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拉我小背心_第 16 部分阅读

在狩野眼神提示下,竟真的把那文件递回给染谷!
“谢谢了
,那便没有什么须要担心了!”染谷接过了那文件后,立刻浮起满脸笑容同桌拉我小背心。
“呵呵呵,那即已没后顾之忧了吗”狩野开口道。
“我有个提案……我想用这文件换取美帆的调教权,必定把她变成一匹出色的美畜,然后便和她姐姐像现在一样一起演出。”“不,我不能答应,文件和女儿根本是两件事。”染谷大力摇着头,他当然并不想对期待已久的奴隶放手。
“但是,和这娃儿回去真的好吗,毕竟她不像她母亲那般从顺,若没有像我的大屋那样严密的监视,恐怕她可能又会逃走喔。”“嘻嘻嘻,不用担心,离札幌一小时车程有个温泉,在那里附近一座深山中我已买了一座别墅,现正在装修中,不久便会有一幢保安严密,调教设施充实的调教大屋了。”“喔!……”美帆听到染谷的话立刻害怕得尖叫了一声。
“原来如此。想充分的调教完后便把她像你太太般运上俄罗斯人的船吧,真可怜……”“甚、什么!
为什么你会知道!……”听到狩野的话后染谷立刻脸色一变。
“……呵呵,下一次入港是十一月三十日,难道便是计划这一天运上去同桌拉我小背心?”狩野仍是一贯悠然轻松,皮肉地笑着说。
“狩野兄同桌拉我小背心!……难道你……”“说来有些不好意思,我昨晚在邻房欣赏了你的调教……而且是在一边看着这本册子呢。”“!……”“真令人吃惊,竟透过俄罗斯货船走私珠宝,而且还用自己太太来换取对方的好感呢……”“……”“最初看那文件时还完全看不明白,只看到一大堆意义不明的记事、数字和记号。”“……”“但当听到你在邻房向美帆提及有关俄罗斯船的事后便恍然大悟了。例如里面有一页写的020403I128C576AAB,最初六个位是日期,即是2002年4月3日,〃I〃代表入港地,即是石狩湾的新港。
之后是商品,即是钻石的质量的资料,128卡拉。
当然这不是单一粒的重量而是数十粒合共的总重量。然后C是价值(Cost)即576万日元。”“……”“文件中还有F、VVS1、VG等记号,那个我已问过摩美,她对于此也稍有认识,F原来是表示色彩表上第三位,VVS1是指透明度第三位,而VG则是指完整度非常好(VeryGood)对这些有关钻石的资料我是不甚了了,但也知道总重量128卡拉而只值576万也实在太便宜得过分了……”“唔,虽说是钻石,但也有质素之差的……”染谷深深感到形势对他不利,但狩野仍自顾自一贯轻松地道:“但是最后三个字母AAB,那是代表整体的质素是A和AB等吧?看来是贡献自己太太,然后才交换到这个价钱的吧!”“那、那又怎样?”“的确,这些事都与我无关,而且太太也早已亡故了……”狩野努力维持平稳的语调,似乎想避免变成公开的敌对。
“只是想到美帆便令人有点不忍而已。”“明白了,我答应你不会把她交给俄罗斯人。”“而且,白帆里也向我泣求希望两人可多在一起……”同桌拉我小背心“那么……狩野兄你昨晚提议过的二人共享两匹奴隶,然后每人拥有一段时间如何?”明知形势对自己不利,染谷不得不作出妥协性的提案。
“不,二人都各有各忙,尤其是日常有工作在身的白帆里更无法频繁往来东京、札幌两地。不如把她们都交给我吧,当然也随时欢迎你来这里和两匹一起享乐。”“若、若果我拒绝又如何?”被穷追的染谷虚张声势地反问。
“与其答你这问题,不如说说你答应的话有什么好处。”狩野以巧妙的说词避免刺激到对方。
“文件的内容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尤其里面记有很多日期和地方,应该是你以后交易的预定吧,那些都只会留在我同桌拉我小背心处而警方绝不会知道。”狩野一边说一边直视着染谷,当然他是在变相用走私珠宝的事作威胁,因为他心知染谷无论如何都不想事件被警方得知。
“你是保留了一份副本吧?”“这也是不得已的。”狩野带刺地道,但随即提出另一个吸引提案:“另外同桌拉我小背心,如果你肯答应,我们会奉上一个美帆的代替品。”“代替品?”“是白帆里的同事,名叫石野紘子的娃儿。将会把她调教为奴隶后奉上。”“突然这样说,而我也不知她是什么模样……”唐突的提案令染谷满面孤疑。
“况且虽说是同事,但对方也不会轻易听话吧。”“她是个美人,而且拥有出众的身材,这点我可以保证。”旁边的摩美立刻答道。
“我也是她的同事,所以知道她的质素并不比白帆里差,而且她和白帆里十分友好,由白帆里出手的话一定可引诱得了她。”“如果你见到她之后真的不喜欢,便把她献给俄罗斯人,那样也对你有好处。”狩野再热心地劝着。
“似乎无论如何也想把她推给我呢,献给俄罗斯人,那不是和你刚才怜悯美帆的话相违背嘛……”染谷满脸苦笑地道。
“……不过总之,今次算是我输了,我便接受你的提案吧!”“姐姐!”“小帆、太好了!”听到染谷认输的话,地上的两姐妹高兴得面颊紧贴在一起。
“很感谢你的应允。”狩野也舒了一口气。
“那么,白帆里,你要在一个月内令石野紘子变成奴隶,可以吧!”“是、是!一定可以的。”白帆里高兴地答,虽然心中对紘子也不无歉意,但妹妹终能逃出染谷魔掌的喜悦已盖过了一切。
另一边染谷却掩不住一脸垂头丧气,因为难得的宝物结果尽都落入了狩野手中。
“那么,我也就此告辞了……”“还有时间享乐多一会,不如下午才走吧。”“嘻嘻,我还是回去准备一下那叫石野的娃儿的到来好了。”染谷也明白狩野的挽留只是表面礼仪,而失去美帆后他再留在此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尾声“染谷先生已离开了。”“呵呵,今次真是对他得罪了。但为了她们也没办法了。”在玄关送客后回来的典子的报告后,狩野满足地低头望着他的一对战利品。
“你们快好好地答谢主人吧,主人为帮助你们而得失了他重要的客人了!”拿着鞭的摩美向两姐妹道。
“非常感谢你,主人。”“非常感谢,大恩一生不敢或忘。”白帆里和美帆姐妹额头伏地,向狩野跪拜着说出衷心的感谢。
“真的想谢恩的话便努力做匹忠实的奴隶吧。”“是,白帆里和妹妹都会做主人忠实的奴隶,还请主人令我们成为你所喜欢的Xing虐奴隶吧!”“美帆也起誓去做主人的奴隶,请把我和姐姐一起调教成你喜欢的奴隶吧!”“呵呵,两匹都很诚恳呢。”狩野听到她们的誓言,咀边浮起了满足的笑容。
“那么便答允你们的愿望吧!”男人的手取起鞭。
“摩美,这两人的肉体仍被系在一起吧?”“是,便如刚才一样。”相邻的两姐妹面向狩野拜伏着,狩野虽看不到她们的后庭,但由摩美的回答所知,她俩的荫唇依然被附有夹子的细炼连系在一起。
“把屁股互相向旁分开。”“是……咕、咿!”“……嗄、哦咿!”白帆里和美帆稍为把臀部朝左右的相反方向分离,这样一来两人荫唇间的炼子便被扯至极限,令敏感部位产生了一阵激痛。
“咿呜!”“嗄呀!死了!”“怎样?痛吗?”“是……像要死般痛……”“啊呜,肉洞要扯裂了!”听到姐妹的回答后,狩野拿起鞭严厉地命令着:“不要忘记这种痛。你们是服侍我的同心连体的奴隶,把这痛楚当作是你们姐妹同心的证明吧!”“是、是!……”“是,感到了!”“呵呵,这是对刚踏出新一步的奴隶姐妹的洗礼:看招!”啪啪!
“咿──!”狩野的鞭大幅度地挥起,向保持着四脚支地跪拜姿势的白帆里的双臀谷间击打下,令她发出了悦虐的Yin叫。
“今次到旁边的妹妹了……来!”啪啪!
“咿呀、主人呀!”美帆口中同样发出高声的悲鸣,她也和白帆里一样被越过背部的鞭直击双臀的谷底,令由尾龙骨到肛门一带都感到灼热的痺痛。
“两匹都用口服侍我的脚。由尾指开始,每打一鞭便起一次服从之誓,然后逐只脚趾舔下去。”狩野弯身脱下了拖鞋,把脚踏在绒毡上命令道。
奴隶姐妹四脚支地屈身向他脚下把咀伸向每只脚趾。
啪啪!
“啊!向主人绝对服从!”啪啪!
“咿!美帆要做主人的奴隶!”“很好,到下一只脚趾了。”啪啪!
“咿──!白帆里无论什么也会听从!”啪啪!
“嗄呀!无论是怎样羞耻的事也会做!”奴隶姐妹在每一鞭下咀巴便移向另一只脚趾,同时口中也不住叫喊着充满了奴隶服从心的誓言。
“呵呵呵……”狩野徒咽喉内反覆发出多次愉悦的笑声。
那一点也不奇怪,因他的脚边现正有一对无论是容貌和身裁都无可挑剔的美人姐妹,正在暴露着Ru房、性器,以至肛门而俯伏着,用口温柔地侍奉着他每一根足趾同时,也反覆着在说着被虐狂般的誓言。
只是这样已足以令他陶醉于嗜虐的胜利感中,而在这之上,他手上还拿着革鞭,可说是已把姐妹俩的生杀大权操于手中。
“好,再令我更愉快地起誓吧!
”啪啪!
“啊呜!白帆里会……做只四脚爬地的牝犬把屁股卑猥地扭动!”啪啪!
“咿──!美帆把肉洞献给主人欣赏!”姐妹的誓言随着每一鞭而变得更是具体和Yin乱。
在对方的说话刺激下,互相地躯动着被虐的情欲,换言之二人现在可说是屈从的奉仕的竞争对手。
然后,在五只脚趾由趾甲、胫至关节都舔遍了后,最后二人面颊相靠地一起分享舔着一根棒棒。
而到此为止她们全裸的粉臀也不知已受到多少次鞭打了。
啪啪!
“咿、很好!……请每晚也让我这样奉仕主人!”啪啪!
“啊呜!屁股痺了……请愉快地享受棒棒的奉仕……啊、不对,应该是请让我奉仕主人的棒棒,直到舔得令主人满意为止。”“啊啊、白帆里也是!……”渐渐成为倒错性戏的俘虏的姐妹很快已不再感到鞭的痛楚,她们的心都燃起了被虐的烈焰,欲求着要把肉体都焚毁的Xing虐。
星期一。
“早安。”白帆里在公司的陈列室的入口和摩美相遇而互道早安。
但是,二人都像已完全忘记了周末的事般,稍一打招呼便各自离开。
在大屋中是调教师和奴隶的身份,但在公司中摩美则只是白帆里的前辈而已。
然后白帆里见到了好友石野紘子,便在她身后亲切地打着招乎:“早安,紘子。”“早安,白帆里姐。今天也请多多指教了!”紘子回头见到是白帆里,便无机心地笑着回答。
“上星期五结果怎样?”“星期五?……啊,是和摩美前辈吃饭的事吧。不行啊,并没有发生什么禁断的同Xing爱,吃完后便各走各路,结果星期六一整天便像纳豆般在家中腐化……啊──啊,究竟有谁可陪我解闷呢?”“那么,今晚我来陪你如何?我知道有处地方有很好吃的东西哦!”“咦,白帆里姐请我吃饭?紘子非常感激!当然没问题,白帆里姐的话什么地方我也可以去呢!”“呵呵呵,乱说,看来是因为你食欲大动才对吧?”白帆里说着笑同时,心中计划着要把紘子带往自己的公寓。
因为要在一个月限期内令紘子成为Xing奴,所以最好能在这星期内便和她开展同性性戏的关系。
虽然她并非太有自信,但有狩野和摩美帮助下相信困难也会大减。
尤其是狩野,为了能把紘子调往札幌,现已在筹备着在札幌分社中开设陈列室了。
在那件事之后美帆并没有回到白帆里的住所。
她作为人质留在狩野屋中以令白帆里必须尽力去把紘子得到手。
当然,美帆在大屋中必定每日每夜也要受到狩野残酷的SM调教,想到此,白帆里不得不下了悲壮的决心,非把紘子带入倒错的世界不可。
但是,她自己也希望尽快煞过这一星期,便可再回到大屋中,和美帆一起姐妹同时被支配者调教和鞭打,共享SM世界的欢愉。
“……”“啊,讨厌哦,白帆里姐的表情很古怪呢,果然是在想着奇怪的事吗?”“同桌拉我小背心呵呵,我是想着今晚如何好好尽兴呢!”白帆里笑着回应紘子开玩笑的说话,但是同时她也细心地品评着紘子的外貌,感到了她的美丽,白帆里在心中轻舒了一口气:(太好了,继父一定会满意这替代品吧。然后,白帆里便开始考虑为美帆在东京找学校的事了。
两姐妹在星期一至五是普通的OL和女高中生,但在周六日则是另一个一般人想也未想过的、倒错SM世界的住人。
“全文完”( 魔辱之馆 http://www.xlawen.com/kan/33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