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生带回家允胸衣_一女多夫(np)【简/繁】

【头部广告】山洞外,雨越下越大,床那边好像有什么吸力在吸引着她,沈月觉得浑身燥热难忍。【随机广告3】

精壮的胸膛散发着雄性的魅力,明明男人也是热的,可刚贴近,沈月的嘴里就不禁溢出一声舒服的感叹,腰腹紧实得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每个线条都能让人感受到肌肉的力量。

赵云一直忍着没动,却耐不住她动来动去,他知道这是因为她刚才吃的催情果起作用了,然而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趁人之危。

“好难受,我想要……”沈月也不知道她想要什么,可浑身像是被蚂蚁咬了,又痒又难受。

沈月撕扯着让她难受的衣服,殊不知这一幕被赵云紧紧看着,两团雪白的半圆忽的滚入眼前,透明白色罩罩中间还能隐约看到那两点殷红,不知道是不是太难受,两朵红梅涨得高高挺立,好像在跟赵云无声的打招呼,等着有缘人来采撷。

赵云的喉咙上下滚了滚,视线向下,白裙不知何时退到了大腿上,跟上面是一套的,蜜水不断渗出浸湿了底裤,布料紧紧贴身,将美好花穴的形状勾勒得无一遗漏,像藏匿浅水区的贝壳张开娇嫩的白肉,还不停的往外吐水。

沈月柔嫩的双手绕过他宽厚的臂膀,香甜的气息在耳边厮磨:“我好难受……”

赵云一颤,脉搏好像一阵阵电流激过,一直到脊背最顶端,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随机广告5】

那抹柔软,正是女人的**,经过不停的挤压变形,罩子已经控制不住**的身形,赵云颤巍巍的伸手把那层束缚拨开,樱桃大的**硬硬的。

他舔弄了几下,听到女人发出舒服的嘤咛声,只觉得有种快感从胯间升起,哦…天,只是这样他就硬了,好想现在就把滚烫的**插到那朵**里,让种子填满整个山洞。

“嗯……”赵云将她喉咙里的呜咽声全部吞下,粉嫩的唇瓣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舌头撬开贝齿,不停的吮吸里面香甜的津液,快感快要撑破裤子,赵云疯狂的揉搓,将那美好的胸型左右摇摆。

手往下一滑,两瓣臀肉紧俏的贴在一起,赵云急不可耐的将她最后一道防线褪下。

“啊……”赵云痛得直叫。

自己那根粗壮的兄弟被沈月抓在手里,看到她茫然无辜的眼神,他差点就在她手上泄了。

该死的!

沈月听到男人痛呼声惊醒,才发现他们早已**相见,她不是什么清纯少女,可也没这样真枪实弹的来过,只在屏幕里看过男人跟女人,朋友说她是个神人,现在这样的社会,谁还会留着那层膜?

她的手在抖,前进一步将是深渊,可心底的**叫她不舍。【随机广告2】

“乖,松开。”男人磁性的嗓音让她一愣,抬头将那张脸看得更轻,俊俏如刀刻的脸庞,坚挺的鼻子被男生带回家允胸衣,唇形薄却不失英气。

沈月慌张松手,硬挺的家伙在她腿间一弹,她瞬间在男人身上瘫软得像朵棉花。
色即是空吧


第壹章催情果发作(微h)

山洞外,雨越下越大,床那边好像有什麽吸力在吸引着被男生带回家允胸衣她,沈月觉得浑身燥热难忍。

精壮的胸膛散发着雄性的魅力,明明男人也是热的,可刚贴近,沈月被男生带回家允胸衣的嘴里就不禁溢出壹声舒服的感叹,腰腹紧实得没有壹丝多余的赘肉,每个线条都能让人感受到肌肉的力量。

赵云壹直忍着没动,却耐不住她动来动去,他知道这是因为她刚才吃的催情果起作用了,然而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趁人之危。

“好难受,我想要……”沈月也不知道她想要什麽,可浑身像是被蚂蚁咬了,又痒又难受。

沈月撕扯着让她难受的衣服,殊不知这壹幕被赵云紧紧看着,两团雪白的半圆忽的滚入眼前,透明白色罩罩中间还能隐约看到那两点殷红,不知道是不是太难受,两朵红梅涨得高高挺立,好像在跟赵云无声的打招呼,等着有缘人来采撷。

赵云的喉咙上下滚了滚,视线向下,白裙不知何时退到了大腿上,跟上面是壹套的,蜜水不断渗出浸湿了底裤,布料紧紧贴身,将美好花穴的形状勾勒得无壹遗漏,像藏匿浅水区的贝壳张开娇嫩的白肉,还不停的往外吐水。

沈月柔嫩的双手绕过他宽厚的臂膀,香甜的气息在耳边厮被男生带回家允胸衣磨:“我好难受……”

赵云壹颤,脉搏好像壹阵阵电流激过,壹直到脊背最顶端,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那抹柔软,正是女人的**,经过不停的挤压变形,罩子已经控制不住**的身形,赵云颤巍巍的伸手把那层束缚拨开,樱桃大的**硬硬的。

他舔弄了几下,听到女人发出舒服的嘤咛声,只觉得有种快感从胯间升起,哦…天,只是这样他就硬了,好想现在就把滚烫的**插到那朵**里,让种子填满整个山洞。

“嗯……”赵云将她喉咙里的呜咽声全部吞下,粉嫩的唇瓣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不留壹被男生带回家允胸衣丝缝隙,舌头撬开贝齿,不停的吮吸里面香甜的津液,快感快要撑破裤子,赵云疯狂的揉搓,将那美好的胸型左右摇摆。

手往下壹滑,两瓣臀肉紧俏的贴在壹起,赵云急不可耐的将她最後壹道防线褪下。

“啊……”赵云痛得直叫。

自己那根粗壮的兄弟被沈月抓在手里,看到她茫然无辜的眼神,他差点就在她被男生带回家允胸衣手上泄了。

该死的!

沈月听到男人痛呼声惊醒,才发现他们早已**相见,她不是什麽清纯少女,可也没这样真枪实弹的来过,只在屏幕里看被男生带回家允胸衣过男人跟女人,朋友说她是个神人,现在这样的社会,谁还会留着那层膜?

她的手在抖,前进壹步将是深渊,可心底的**叫她不舍。

“乖,松开。”男人磁性的嗓音让她壹楞,擡头将那张脸看得更轻,俊俏如刀刻的脸庞,坚挺的鼻子,唇形薄却不失英气。

沈月慌张松手,硬挺的家夥在她腿间壹弹,她瞬间在男人身上瘫软得像朵棉花。【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