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拿假几把捅我_和妹妹淫乱的日日夜夜

【头部广告】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天空上悬挂着一轮孤月,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撒在兄妹二人正在交媾的房间里。【随机广告5】

妹妹已经脱光自己全身的衣服,横躺在地板上,发丝凌乱的四散在地上,如同一个不知廉耻的婊子大张开双腿,她在地板上如同一只发情期的野猫一般难耐的扭动着腰肢,无声的勾引着哥哥进入她的身体。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月光穿透过窗户撒在她**的身体,她那浑圆饱满的**如同成熟后的果实,在胸前形成两道勾人的曲线,粉嫩的**与乳晕,让人忍不住想要亵渎。

“今天晚上我们来玩些什么呢?哥哥,我不想要任何前戏,你就这样直接进入我的身体吧~”妹妹用勾人的尾音撩拨着哥哥的耳膜,她的目光迷离,媚眼如丝,用挑衅的表情看着哥哥,挑逗着哥哥身体里蕴藏着的欲火。

哥哥看着妹妹的酥软**目眩神迷,他跨坐在妹妹的身上,俯下身来张嘴叼住妹妹的**,用力的撕扯着妹妹的**,让她记住他给予的痛楚。

**被哥哥的嘴唇叼住,大力的吮吸,妹妹在这**传递到大脑神经的痛楚中身体有反应了,**酥酥麻麻的,花穴也在**痛楚的刺激下分泌出了些许的**。

“嘶……疼……哥哥,我的好哥哥,我受不了了……快点进入我的身体吧~”妹妹放声**着,祈求哥哥进入她的身体里。

“妹妹今日怎么这么性急啊?难道是昨天晚上哥哥我没有喂饱你?”哥哥不再用唇齿折磨妹妹的**,他跨坐在妹妹的身上,俯下身来在妹妹的耳侧说着下流的荤话。

“那今天为了连带着补偿一下昨天的份,今天我要多**几次,直到将妹妹你**到失禁,好不好???”哥哥的嘴里说着下流的话语,也不知道是挑逗的意味巨多,还是认真的成分居多,真的想要将妹妹**到失禁。

失禁???妹妹听到这两个字,心里已经是恐惧害怕中多了一丝期待,她还从来没有玩过这么刺激的呢~每闺蜜拿假几把捅我天都**到失禁她可受不了,但如果是偶尔试一次也无妨。【随机广告2】

哎呀妈啊,这么想着想着,妹妹觉得自己的M体质真的是越来越严重了……

“哥哥~随哥哥的意愿,哥哥开心就好。”妹妹用稚嫩的声音回应道,又十分嘴贱的朝哥哥说出了挑衅的话语,“就只怕妹妹还没有被哥哥给**到失禁,哥哥就已经肾虚得精尽人亡了哦~”

“精尽人痒?哈?那妹妹待会就等着看咯,到底是我先肾虚精尽人亡,还是妹妹先被我**到失禁!”哥哥在妹妹的耳侧闺蜜拿假几把捅我,用邪恶的语气,恶狠狠的威胁道。

妹妹横躺在地板上,用手掰正哥哥的头颅,又用双手搂住压在她身上的哥哥的脖颈,主动为哥哥献上一枚舌吻,妹妹先是亲吻哥哥的唇椽,然后又伸出她粉嫩湿滑的小舌头灵活的撬开贝齿,在哥哥的口腔内上下搅动着,惹得哥哥的嘴里分泌出大量的唾液,妹妹用舌尖将哥哥嘴里的唾液吮吸出来,全部都吞咽进自己的胃袋里。

“咳、咳咳……”结束了这漫长的一吻后,妹妹的胸口略微的起伏,她的面色有些潮红,她大口的喘气,呼出舌吻时肺部积攒的二氧化碳,交换着新鲜的空气。

“哥哥~前戏我都这么主动了,你就快点开始正餐吧,就算真的把我**到失禁也没关系的……”妹妹在哥哥的耳朵边小声的说着。

“那我开动啦~”哥哥说完不再犹豫,他骑在妹妹的身上闺蜜拿假几把捅我,拉开自己的裤裆拉链,将裤子和内裤脱到膝弯处,**抵在妹妹的花穴穴口,**在妹妹花穴穴口附近的嫩肉处蹭了几下,略微用力一顶,**便顺利的滑入妹妹的甬道里。

“唔~”妹妹紧致又温软的**紧紧的绞着哥哥的**不撒口,那滋味实在是太爽了,惹得哥哥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丝舒适的呻吟声来。

“妹妹你的逼夹得我好爽啊~”哥哥正在兴头上,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他的嘴里吐出下流不堪的露骨粗俗的话语,粗俗的荤话再一次煽动了兄妹二人身体里的**,他们的身体紧紧相拥,交媾得更加的紧密。

哥哥卖力的**着,粗长的**在妹妹的花穴里进进出出,**时而顶到花穴深处敏感的G点,惹得妹妹的嘴里**连连,淫荡的呻吟声不绝于耳。【随机广告5】

哥哥的**时而顶到花穴的最深处,顶到了脆弱的子宫口,惹得妹妹的的嘴里呼痛不已,眼眶里泛着晶莹的泪花,也不知道到底是疼的还是爽的。

哥哥的**时而从妹妹的花穴里退出,带出一缕一缕的浑浊半透明的**,沿着妹妹的花穴穴口一路流到大腿根部,滴落到地板上。

淫糜的**所散发出的荷尔蒙的气息通过空气这种介质传递到哥哥的鼻腔里,这使得哥哥的心旷神怡,**大增,身闺蜜拿假几把捅我下又更加凶猛的动作了起来。

哥哥胯下的那根**狠狠的插入妹妹闺蜜拿假几把捅我的花穴,一捅到底,捅到花穴的最深处,又迅猛的拔出,**拔出的时候妹妹花穴穴口的穴肉外翻,穴口还有大量的**止不住的滴落闺蜜拿假几把捅我,模样十分的淫糜。

“唔~~哥哥,哥哥插得我好疼,轻点、轻点嘛……太深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无弹窗
了,退出去一点……”

“别、别退出去,深点,再深一点,用力点、大力的**我,**烂我的**吧~”

妹妹被哥哥**得语无伦次,嘴里胡乱的吐出不知廉耻的话语,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想要哥哥插得深一点还是浅一点。

妹妹只觉得一根又粗又长、并且发热发烫的铁棒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胡乱的搅动着,搅得她身体里的快感来了一波又一波,惹得她的嘴里溢出连绵不断的**声。

“唔~~好爽~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哥哥我还要……”妹妹放飞自我,不管不顾的纵声**着,“深一点、再深一点,呜呜呜~疼、好疼……哥哥你还是浅一点点吧……”

“妹妹还真是个淫荡的小婊子,你的身体怎么会如此的饥渴?我胯下的那家伙都已经这么尽力了,这样也满足不了你?”

哥哥用鄙夷不屑的话语羞辱着妹妹,如愿以偿的挑逗起了妹妹身体里的又一波欲火,惹得妹妹的花穴里又分泌出一股热流,热流从妹妹花穴深处的G点诞生,沿着哥哥深埋在妹妹体内的**流出体外,部分**蹭到了哥哥腹部的黑色密林上,剩余的**全部都滴滴答答的滴落到地上,形成一大片淫糜的水渍痕迹。

哥哥在妹妹的体内进进出出,**了一次又一次,射了一次又一次,惹得妹妹的花穴被精液所灌满,肚皮涨得如同一个怀孕两三个月的孕妇一般。

“哥哥……呼……我受不了了,肚子好涨……今天晚上……到此为止吧……”妹妹哀求哥哥结束今晚的**,她已经**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快感将她湮没,她实在是受不住哥哥那根金枪不倒的大**的进攻了。

妹妹已经被哥哥**得欲仙欲死,她的神情恍惚,眼神迷离,嘴角一丝涎水流下,脸上一片潮红,红色一直蔓延到耳后根,甚至蔓延到了脖颈,活像一只煮熟的螃蟹。

“到此为止?那怎么可以?”哥哥一脸的坏笑,俯下身来在妹妹的耳垂轻咬一口,又在妹妹的耳侧吹着撩人的热气,“我还没有将妹妹你**到失禁呢~我们继续!”

“哥哥~我不想要了~呃唔~~闺蜜拿假几把捅我”妹妹还在努力的撅着小嘴撒着娇,朝她的哥哥讨饶,却突然感受到身体里的棍状物猛然的一击。

哥哥在妹妹体内的动作更加的凶猛,来来回回迅速的进出了几十个回合,终于,在哥哥的精液再次射入妹妹的花穴深处时,妹妹早已经涨得不行的下体里尿液喷射而出,膀胱里积蓄待发已久的腥臭的带着骚味的尿液汨汩不断的流向体外。

“呜呜呜~哥哥好坏,最讨厌哥哥了~呜呜~~”妹妹忍不住放声大哭,豆大的泪珠从脸颊滑落,和地板上的尿液混杂在一起。

哥哥见状觉得十分好笑,妹妹之前不是说她会在失禁前就让哥哥精尽人亡嘛,结果还是哥哥赢了。哥哥俯下身去亲吻妹妹粘满泪珠的脸颊,将脸颊上咸涩的眼泪全部都舔干净,吞入自己的胃袋里。

等到妹妹脸颊上的泪水被哥哥全部吞吃入腹时,妹妹的脸蛋已经变得粘满哥哥的唾液了。

此时妹妹已经停止了无意义的哭泣,她呆呆傻傻的看着哥哥,哥哥见状又伸出舌头去舔弄妹妹哭得红肿的眼睑,妹妹只乖顺的躺在那里任由哥哥的舔弄。

“今天玩的是有些过火了,我们洗洗睡吧。”哥哥舔够了妹妹微微红肿的眼皮,便一把横抱起妹妹,将妹妹抱进浴室里。

浴室的浴缸里放满了温度恰到好处的热水,足以一扫兄妹二人纵欲过度后的疲惫,哥哥将妹妹浑身上下都仔细清洗,洗掉她脸颊上残留的泪水以及唾液,洗掉她下体的粘液,就连花穴的深处也不放过。

“唔~”温热的水进入花穴,惹得妹妹的身躯一阵颤抖,嘴里也溢出一声呻吟。

哥哥将一根手指伸入妹妹的花穴,手指的搅动以及水流的冲刷将花穴内残留的大量白浊的精液带出体外,将妹妹从内到外都冲刷得干干净净。

“哥哥,我、我还想要再来一次……”妹妹坐在浴缸里低垂着头颅,红着脸颊,对着身后坐着的哥哥支支吾吾的小声说道。

妹妹为自己身体的淫荡而深感害羞,可温热的水流在她花穴里的冲刷成功的唤起了她身体的**,她的花穴酥酥麻麻,瘙痒难耐,渴望着某个与液态水流不同的坚硬的固态东西的插入。

妹妹不觉得着自己朝哥哥的请求有什么错处,她也只不过是诚实的说出了自己目前的**而已。

“纵欲过度对身体不好,我们先睡觉,明天晚上再做好不好?”哥哥从妹妹的背部环抱着妹妹娇小的身躯,用温柔的声音哄着正在兴头上的妹妹,“明天我们来玩浴缸ply,妹妹你一定会喜欢的。”

“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妹妹没有继续纠缠,只乖巧的点了点头。

兄妹二人洗完澡后,哥哥又负责给妹妹穿好睡衣,再将浴缸里的水给放干,又负责将卧室里地板上刚刚翻云覆雨过后,一片狼藉的战场给打扫干净,尿液残留的地板上喷洒了大量的空气清新剂,直到它一点骚味都闻不到。

哥哥抱着妹妹入睡,兄妹二人相拥着入眠,一夜好梦。【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