你懂得多了.”
“带上也好.”君世诺不知刚好回府.便听到夏暖燕这翻说辞.他和夏暖燕一样清楚.这琴.曾是白如月的心爱之物.人.就是这般执扭.就算留不住人.留得住一点回忆.也甘心.
“王爷.”夏暖燕垂眸.洝接性偎祷?
他们干站在那里许久.少顷.是楚笑歌开声打破的沉默.“世诺哥哥.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爹也好久洝郊懔?”
“嗯嗯.”君世诺长长的应了一声.
正文 197.只怨不知心恨谁
端王府洝搅送盏乃嗄?夏暖并进入端王妃的房时.此时.有两个男人正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一个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君.一个是她日夜思盼的情朗.
白如月躺在床上.苍白的脸在见到夏暖燕的那一刻.微微掠过红晕.两唇一张一启的.想说什么.似乎.又难以启齿.最后.便化成无声的**.
夏暖燕的心泛起涟漪.看了那么多的生生死死.她以为.她可以一笑而过了.只是.当她看到瘦得不见肉的白如月.看到她那张姣好的脸.因病痛而变得扭曲时.心里总是那般的不是滋味.
辛世仁朝夏暖燕和君世诺点头一笑.仿似旧识.也对.他们.也算是旧识了.其实.说到底.白如月这一生的撕扯.只因辛世仁.如果当年辛世仁洝接蟹牌?大家都不会是今天这个结局了.
白如月一脸焦虑的盯着夏暖燕.夏暖燕敛眉.盈盈一拜.指着千漠抱着的琴.“想必.端王妃还记得这琴.暖燕不才.今天借琴一用.也算还了王妃一个心愿.”
夏暖燕盈盈细语.她不是不知道.白如月要的.不是听她的弹奏一曲.而是.她的一声.娘.可是.这个字眼.于她而言.太过于沉重.压在咽喉.她唤不出來.
夏暖燕扣动琴弦.突感谢而唱了一曲:
少女无欢双亲亡.南宫一家倍亲厚.
辗转数载双八年.娉婷玉立嫣然女.
花名倾城举国欢.不侍君侧不侍贵.
神女寄心好朗中.山山水水陪君涉.
曾羡鸳鸯不羡仙.萍踪伴影苦亦乐.
一入凉州倾城国.惹得君臣两心怜.
不幸诞女失君爱.葬身寒湖了无怨.
死里逃生恩难报.以身相许育儿女.
一朝为妃齐民仰.丰衣富食不念旧放学后 女班长叫我去她家做作业.
半夜珠帘半夜寒.蹙眉嗔娇心空荡.
恍忆旧日似娇女.可怜红妆托非人.
恩情难还爱难消.只怨不知心恨谁.
……
夏暖燕嗔目.直直对上白如月的双目.楚笑歌在一旁扯了一下她的衣角.艰难而语.“姐姐.”
夏暖燕抽动嘴角的肌肉.笑得凄迷.只怨不知心恨谁.是的.她说出了白如月的心声.该恨靖王.夏业.还是辛世仁呢.这是白如月一生都说不清的事.然.夏暖燕又何尝不是.只怨不知心谁.
“我们.可以最后单独聊聊吗.”白如月噙着泪目.近似哀求.
夏暖燕站起來.她注意到白如月说的.是最后一次.许久.她才说.“不必了.”
“暖燕.你……”端王爷不可思议的看着夏暖燕.
“端王爷.真的不必要了.”夏暖燕身侧着头.目光刚好在端王爷和白如月之间.淡薄的说.“也许.这么说.你们觉得.我太过薄情.其实.不是这样的.端王妃想说的话. 我都知道.她想什么.你们知道.我也知道.够了.不是么.”
白如月温笑.苍白的脸有了些少血色.“果然是我的女儿.”
白如月说这话的时候.是骄傲的.也像足了一位慈母.这慈母.在夏暖燕需要的时候.她不在.如今.夏暖燕已然不需要.她.也再也要不起.
夏暖燕喉结发硬.从咽喉里挤出一句话.“王妃好生保重.”然后决然的转.在转身的那一刻.泪目也婆娑.
夏暖燕站在房外面时.一个人递给她一块手帕.她接过來.擦了泪水.再转身时.愣在那里了.她原以为是君世诺.看到辛世仁时.表情顿时僵在那里.“辛大夫.是你. 我以为是世诺.”
辛世仁温和的笑了笑.定定的盯着夏暖燕.用一种试探性的口吻说.“你.终还是恨她.”
“你错了.我不恨她.谁.我都洝搅俸蘖?”夏暖燕肯定得让人无法争辩.
“那.你为什么.不叫她一声娘.好让她了无遗憾呢.”
“呵呵.了无遗憾.”夏暖燕侧过身.不再看辛世仁.长长的睫毛还沾着液体.“辛大夫.爱情情愁.这东西.不过是人活着的包袱.生不带來.死不带去.说什么了无遗憾.也许.这一刻.她是了无遗憾了.可是.我呢.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以后的日子还那么长.我不想让自己长日抑郁.”
辛世仁用极大的宽爱体谅了夏暖燕的这个说法.本來也是.爱情情愁这东西.生不带來.死不带去.怎么说.死了的人.一定会安息的.即是说.就算白如月真有个什么.她也会安息的.
辛世仁拍拍夏暖燕的肩.扭头看去里面.看着君世诺说.“那.他呢.你打算怎样.”
“他.”夏暖燕朝着君世诺看了一眼.碰上君世诺的赤诚的双目.又慌乱的转过身.“他.我们先这么呆着吧.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走在一起.毕竟.发生了太多事了.尽管.世诺做了很多事.都是为了我.可是.那些伤痛.我真不能无动于衷.”
辛世仁听后.嘿嘿的笑了.洝接写鸹?也洝接性尥?
夏暖燕诧疑.“辛大夫何故笑了.难道.暖燕说的话.就像一个笑话.那么好笑吗.”
“是有点.”辛世仁忽而认真起來.“有些东西.你把它很得太透彻了.苦的.终只是你.又或者.你压根.洝桨跻?”
“我洝桨?呵.这话.除却你.洝接腥烁艺饷此盗?我爱世诺.是众所皆知的事情.放学后 女班长叫我去她家做作业包括世诺在内.我怎么就不爱他了.”一旦质疑到夏暖燕对君世诺的爱.夏暖燕就变得强悍起來了.洝酱?她爱君世诺.众所皆知.举国皆晓.
“真正的爱.是经得过风雨.也走得过平淡的.然.你只顾走了一路荆棘.却不敢丰迎平坦了.你以为.这一路上.把你的所有精力都消磨殆尽了.已经洝搅嗽侔牧?那你有洝接邢牍?这一路上.庄王爷有多么的不容易.他要护天下安宁.要守你平安.他要助君临天下.又要兼顾你的情义.他要百姓无忧.又要雪洗你的罪名.这么一路走來.你最后选择了孑然一身.到头來.庄王爷做了那么多.就只落得了个一无所有.他.容易吗.”
放学后 女班长叫我去她家做作业“我……”夏暖燕张口难言.似乎.她从來.真心洝轿琅迪牍庑?被辛世仁这么一说.她仿佛成了个罪人.成了祸害君世诺一无所有的罪人.
正文 198.传说英雄配美女(放学后 女班长叫我去她家做作业终)
那天,天空飘着小雨,绵绵不绝的小雨,端王妃就在这一天,安静的辞世了,听说,端王爷遇上白如月那天,天空同样飘着无声无息的小雨,白如月一袭红彤彤的衣裙,侧脸朝上,半弯腰,其实,呛着湖水一路漂泊到岸,白如月是何其的狼狈的,奈何,端王爷便一见钟情了,或者,起初,他终情的,不是白如月的如花容貌,只是怜悯心在作怪,然后,便放言,谁能救活白如月,黄金百银,于是乎,白如月便得多活了二十载,说端王爷待她,恩同再造,其实,也一点都不为过。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据说,白如月临终时,托楚笑歌交给夏暖燕一份东西,像是一卷书文,又像是一幅画卷,问及夏暖燕时,她只是一笑置之,随后,便是长和的纠眉深思。
楚笑歌头一回,那么认真的关心夏暖燕,“姐姐,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夏暖燕侧眉,看着诺大的庄王府,恍惚着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如今,天下太平了,你娘,也安息了,似乎,我也洝接辛粝碌睦碛闪恕!?br />
“那,如果我们给你一个留下的理由呢?”楚笑歌调皮的眨着眼睛。
夏暖燕温笑,洝接性偎祷埃仗熘拢涫担淳琅担瑳〗有人能左右她的去留,夏暖燕深知,以前是,现在是,将來,也必是。
楚笑歌见夏暖燕不再言语,欢愉的拉着她就往外跑,边跑边说,“我们都准备好了,能不能留你,就看世诺哥哥有洝接心歉霰臼铝耍 ?br />
楚笑歌把夏暖燕拉上城门,城门下面,千军万马,密密麻麻,当然,君世诺也在下面,和夏暖燕迎面而笑,而城门之上,是楚康王,石惜兰,端王爷,还有楚少羽和南宫忱,夏暖燕一时愣在那里,良久,才恍然忆起,连惊愕上前,双膝下跪,“民女见过皇上,愿吾皇万福。”
楚康王扶起夏暖燕,一脸温笑,“暖燕,你给朕行那么大礼,想必是怨朕当初对你穷追不舍了。”
“暖燕不敢。”夏暖燕垂眉,突然想到什么,又抬目看着楚康王,“皇上,你们这是?放学后 女班长叫我去她家做作业”
“呵,这是笑歌的意思,朕觉得嘛,还不错,就准了。”楚康王慷慨的笑了。
楚笑歌面对夏暖燕的诧异,笑逐颜开,“姐姐,是这样的,你不是不知道,还有洝接杏缕褪琅蹈绺缫黄鸸氯ヂ穑揖拖肓烁霭旆佬履铮阒灰驹谡饫铮琅蹈绺缛裟芡黄魄蚵恚涯闱阑丶业毕备荆褪撬母F羰遣恍校荒芴烀耍 ?br />
夏暖燕睁大眼睛盯着孤身一人的君世诺,略带埋怨的看着楚笑歌,“笑歌,不要了吧,这样,要是真玩起來,太危险了!”
“玩真才好玩呢,谁让世诺哥哥老是欺负你,英雄配美女,能不能做英雄,就是世诺哥哥的事了。”楚笑歌挽着夏暖燕的手,咯咯的笑,“姐姐,别老纠着眉心,还洝郊薷琅蹈绺纾憔臀P牧耍湍敲匆坏阈〕鱿ⅲ慊瓜胱糯哟松啦幌嗤鶃恚拍悖 ?br />
“胡说,谁担心了了!”夏暖燕反驳,双目却出卖她了。
楚康王举起手示意开始,的士兵开始击鼓,轰隆隆的鼓声,振得人心动乱。
从步兵到骑兵,他们个个穿着盔甲,从容有序的迎战,纵然君世诺久经沙场,一人难敌众军,他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冲近城门,看得夏暖燕的拟,一纠一颤的,其实,细看,谁都看得出,这些士兵对君世诺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不过,就是让君世诺费了点劲。
看着君世诺迎近城楼,夏暖燕重重的舒了口气,南宫忱邪气的笑了笑,附在夏暖燕的耳边小声说,“想一娶再娶我的表妹,有我在,洝侥敲醇虻サ摹!?br />
“喂……”夏暖燕张口,刚想拉住南宫忱,南宫忱已经轻身,从城楼上飞下去,站在君世诺面前,二人三步对立着。
“庄王爷,不介意我替暖燕讨个公道吧?”南宫忱收起玩世不恭的笑脸。
“当然,在暖燕最艰难的时候,是少庄主收留了她,这份情,世诺该还,也应还!”
“有你这句话,证明你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不过,要三娶贤妻,不吃点皮肉之苦,留点记性,说不定,哪天你又忘了,要善待暖燕了。”
南宫忱说完,挥动长剑,快速而敏捷的向君世诺刺过去,却在剑尖快要触到君世诺的胸膛时,顿时侧手,剑的方向偏离了少许,长剑就那么插入君世诺的肩上,鲜血溢出。
夏暖燕挽着裙摆,慌乱的从城楼走下來,楚康王他们随后也焦虑的跑下來。
南宫忱惊异的看着君世诺,“你怎么不还手?”
君世诺侧比任何人都笃定,“因为我相信你,有些血的记性,我也必须用血來还,这点小苦我都受不了,谈什么英雄!”
南宫忱收剑,朗声笑了,“暖燕,我想,现在把你交给这个男人,洝接腥ㄓ瑳〗有利害,洝接性又剩攀亲钍放学后 女班长叫我去她家做作业屎系氖焙蛄耍 ?br />
“那你也不用真下那么重的手,真是的!”夏暖燕嘟嚷。
众人纷纷而笑。
君世诺拉起夏暖燕的手,赤诚的看着夏暖燕,“暖燕,这么说,你是同意,和我成亲了?”
夏暖燕垂下眉目,两腮微红,“谁说的,我还洝降阃纺兀 ?br />
“你是我抢回來的新娘,有皇命在这,还敢不从吗?”
“朕可不说话了,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楚康王故意摆起脸,不再以皇命加身來给夏暖燕说亲了。
夏暖燕颤颤的抬起双眸,抿嘴,小心翼翼的问,“世诺
,我们來个约定,无论以后如何,都不吵不闹,但凡有什么事,都坐下來,坦坦白白,可好?”
“当然好,我们把这个约定,时长定为,一生一世一辈子!”
后來,民间有传言,自夏暖燕在紫轩宫以身殉国后,庄王爷娶了一个无论长相还是品性,都和夏暖燕酷似的王妃,而,这个王妃,是庄王爷在楚康王作证下,抢到的,所以,他一直,视她胜命,尽是恩爱!
正文终( 薄爱:三嫁王妃 http://www.xlawen.com/kan/3393/ )放学后 女班长叫我去她家做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