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女孩脱裤给男生看_第 8 部分阅读

到一点风声,这算是一种嘲笑吗?
李长河自嘲的笑了一声,“好,既然官局责任心那么强,替我抗了这个案子,那我再把你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就太不是抬举了。”
抽屉打开,两个人把交接文件签了,李长河一声不吭的走了。
他的车子在离分局不远的街上停下,远远的看着这个他工作了半辈子的地方,感触良多。也许不该跟他闹的那么僵,但自己就这脾气能忍得住吗?那帮昔日的下属他倒也不是很怪他们没给他通风报信,毕竟人走茶凉,到了政法委等于退到了二线,他还能有多大作为?
思潮起伏之际,他想起了一个人,于是拨了出去,“文风啊,我知道你恐怕想跟我打电话,又不敢跟我打电话。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是局长了。从昨晚开始,官文就接手了……”
新官上任的官文走进了审讯室,跟两个刑警打完招呼,拿起桌上的笔录看,上边除了姓名之外,其他竟然是一片空白。
那两个刑警也觉得非常尴尬,其中一个道:“李局,这小子嘴太硬,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只说了一句话,就没动静了。”
官文用他特有的猪眼看了看楚河,对两个审讯员道:“你们出去吧,我跟他谈谈。”
楚河这会儿是坐在审讯椅上的,手脚都被皮带缠着,胸前还有一铁挡板。他并不困,说实在话,他有点想尿尿了。
两个审讯员关门离去,官文慢慢走了过来,“抽烟吗?”……“上厕所吗?”……
楚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看着他点了颗烟。
官文的猪眼凑进他,往他脸上吐了一口烟,“你打算一直这么抗下去吗?”
官文把烟头慢慢的烙在楚河的手上,顿时一股焦糊的味道弥漫了整间屋子。
楚河咬牙恨恨的看着他,但他不说话。
官文道:“你很能抗嘛!我知道你们这种亡命之徒根本不在乎这点疼。这算什么啊,对吧?来再给你来几下!”
官文回身抓起了桌子上的胶棒,劈头盖脸的打了过来。
起狂来的官文那股气势只想把人一口气打死,楚河的脑袋成了他的沙包,被他一下下练着。练完脑袋再练手。
被一阵暴风雨般的打击后,官文竟然有戳起来楚河的肚子,这点最让人受不了,就算楚河能顶住其他地方的打击,可膀胱憋了半夜尿,人类的生理反应,他也扛不住,在官文连续的捣戳下,他尿裤子了。
看着顺着椅子滴下的液体,官文笑了,他用胶棒拍打着楚河的脸道:“你不是很硬吗?有种别尿啊,啊?……我告诉你,对付你种软的不吃的人渣,只能来硬的。你还活着,这很好。就算你死了,能怎么样,你是打架进来的,打架打出了内出血这不过分吧?”
官文越说越高兴,拎着胶棒踱步道:“你们这种人,抓起来还要审讯、判刑、枪毙。浪费国家的粮食和子弹,呵呵。知道我用什么手段对付你们嘛,就是让你们消失,消失越快越好。”
楚河没有说话。
官文凑过来道:“想通了吗?想通了就痛快点,大家都好做人。你以为顽抗到底你就能出去啦,呸!你个sB,你现在不是打架斗殴关个三天五天的,你Tm,是杀人,是黑社会懂吗?不枪毙你能对不起国家和老百姓吗?说话nm,再不说,老子就让你永远都别不用开口了。”
楚河的沉默再一次激怒了官文,他的胶棍这次专门打楚河的嘴巴:“蝏sp 忽然他的胶棍被楚河张嘴咬住了,官文拔了两下没拔下来,用手过来掰的12岁女孩脱裤给男生看嘴。
嗷,的一声惨叫,官文退了回去,那两名审讯员开门进来,“官局没事吧?怎么了?”
楚河满嘴是血,嘴里嚼着一截东西,那是官文的手指,他在笑,笑的狰狞如鬼。
官文捂着手,恨恨的看着他,知道整死他的唯一机会已经失去,于是对两个审讯12岁女孩脱裤给男生看员道:“这个家伙太危险,先把他压到看守所,审讯在那里进行!”
第38章牢房里的魔鬼
清江市看守所
走廊里,一名戴着手铐脚镣、扣着头套的罪犯在狱警的推搡下踉跄前进。
一名狱警打开牢门,说了一句:“就是这里了。”
另一名狱警解开了头套手铐把犯人推了进去。
楚河的右眼睁开一条缝隙,他也就剩这只眼睛可以睁的开的。房间不大摆着三张上下铺,他慢慢的走向一张床,躺了下来。
床上没有被褥,只有一张空荡荡胶合板,但他不在乎,他现在需要休息。浑身的伤痕让他的神经末梢已经变得有些迟钝,成片成片疼痛反射回他的神经中枢系统。可他脑袋里的神经处理器此时也像一台损坏了机器,出各种噪音,似乎在提醒他如果不进行维修,它随时都会面临解体。
不知什么时候,牢房里迎来了另一批客人,他们一共五个人填补了床位的空缺。这些人显然受到了比楚河好的多的待遇,他们进门之后,就被解开了手铐脚镣。
楚河也算是粘了他们的光身上多了一床薄被子。但他没有起来,只是抱紧了被子,手上传来的柔软,能稍许缓解他身上的伤痛。
那五个人进屋后互相握手。一名胡子男朝躺在床上的楚河看了一眼,道:“就是他吗?”
一个细长眼睛的男子似乎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回他道:“应该……是吧!”
这时另一个男人也转过头来,原来那一句话是两个人说的。他的长相和那个细长眼睛的男子一模一样,他们是一对双胞胎。
胡子男走过来,捏捏楚河的脸,又拽拽他的耳朵,笑道“被打废了***,这帮警察真黑。都这样了还要我们料理。不过接了这个活,总得做点什么吧,哎,小子,醒醒,跟爷乐乐。”
胡子男掀开楚河的杯子,拽着他的耳朵提起来,一撒手,砰,楚河的脑袋撞在床板上,逗得几个人哈哈大笑。
这是个很好玩的游戏,胡子男玩上了瘾,又捏住了楚河的鼻子,另一只手抓着一只盛满了凉水的搪瓷缸子,说道:“来来来,张嘴,我给你解解渴!”
楚河被他那么折腾却一直没醒,不过他的鼻子被人捏住,需要空气自然张开了嘴,哗哗的凉水灌进来,把他呛醒了。
咳咳咳,楚河坐起来不停的咳嗽。
胡子男哈哈大笑:“醒了,终于醒了。”
楚河扫了他一眼,野兽一样的扑了过去,狠狠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胡子男被楚河压到了地上,喉咙里出咯咯的声音,脸色胀的通红。他的双手在不停的打楚河,可无济于事。
其余的四个人12岁女孩脱裤给男生看也冲了上来,拳打脚踢,掰他的胳膊,可楚河仿佛感觉不到疼痛,那种凶猛的姿势始终保持了石化。
“怎么了?怎么了?”走廊里传来狱警的呵斥声,门口的小门被打开,狱警一看屋里闹成了这样,赶紧打开了牢门。
“放手!放手!”狱警大声的叱喝着手中的电棍就朝楚河戳了下去,一下两下……
楚河终于放手了,身子一软往一边倒了下去。
地上的胡子男此刻也翻了白眼,其中一个狱警说,“你们看好他们,我们去叫医生!”
胡子男是不是死了,屋里的几个人都不知道。下午医生把他弄走之后,就没再回来。
晚饭时候,楚河竟然奇迹般的醒了,他灌了几口菜汤,又躺在了床上。
沉默显得时间如此漫长,直到后半夜,走廊里的门也被锁上之后,这种沉默终于被打破了。
一条黑影从上铺翻了下来,另一条影子也同时从下铺坐起来。他们在黑暗中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招呼其他两个人道:“起来,干活啦!”
其他两个人听到了动静也纷纷翻下床来,他们,就是为了送楚河上路的。
其中一个细眼睛道:“放心吧,警察是不会来的。”
楚河就像一头半死的老虎,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但惹毛了他,却翻身起来就把胡子男掐的生死不明,这种人虽然半死不活但还是让他们心生畏惧。
两个人动手抓住楚河的胳膊,把他从床上拽下来,然后四个人八只脚开始雨点般得落下来,砰砰砰砰……
楚河曲卷起了身子,这完全是一种本能反应,他已经没有任何力量来还击了。
一个细长眼睛探了探他的鼻息,抬头道:“还没死,嘻嘻,那个大胡子的游戏真Tm老套,我
们玩点刺激的们玩点。”
两个细眼睛把楚河拉到水池那边,把他的嘴巴塞到水笼头里,扭开了开关。
呼呼的水冲进楚河的嘴巴,一个细长眼睛狠狠捏着他的嘴巴,“喝喝喝,喝成蛤蟆,哈哈哈……”
十分钟后,楚河果然成了蛤蟆,好大一个肚子。
两个家伙抬不动了,于是叫他们过来帮忙:“过来,把他抬到中间!”
楚河被他们脸朝下放到屋子中间,他的大肚子撑起了他整个身子。
细长眼睛道:“这个游戏的名字叫俄罗斯轮盘。先大家站在四个方位,然后我们就转他,停下的时候,他的脑袋冲那里,那个人就能爆这只蛤蟆的菊花!”
一个矮瘦的犯人道:“nmB老子才不跟你们玩这种变态的游戏。”
那个骨架挺大的中年犯人呵呵的笑没有说话。
细长眼睛同时站了起来,说道:“你想退出?”
瘦犯人道:“怎么滴?老子是接了这活没错,可利利索索整死他得了,不带你们这么变态玩的。”
两名细长眼睛一步步靠近他。
瘦犯人退了两步把牙刷抓在了手里,照量着道:“双子狼,不要以为你们俩人就牛B了,来,老子混个够本就行。”
这两个人就是从外地监狱调回来杀楚河的双子狼,郑乾郑坤。
他们中的其中一个道:“这位哥哥,你误会了,如果他的脑袋冲着你,你一巴掌打过去,不就结了,你瞧,这种事儿,还有人乐意干呢!”他看了看那边的大骨架男。
既然可以破坏规则,人数上一对二的弱势,瘦子还是选择了玩下去。
啪啪,双子狼中的郑乾拍了两下巴掌宣布道:“游戏开始!”
他蹲下沈启动了楚河的身体,开始很慢,可当转到瘦子的时候,他狠狠的给了楚河的脑袋一脚,楚河又转了起来。转到那个大骨架身边,他欣喜若狂,可转过了,于是他迫不及待的启动游戏,当然是用他的脚了。
四个人越玩越欢,最后几个人已经忘记了游戏的初始设置,成了追求度的快感,一脚一脚,楚河越转越快,越转越快……
他们处在一种近乎于狂欢的状态,在单调的监狱生涯中,早已经让他们变得扭曲不堪,而未来还要继续面对这种压抑的生活,让他们心中12岁女孩脱裤给男生看的郁愤像一团浓稠的炸药,他们需要释放,不管用什么方式。
可是,这一次他们真的选错了对象。
砰,的一声旋转的楚河爆炸了。
确切的的说,他变成了一个蓝色的光球,那光球蔓延膨胀范围已经出了这个监舍。
他们四个站在蓝光中,一时间愣了,他们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直到黑色的兽头从楚河的身体中窜出来,他们才意识到了危险。
不过,还是有不信邪,郑坤骂了一声”一脚朝那兽头踹了过去。
嗷,那兽头咬住了他脚,在他的惨叫中,那兽头已经顺着他的腿吞噬,一直穿过他的脑袋。
郑坤在尖利的喊叫过后,摔倒在地上,他的身体一点损伤都没有。
瘦子和郑乾被这种怪异的场面震惊了,他们慢慢的后退,想要找到一把趁手的兵器,可是除了牙刷这么不靠谱的武器之外,他们什么都找不到。
这时,兽头已经变化成了一个魔鬼形状,两只巨大的手臂,朝两个人抓来,被那巨大的能量之爪箍住,他们感受到了生不如死的疼痛。
先撤回去的是抓着郑乾的那只爪子,瘦子看到那爪子中抓着一个挣扎的蓝色能量人形,12岁女孩脱裤给男生看极像郑乾,而再看郑乾本人,已经噗通栽倒。
瘦子终于意识到这只魔鬼抓走的使他们的灵魂。那魔鬼开心的吃食着郑乾的灵魂,口中流出能量汁液。瘦子知道下一个就是自己了。本来他并不相信死后人还有灵魂,可现在他知道了,也知道了他的灵魂即将要成为这只东西的粮食,他恐惧的大叫:不——!!!
他的喊叫是没有意义的,看守所的所长早就接到了授意,不管今晚生什么,都当没听到,本来作为土皇帝的他完全可以不用值班,但为了保证任务能顺利完成,他还是尽职尽责的留在了这里。
可是几个人大男人也很闷,他把酒菜给几个狱警准备好,让他们边吃边值班,自己到宾馆找了个小姐。这时候在他的办公室里,低音炮响着嗨乐,一个水灵灵的小妹子正抡着内裤在那里跳******……
第39章官文的屈服
那个夜晚清江市看守所死了十二个犯人,经过法医解剖现他们的死亡特征都是肾上腺素激增引的心脏骤停,也就是说,他们是被吓死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故,省厅直接派人下来调查,可几个狱警跟看守所所长能提供的情报少的可怜,都说睡着了,而犯人们也只是听见了一些声响,并不知道生了什么。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成了一件悬案。
这些犯人在监舍位置上分别来自2o7、2o8和2o9三个监舍。这三个监舍的唯一幸存者楚河,并没有接受调查,因为关押档案上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而他本人作为极度危险分子,已经被官文单独隔离。
楚河被关进这个阴暗潮湿的房间已经有两天了,这里是一间地下室,他的时间概念完全是从每天两顿饭这个规律推测出来的。
房间里装了监视器,当官文浏览了他这两天的活动记录后,并没有觉一点异常,只是吃饭睡觉方便,就那么简单。但官文坚信看守所那十二个犯人的死亡肯定与他有关。没有异常反而成了反常,那天晚上的事后,本地的法医检查了楚河的伤势,可以用遍体鳞伤来形容,这样大面积软组织伤害,很容易致命。他不知道双子狼那批人是怎么折腾楚河的,但他自己下过的狠手,他怎么能忘记。接二连三的打击,这个人还活着,简直就是个奇迹。
官文在等一个时机,等一个他自然死亡的时机,那时候所有的责任都可以推卸到楚河打架本身就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在警察局或者看守所旧伤复而已。但这个家伙没死,还像蟑螂一样的活着。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奇的好奇心展到不可遏制的时候,他的举动就变的非常有冒险意味了。
“关了监视器,我要跟他谈谈!”官文离开了监控室,走向地库。
门开了,官文让其他的警察退下,单独进了屋子,他并没有带枪但并不害怕。因为他是警察,屋里这个是贼,贼就应该怕警察,即便它敢咬断的他食指,但杀死他这个局长,他未必敢这么做。
官文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知道你醒着,起来吧!”
楚河果真坐了起来,经过这两天特殊方式的疗伤,他的伤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他坐在床边,对官文道:“给我来支烟。”
官文从兜里拿出一包软中华,连带打火机一起扔了过去。
楚河点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享受的看着灯光下的缭绕烟雾,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官文始终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问道:“那些人是你杀的?”
楚河很痛快的说了一声,“是,但你没有证据。我也想问你一句,那些人是故意让他们来整我的吧?”
官文冷漠的道:“你挺聪明的嘛!”
楚河笑了笑,没有说话。
官文终于问起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你是怎么做到的?”
楚河站了起来,慢慢的走进官文,说道:“本来我是做不到的,这都是你逼的。你还想知道吗?”
官文点了点头。
楚河淡淡的笑,“好,那我就告诉你!”
嗷的一声怒吼,楚河右脚一跺,一个强大的蓝色气场从它身上四散开来,笼罩了整间底下室。楚河扭了扭脖子,浑身燃起了黑色的火焰,他的声音中多了一种金属的颤音,“官局长,就是这个,这是一种结界,你的声音是传不出去的。也就是说,你的小命完全掌握在我的手里。哈哈哈!”
官文感觉到了冷,在他的面前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也就没有办法再用人的标准12岁女孩脱裤给男生看去衡量他了,他必须离开这里。他跑到门边上开锁,门却是从外边锁上的,他知道在门口还有两个警察,他们一定不会走太远,于是砸门砸门砰砰砰,可是并没有人回应他。
包裹着黑色火焰的楚河狰狞无比,他慢慢的走过来,道:“没有人听到,哈哈,即便他们就在门外他们也听不到。官局长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话呢?”
官文倚着门,虽然紧张但依然表现出一副强硬姿态,“你想杀了我?那你也会死的。”
“不不不!”楚河摇着手指道:“也许死的我,而官局长从这里光明正大的走出去了呢,哈哈哈哈,我也想试试当局长的滋味到底如何,y人Qi女是不是特别的刺激,把自己的老婆让一帮流氓去轮暴是不是会上头条。哈哈!”
官文听的冷汗涔涔,这个魔鬼的话他怎么还会不明白,“你,你这个人渣……”
楚河笑道:“人渣,我就是个人渣,难道你对我做的就不人渣吗?你给我的痛苦,我再返还给你,很合理吧?来,让我们调换一下。”
黑色能量化成的臂膀抓住了官文的身体,他感受到了极度的痛苦,那种灵魂的煎熬世间任何语言都难以形容。他的身体没有动,却眼睁睁的看着灵魂脱离了自己的身体,他怕了,不但是对死亡的恐惧,还有对家人的责任,“求求你,放了我!”
楚河笑着说:“你说什么?没听见。”
官文被来自灵魂本身的痛苦折磨的出惨烈的叫声,“求求你,求求你——”
楚河也在思考,要不要替代了他,但说实话,沈夏这副身体,年轻健康比官文的要强的多,同时他还有一帮兄弟,如果要复仇的话,肯定要比一个局长来的有利。还有那两千多万,还有花紫殿……这么多的羁绊,让他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楚河把官文的灵魂放回了体内,与此同时手指摁上了他的脑门:“我要给你加点东西。”
那是一股黑色的能量,如同一根根黑色的蛇,渗入到了官文的四肢五脏。
楚河在官文杀猪般得惨叫声中收回了手指,拍拍他的脸说:“这是我的一部分,如果我有什么事,他就会在你的体内孵化,彻底占据你的身体,哈哈哈哈!”
楚河在狂笑,因为他又一次掌握了局势。他要复仇,他再也不要受这种痛苦的煎熬,他再也不要受到这种拘禁的屈辱,他要活的再痛快一点,因为他已经有个这个实力。
官文在楚河的狂笑声中,倒地不起。楚河收回了能量结界,把他拽到水管子底下,扭开水龙头,然后自己躺床上睡觉去了。
第40章硬汉VS野兽
宋文风这几天都在四处活动,但他找的人告诉他官文这人水泼不进,这事儿恐怕有点难办。但现在不知道哪条线搭上了这位煞神局长,情况好转起来,昨天下午他的手下已经6续被放了回来。只是一直都没有沈夏的消息,让他很是着急。
这天晚上到了十点多钟,宋文风依然在严大虎家呆着,他接了个电话,是老婆李雨薇打来的,说自己在家有点怕,让他早些回去。
严大虎大概猜到了电话内容,于是道:“你就回去吧文风,反正在这里等着也没什么结果。现在形势莫名其妙的好转,不管什么原因,总之都是好事。如果明天沈夏还不出来,我就去省里一趟,找几个有分量的人物,透透官文的信儿,看他到底想怎么样。”
宋文风点了点头,向严大虎告别。
奔驰驶上了街道,他心里依然还是惦记着沈夏的事,大事平息了,但如果这个左膀右臂,他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能不能站起来。李长河跟他说的那把刀,他已经找到了,上天保佑不要折断哦。
宋文风住的别墅区从地段上来讲,已经算是郊区,抄近路的话,会路过一条僻静的小街,小街两旁是一个废弃的工业园,路旁杂草丛生。据说这一大片老工业区政府已经有了规划,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方。
车灯远远的照到了一辆白色的车子斜停在路上,莱特说:“要倒回去吗?”
这条小马路并不宽,倒回去要一公里,来回又耽误了不少时间,对于已经快到家的宋文风来说,当然很不情愿,于是道:“还是过吧,要是抛锚了,我们给他推推,让一条道就行了。”
说着话奔驰就已经停到了那辆依维柯不远处,莱特打开车门过去询问。
与此同时奔驰右轮胎已经开始撒气了,呲呲的响声让心里急躁的宋文风警觉起来。
他跳下车现车胎已经憋了,这时莱特看见前边没人,已经走到了依维柯的后边,可是后边也没人。猛然他听见宋文风喊了一声:“莱特小心!”
莱特心知八成中了埋伏,手刚摸到了腰间的手枪,依维柯的后门突然打开,从里边跳出一个东西,迎面朝他扑来。
莱特的拔枪度不是一般的快,转眼功夫就砰砰砰射出了三枪。
可那怪物并没有因为子弹而有丝毫的收力,一对大脚依然结结实实的揣在他的胸膛。
那怪物落在了地上,莱特从地上站起来终于看清了他的样貌。那是个满头银的怪人,面目狰狞,双眼在夜晚放着红光,四肢明显异于常人的粗壮,虽然没有毛,但他那一副尖利的牙齿,还是让莱特想到了西方传说中的狼人。
那银狼人之所以没有追过来,完全是因为他的脖子上拴着一根铁链那铁链延伸到车顶。
这时,那铁链一紧,那银狼人纵身跳上了车顶,车顶上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就于震,他用钥匙打开狼人脖子上的锁,摸着他的脑袋说:“去吧,杀了这个杂种!哈哈哈!”
那银狼人嗷的叫了一声,纵身跃下了车子。
于震撩开衣服从里边拿出一把微型冲锋枪走向车前,“老朋友又见面啦!宋文风,我等了你十年,等的太Tm久了,今天是是时候跟你清清帐的了!”
“你是?”宋文风一时竟没有认出他来。
“我cao!你竟然把老子忘了!”于震一扣扳机,吐吐吐奔驰的前玻璃被打的粉碎,车盖子上也布满了弹坑,一个他处心积虑的对付的人,一个他恨了整整十年的人,竟然忘记了他这个人的存在,实在是让人感到气愤。
宋文风从车旁站了起来,并不是他躲的多么巧妙,而是对方显然没想这么快要他的命,他仔细的辨认着车顶的矮个男子,犹豫着问道:“你是于震?”
“我cao,你终于想起我是谁来啦?你Tm真是比猪还啊!对!我就是于震,一个拜你所赐的死瘸子,一个时刻想要你命得人!哈哈哈。”
依维柯车后,脱了枷锁的银狼人对莱特展开了猛烈的攻击,初开始莱特还真不适应他这种快凶猛的打法,身上被他的爪子抓的到处是火辣辣的伤痕。
那怪物似乎不知疲倦一波未平又起一波,他出拳像风一样,一口气打出了几十拳,而后脚下一踹把莱特蹬倒在地。
紧接着身子一扑,把莱特压倒了地下,双爪摁着莱特的双手,张开满是獠牙的嘴巴就咬了下去……
宋文风跟于震的过节,是少年时候的事儿,那时不过是争强好胜,两个互不相容的小团伙火拼,他胜了废了于震一只手一条腿。直到他后来替人出头惹了人命官司,远走他乡,又再次回归,这期间生了多少血雨腥风,生死离别,他都记不清了,他怎么还会记得有这么一个敌人。
宋文风既然知道了于震的存在那么这一切都变的清晰起来,“前一阵子来黑我保安的事儿就是你搞的鬼?”
于震哈哈大笑:“没错,就是我。让七匹狼跟你死磕的人也是我,为了把你的人都Tm送进去,我在公安系统砸了多少钱你知道吗?一千万!蝝多少人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些钱。可老子愿意,老子宁可倾家荡产,也要看着你身败名裂走投无路,然后再送你上西天,接受了你的老婆孩子。哈哈哈哈!”
宋文风看着他道:“据我所知,我的人大部分都放回来了。看来你的钱打了水漂了。”
于震呸了一声喊道:“不用你管,这帮条子收钱不办事,我早晚宰了他们。至于你,你今晚就得死,因为我等不及了。”
于震说着话就一梭子子弹打了过去,宋文风借着奔驰的掩护转到了车尾。找了个机会,掏出枪砰砰的还击。
于震一下跌倒在车顶,骂了一声md,抽了梭子开始换弹夹,换完弹夹,他匍匐到前面,吐吐吐吐朝底下一阵盲射。
依维柯后边。
莱特是巴西特种兵出身,后来参加了雇佣兵,常年的锻炼,以及出生入死练出的身手,哪里是那么容易被制服的。
就在银狼人张口朝他脖子咬来的时候,他用脑袋狠狠的撞向那只怪物的头,砰砰两下。
那怪物吃痛捂脸,被莱特抓住了机会,连续出拳砸中了他的下巴,然后再次分开他的胳膊,迎头撞了上去。
终于摆脱了银狼人,莱特站了起来,他虽然显得狼狈不堪,可潜藏在他身体里的战斗细胞也被激了出来,他握了握拳头,关节噼啪作响。
那怪物摸了一把脸,鼻子里已经淌出了鲜血,他咆哮一声,再次朝莱特扑来。
莱特迎面就是一脚,把那怪物踹飞的撞倒依维柯车上。
车顶上的于震这时现让他面对宋文风根本就是个错误,他该用他的枪打死莱特,让银狼去对付宋文风,他叫了一声:“银狼上来!”
那撞在车上的怪物,看了莱特一眼,回身一窜,长臂一捞就跳上了车顶,于震吩咐道:“杀死前面那个家伙。”
银狼吼了一声,踏着沉重的步子朝前走去。
砰砰,宋文风两枪都打中了他,可他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
宋文风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个什么样的家伙,打,只能把弹夹里的子弹打光。
银狼被他阻止了几秒,可并没有死,他走到车前,一个跳跃,砰的落在奔驰的车顶。
莱特现了情势的变化,往前冲过来,可于震一梭子子弹扫来,莱特打了个滚,滚到了草丛里。用一个棵人粗的树做起了掩护。
于震叫着:“出来吧,你的老板完拉,你也要玩啦!哈哈哈早点跟你上帝拥抱吧!他会带你下地狱的!”
枪打的树皮大片飞溅,莱特手里已经没有枪反击了,他三两下爬上了树,顺着树干朝末端奔去。
于震的枪打的树叶飞溅,啪啪啪,再扣已经没子弹了。
这时莱特猛的从树梢跃上了车顶,把于震扑到在地,砰砰两拳,然后踢掉了他的枪。
宋文风在后退,换上了弹夹的他,还在朝银狼射击。
银狼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小朋友12岁女孩脱裤给男生看,打吧,打吧,等下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不远处得车灯刺到了他的眼睛,这加剧了他的烦躁,冲吧!
他纵身跃起的时候,莱特也在车顶跳了下来,他的前脚刚踏上奔驰,银狼已经在半空了,他的跳跃的爆力明显比人高出许多。
砰砰砰砰,一阵乱枪响起,银狼在空中的身子被冲击力一阻拦,失去了平衡掉了下来。
这时,面包车停在了宋文风的身后,车上下来的楚河、沈冬、严松、廖飞燕。
宋文风见楚河出现过去道:“大虾你出来了?”
楚河点了点头,看着地上的银狼,问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宋文风摇了摇头,而站在银狼后边的莱特摆出架势还在时刻提防着这头怪物。
银狼左右看看,他似乎是陷入了包围圈,嗷,他叫了一声朝宋文风咬去。
枪声又起,莱特也冲了过来。
可那银狼转了弯逃出来包围圈,他窜上了车顶,扛起于震,一个跳跃就蹲在了厂区的围墙上,再次跳跃就跳出了众人视线。
楚河这时问宋文风:“你没事吧风哥?”
宋文风摇了摇头,道:“没事。”突然他想起了于震钢材给他说的话,他的老婆孩子,于是赶忙道,“我们快回家,雨薇跟诚诚有危险!”
面包车没奔驰那么金贵,压着隔离带,被树挂了一溜坑,顺利的通过了这条小街。
宋文风的别墅大门开着,几个人冲进客厅,卧室找了个遍,可那里有两母子的影子。
宋文风眼睛瞪出了血,狠狠的朝墙上砸了一拳,他知道他们被掳
走了。
到哪里去找?谁能帮助他?宋文风觉得一股怒气怨气在胸中翻江倒海,如果这时候让他看见仇人,必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他吼了一声,“莱特把你的家伙拿出来,我们去找于震的家人!”
江湖上的规矩都是祸不及妻儿,可对方显然已经这么干了,这也不能怪他了,他甚至想好了如果于震没有父母的话,他就把父母的坟给刨了。
莱特带沈冬严松打开了一个小门,走了进去,好家伙!
这个小屋里挂着各种长短火器,甚至连火箭弹都有,严松看的好生羡慕,问了一句:“这家伙是不是能打飞机的那种家伙!”
莱特点了点头,道:“不过,最好别用这个,动静太大!”
客厅的怒狮狂虎一般的宋文风接到了一个电话,此时再没有比这个更让他激动的事情了。
电话那头传来于震的声音,“宋文风,你个王八羔子命不小哈哈。不过你老婆孩子在我手里。我告诉你他们在哪儿,不过你得听我的,不然他们都得死!”
超级鬼魂分身( 超级鬼魂分身 http://www.xlawen.com/kan/33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