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抱我走他房间_穿书女配变独宠

【头部广告】衿悠到了医院,被温从疏抱下车,发现温从御已经在门口等着了。【随机广告1】

“大哥哥。”衿悠轻声的唤了唤。

温从御本就等得焦急,见衿悠这么楚楚可怜,心脏也是有几分抽痛:“快进去。”

衿悠在病房里缝针,温家三兄弟在走廊等候。温从炎又把事情经过和温从御说了一遍。

“其实要不是那个小白花叫了哥哥抱我走他房间一声,yoyo可能也不会有事!”温从炎道,心里记恨上了颜倾倾。

温从疏问:“那三个小混混呢?”

“应该被学校的保安抓住哥哥抱我走他房间了。”温从炎想起那三个小混混气就不打一处来。

“查查他们是谁指使的,你知道怎么做。”温从御对跟来的韩特哥哥抱我走他房间助说。

韩特助跟随温从御多年,自然清楚温从御的心思,应了一声离开了。之后查到了富家女身上,温从御当然是要为衿悠出气,把富家女和小混混都收拾了一顿,演出名额自然落到了颜倾倾头上。【随机广告2】这些暂且不提。

衿悠做完手术被推到了病房,看见温家三兄弟都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连忙挤出笑:“yoyo没事,哥哥不要担心。”

温从御揉揉衿悠的头发:“累了就睡吧。”

衿悠也是被折腾坏了,闭上眼睛睡着了。

等麻药劲过去了,衿悠是被疼醒的。衿悠看看窗外,天都黑了。又发现温家三兄弟都在沙发上坐着。

温从疏最先发现衿悠醒了,急忙站起身坐到她旁边哥哥抱我走他房间:“小悠,还疼不疼?”

“不疼。”

温从疏看衿悠明明疼的眉毛都要打结了还不说实哥哥抱我走他房间话,更是心疼的厉害。

“饿不饿?”温从御也走到衿悠身旁揉揉她的头发。

“有点。”

“李叔快把饭拿来了。你身上有伤,要吃的清淡点。【随机广告2】医院的饭不好吃,还是家里的饭吃的放心。”温从疏说道。

“哎。”衿悠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小悠,怎么了?”温从担心地问道。

“可惜没吃到法国大餐。”衿悠一脸心痛。

温家三兄弟没想到衿悠在可惜这个,都是一脸无奈。

“等你好了,你要吃什么二哥都带你去。”温从疏安慰道。

“真是一个贪哥哥抱我走他房间吃鬼。”温从
娱乐皇帝(娱乐之王中皇)帖吧
炎一脸鄙夷,却掩饰不住眼底的心疼。

“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了!”温从疏点点衿悠的鼻子。

“我这哪叫冲动啊!我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英雄救美好不!”衿悠不服地争辩。“那你是英雄还是美啊?”温从疏忍不住调侃她。

“我当然是英雄了!三哥哥是美!”

除了温从炎脸拉了下来,温从疏和温从御都情不自禁的笑了。

“真是调皮。”温从御又是伸手揉揉衿悠的头发。

“我的小祖宗啊,怎么伤成这样了?”李叔进来看见衿悠的模样也是一脸心疼,他也听说了yoyo为了救颜倾倾受伤的事,心里忍不住怪上了颜倾倾。

“李叔,我没事!可把你盼来了,我要饿坏了!”衿悠故意对李叔龇龇牙。

李叔知道yoyo是怕自己担心,连忙把饭盒拿出来分给yoyo他们。

还好李叔带的是肉粥,衿悠用左手拿勺子舀着吃也没有多不方便。

吃饱了之后,衿悠就劝温家三兄弟回去了:“哥哥你们回去睡觉吧,我在这没事的。不用担心我。”

“你要住院一个星期,哥哥们都说好了,轮流在这陪你。明天二哥没课,先在这陪你。”温从疏说道。

“那好吧,看来我又好久去不了学校了。”衿悠发现自己真和上学没缘啊。刚上一天学就又要请假了。

“身体最重要!学校那边不用担心,没事的。”温从疏安慰道。

“恩恩,大哥哥、三哥哥,你们回去吧。”

“乖,我明天再来看你。”温从御摸摸衿悠的小脸才离开。

“yoyo,三哥先走了。”温从炎也过来拍拍衿悠的小脸。

“三少爷!”温从炎和温从御刚到家门口,颜倾倾就把温从炎拦下了。温从御示意温从炎自己处理,便先进屋了。

“做什么!”温从炎不耐烦地说,万分不待见颜倾倾。

“谢谢三少爷下午救我。”颜倾倾一脸感激。

哥哥抱我走他房间“不用谢我。是yoyo叫我救你的。”

“大小姐怎么样了?”

“在住院。”温从炎看了一眼颜倾倾水汪汪的大眼睛,脑海里浮现出衿悠微红的眼眶,看着颜倾倾更烦人了,“说完了是吧,我走了。”便头也不回的进屋了,留下颜倾倾在风中红了眼眶。【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