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两条腿中间的部分_调教奴隶(SM/NP)

【头部广告】陷入愤怒般的感情的波涛中。【随机广告3】三个月后准备结婚的最心爱的女人,正在吸吮上司的**,看到那种模样,脑海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在爱清美的感情里没有一点邪念,爱她爱的不得了,如果是和清美在一起,即使掉入地狱里也无妨,现在清美要被别的男人插入,但不知为何,却产生前所未有的亢奋。

“我们也差不多该可以了吧?”佳佳露出妖媚的眼神拉的手到床上。佳佳侧卧在的旁边,然后把脸移到男人的下腹部,以成熟的女人的巧妙舌技吸吮。劾起的**更坚硬。

“你不要只顾看清美。把你的爱情分给我一点好不好?”散发成熟女人性感的佳佳,把丰乳压在的下体摩擦。

“从下面来吧。”佳佳躺下身体,用湿润的眼睛诱惑。

“给我吧,我已经不能忍了。”佳佳分开双腿,手握**。在佳佳的引导下把成熟的**插入**里,像煮烂的番茄般,融化的肉壁紧紧的包围**。向里吸引。

“啊……好……”“的真硬……动一动好不好?”佳佳主动的扭动屁股,**有节奏的勒紧**。可是的视线却一直盯在未婚妻的身上。在间隔只有一公尺的隔壁床上,祝文杰刚把**从清美的嘴里拔出去。沾上唾液后,**更强调矽块的存在,显出凶恶的模样。

(那样大的东西马上要插入清美的里面了。啊……清美……)小女孩两条腿中间的部分

虐待和被虐待的感觉形成的战栗,从的心里掠过。在的守望下,祝文杰把清美推倒在床上。可能是为看清楚结合的部位,把清美的双腿扛在肩上,采取冲锋的姿势。

看到快要插入**的未婚妻的阴部,用手指玩弄过的花瓣悲惨的肿起,还能看到里面鲜红色的黏膜。

(啊……清美的嘴巴说不要,阴部却**的想要部长的东西,是多么淫荡的女人,但表情又是那么的清纯,只要是男人都可以吗?)

嫉妒、怨恨、兴奋,各种感情在的心中形成漩涡。

(不!不要啊!)心里大叫。

“唉呀!”清美发出尖叫声拼命的移动屁股。【随机广告3】可是祝文杰抱紧清美的双腿,巨大的身体压下去,还能看到**在寻找**口。很快的找到窄小的**口,**插进去时还把**卷入。

“噢!唔……”清美用力仰起后背,发出哼声。

祝文杰开始**,听到“扑吱扑吱”的**声。

(啊……清美……清美……)

在心里发出哭叫声,同时也涌出强烈的情慾,像在发这种慾火,配合祝文杰的**节奏,**在佳佳的肉缝里冲刺。

“啊……好……你的太好了……我的**快要融小女孩两条腿中间的部分化了。”佳佳发出恼人的声音,双腿包夹着的腰。用力拉的腰,像要他更用力。好像受到佳佳的声音诱发,清美也发出娇柔的哼声。

“唔……啊……不……啊……”受到肥胖身体的压迫,清美不时的发出娇的声音。

“早得很哪,现在才刚开始哩。”祝文杰伸手抱着清美的后背,用力抬起形成面对面的坐姿。可能结合得很深。

清美很痛苦似的抱住祝文杰的脖子。

“噢……噢……噢……”每当插入时,清美就发出使听的人感到强烈刺激的呜咽声,使亮丽的黑发飞舞。有如美女与野兽的情景,也刺激的性慾,产生难以形容的兴奋。

这时候不知道祝文杰在清美的耳边说了什么话,只看到清美用力摇头。祝文杰又说一次后,离开清美的身体,仰卧在床上。

“插进去,要用手自己插进去。”清美很难为情的低下头,用不自然的动作骑在男人的腰上。

“插进去,快一点!”受到催促,清美露出悲哀的表情看未婚夫。说不出话,内心产生强烈的纠葛。一方面希望不要了,另一方面又有希望看下去的慾望。

清美露出悲哀的表情,战战竞竞的握住粗大的**,调整好角度,紧闭上眼睛,咬紧牙根,慢慢的把屁股放下去。

“啊!”**碰到**口的刹那,清美惊慌的抬起屁股。

“你再慢吞吞的,我可要插入你的屁股洞里了。【随机广告3】”受到祝文杰的恐吓,清美只好放下屁股,赵季看到矽块的**慢慢消失在**里的情景。

“啊……唔……”当巨大的**全部进入时,清美扬起下巴,发出哼声,把手扶在祝文杰的胸膛上,小女孩两条腿中间的部分支撑快要倒下的身体。皱起眉头,紧咬嘴唇,稍抬起屁股又放下。

“还要用力活动,不出来不能停止。”清美摆动屁股的距离逐渐加大,以插入**里的**为轴旋转屁股。

“啊……唔……啊……”赵季听到最爱女人的淫**声。疯狂的扭动细腰,那种样子在和赵季平时**时,始终保持文样模样的清美,几乎不像是同样一个人。其实这也是隐藏在清美身体里的女人本性。

其实,赵季本来就有虐待狂的倾向。只是现实的行为中难以施展出来。他想做的愿望,现在祝文杰替他做了。在这种情形下,清美露出不曾在赵季面前出现的淫荡的一面。

如果清美本来是这样淫荡的女人,赵季也不会如此兴奋了,正因为清美对性行为几乎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笔趣阁
是有洁癖的胆小,所以看到这种情形,赵季就会产生异常的亢奋。

清美发出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从腰以下好像有其他的生物浮在上面,猛烈扭动屁股。

(清美,部长的**真有那么好吗?)

赵季当然也不断的**,让佳佳发出欢喜的声音,但眼睛一直离不开自己的未婚妻。赵季的视线和祝文杰的视线相遇,祝文杰露出得意的笑容对清美说:“清美,在看你,还露出快要受不了的表情。”清美听到故意折磨她的话,扭动的屁股突然停止。

“啊……不要看……不要看……”低下头,使黑发摇动,雪白的**冒出汗水,骑在男人的腰上。赵季看到这种样子,脑袋几乎要爆裂。

“清美,不对呀。你口口声声说不要看,但你的**不停的勒紧我的**。

其实,你比自己想像的更好色,就在未婚夫面前射出来吧。”祝文杰像机关枪似的向上冲刺。

“啊……不要……唔……”清美的屁股随之上下跳动,不得不抱住祝文杰肥胖的肚子小女孩两条腿中间的部分。又经过几次冲刺,清美的手支撑不住身体,扑倒在祝文杰的胸上。祝文杰还是继续**。清美的屁股随着祝文杰夹紧,这表示清美希望能达到**。

(啊……清美,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

受到佳佳的勒紧,赵季同时到天堂与地狱的滋味。

这时候祝文杰突然停止。

“啊啊…………”从清美的嘴里发出哀求的哼声。

“你怎么了。”“啊……”清美抬起头看祝文杰。美丽的脸贴着淩乱的秀发,能看出兴奋的模样。

“说吧,你想要什么?”“啊……我说不出来……”“是因为在的面前很难为情吗?那就保持这种样子,可以吗?”清美不知如何是好,露出困惑的表情,但又好像受不了**的要求开始扭动屁股。

“怎么这样淫荡的扭屁股了,想要是不是?想在**里**是不是?”清美露出不情愿的表情咬紧嘴唇,但还是骑在男人的身上,基於本能的驱使下,扭动屁股。

“好吧,给你!”祝文杰起身改变姿势。性器还在结合的情形下,扭转清美的身体,采取背后姿势小女孩两条腿中间的部分。让清美四肢着地,高高抬起屁股,小女孩两条腿中间的部分深深的插进。

“啊啊啊……唔唔……”清美发出啜泣的哼声,好像无法忍受快感,乌黑的秀发飞舞。

“啊……清美……你太性感了。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见状,产生出变态的虐待慾,向佳佳的**里凶猛冲刺。在的脑海里,佳佳和清美重叠。在朦胧的视觉中看到心爱的女人亢奋的模样。受到猛烈的**,黑发飞舞,下垂的**不停的摇动。镶有矽块的巨大**在清美窄小的**里进出时,发出“扑吱扑吱”的**声。

“啊……啊……唔……啊……”清美的头也上下摆动,不久,终於发出兴奋的哼声,皱起眉头,背向后仰。

赵季知道那是清美快要达到**绝顶的前兆。

“吧!在的守望中出来吧!”听到祝文杰的话,清美转头看着赵季,淩乱的头发贴在脸上小女孩两条腿中间的部分,眼睛彷佛有一层雾,散发出女人要达到**前的光芒。

“啊……赵季……对不起……”清美猛然抬起头,紧闭的嘴也微微张开。

“这就对了,一定很高兴。你可以了!”祝文杰从眯缝的眼睛露出虐待狂的色泽更猛烈的加速**。

“唔……噢……噢……”听到清美的哼声越来越亢奋,赵季开始作最后的冲刺,彷佛自己是在和清美**。

(清美!泄吧!)赵季心里大叫。

好像听到这个声音似的,清美抓紧床单,翻转汗湿的后背呈弓型,缩紧高高举起的屁股。

“啊……不……嗯……唔……”清美的身体突然收缩,猛然抬头,好像就这样迎接**后,又筋疲力尽似的扑倒在床上。此时,赵季也向佳佳做最后的攻击。

“噢!清美呀!”赵季的慾望在佳佳的体内爆发。

三个月后,和清美在饭店举行结婚典礼和喜宴。新郎、新娘坐在有各种花装饰的桌前。穿白色婚纱的清美,一如其名清纯而美丽。在他们旁边坐的是证婚人的祝文杰部长夫妻。

祝文杰起立致词,从口袋里拿出演讲稿,开始长篇大论的演说。

“今天的新娘清美小姐,是大毕业的优秀才女。不但聪明,而且美丽,也是本公司最美丽的一朵花……”清美听到祝文杰的演说词,心里更沈闷。自从交换夫妻后,不止一次被叫去旅馆,“只有一次”的诺言已被推翻,身体受到祝文杰的玩弄。现在由祝文杰夫妇当证婚人,等於是在说明这种关系要继续下去。

祝文杰好像还加入交换夫妻联谊会,准备带赵季和清美同往。

(如果这些客人都知道我们的秘密……)

突然产生这种念头,使得清美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后掠过。赵季大概不知道清美的心情,向她露出笑容。看到赵季幸福的表情,清美的心情舒坦不少。

祝文杰致词完毕,坐下时,向清美露出意义深远的笑容。清美紧张的低下头,因为那样的笑容想到在床上的祝文杰。清美流下眼泪,可是知道新娘流泪的真正原因的,只有四个人。【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