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把校花关在自己家一个月_陷落妖之战国(高H 简/繁)

【头部广告】被**快感碾压过的合欢,意识蓦地清明起来,眼前情形逼她迅速做出判断。【随机广告4】跑?她的腿还软着呢,而且对方人高马大,率领群狼,是人是妖还二说,自己绝对插翅难飞。更何况人生地不熟的,她能逃去哪儿?

其实从男人刚才几句话中,合欢已判断出这儿不是本国,因为对方貌似讲的是日语。日语,合欢略懂一二,却不至于运用自如,刚才她能听懂,全靠戴在左腕上的高智能校草把校花关在自己家一个月手镯。那镯子不光能将接收到的外语转换成主人熟悉的语言,隔空导入大脑,也能把主人要说的话变成对方理解的句子,确保交流无碍。另外它还有储藏功能,手镯的宫铃内存在一个四次元空间,合欢习惯把食物、药物、日用品等存在里头,以备不时之需。防身道具她自然有,只是穿越前被绳索束缚使不出来。此时合欢低头亲吻宫铃,脑中默念防狼喷雾,一瓶沉甸甸的武器便出现在她手里。

“不要过来,我手上的是剧毒!”合欢抬手恐吓着逼近的几狼一人,那人着实顿了顿,之后却更是好奇地凑过去,蹲下身,咫尺之内直视着合欢。

“哟呵,你们人类好玩的东西还挺多。”男人说着来抢防狼喷雾,合欢顺势摁下喷头,就听滋滋啦啦,药水悉数射在男人面门,他脸上的绒毛积了一层霜,犹自咧着嘴坏笑:“小**还挺烈,自己搞得我们搞不得?”

一眨眼功夫,合欢的防身武器不仅没起到丝毫作用,还落入了妖人之手。她再次绝望了,听天由命吧,反正被奸被轮也不是第一次校草把校花关在自己家一个月。她顺从地闭上眼,求生本能让她暗自祈祷,希望对方爽过后绕自己一命。

天空忽然下起雨来,透过斑驳树荫洒下,透骨冰凉。可合欢忽然觉得脚尖一热,睁开眼,就发现那毛多体壮的男人正在舔她的脚趾,一个接一个含进口腔吮吸,甚至发出津津有味的吧唧声!合欢冷汗唰地下来,心想他不会要从脚开始,把自己当点心吃了吧?!

好在男人没有用牙,而是自脚趾、脚踝、小腿一路舔舐而上,到大腿根部又折返下来,似乎对女性私处不感兴趣。【随机广告2】

“嗯……哦……”他一边舔,一边发出爽快的哼哼,就像男人正操得尽兴,伴随节奏发出的喘息。

原来是个恋足癖,舌头湿热粘腻的触感异常恶心,合欢被舔到石化,大气也不敢出。

“嗯……好滑……好香……”男人发出由衷的赞美,他身边几匹狼也蠢蠢欲动,好像想跟随老大一品美味。不料男人拎起一只率先行动的狼,嘭地一声抡向旁侧的大树,“老子还没玩够,你们都滚远点!”

那狼呜咽两声,挣扎起来又雌伏下去,仿佛在忏悔讨饶。这一幕把合欢吓得不轻,男人明显察觉到了,貌似安慰她说:“别怕,我是被人类母女养大的,从小就不吃人。”

男人一面兴致勃勃啃着合欢的小趾,一面口齿不清地回忆起他和母女的故事。原来他叫毛太,是女孩救的狼崽,也是女该取的名字。他们一同玩耍成长,女孩家穷没鞋穿,常常弄得满脚泥灰,山里用水不便,她就笑咯咯地将脚杵到毛太跟前,央它舔净,毛太也乐此不疲。随着一人一狼渐渐长大,猎户开始对毛太警戒起来,时常劝母女俩赶它出村。母女俩起先不为所动,直到一个傍晚,母亲的尸体被猎户发现,她是被狼咬死的。或许明知凶手不是毛太,女孩却依旧选择疏远它。毛太急于解释,但一声声骇人的狼嚎只换来人类疯狂的攻击。

“我那么爱她,她却那样厌弃我。”毛太恨声中透着几分凄凉,“那我索性吃了她,让她与我融为一体。”

“你……吃了那个女孩?”合欢吓得浑身哆嗦,双腿也不住颤抖。【随机广告4】

“哈哈哈!”毛太难得放过了她的美腿,邪笑道:“放心,我只吃处子,你这么淫荡,肯校草把校花关在自己家一个月定不是吧。”

这话说得合欢脸火辣辣的,下一秒,她发现毛太已凑近她裸露的花穴,心旷神怡地嗅起她的花香:“只有处子才能助我校草把校花关在自己家一个月提升妖力,化狼为人,而你这种**,就跟我回洞里,生一窝狼崽子吧!”

话音刚落,合欢就察觉一股腥臊的兽气在周身环绕,毛太的胯下已支起一张硕大的帐篷,险些把兽皮顶到腰际。

又要开始了吗?短短几小时内,合欢挨操了无数次,想到那粗壮的东西即将捅入自己下体,她就仿佛胃被顶到,一阵生理不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mmm……男主应该还要过一章才出现……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txt下载
★☆★☆★☆★☆★☆繁体★☆★☆★☆★☆★☆

被**快感碾压过的合欢,意识蓦地清明起来,眼前情形逼她迅速做出判断。跑?她的腿还软着呢,而且对方人高马大,率领群狼,是人是妖还二说,自己绝对插翅难飞。更何况人生地不熟的,她能逃去哪儿?

其实从男人刚才几句话中,合欢已判断出这儿不是本国,因为对方貌似讲的是日语。日语,合欢略懂一二,却不至於运用自如,刚才她能听懂,全靠戴在左腕上的高智能手镯。那镯子不光能将接收到的外语转换成主人熟校草把校花关在自己家一个月悉的语言,隔空导入大脑,也能把主人要说的话变成对方理解的句子,确保交流无碍。另外它还有储藏功能,手镯的宫铃内存在一个四次元空间,合欢习惯把食物、药物、日用品等存在里头,以备不时之需。防身道具她自然有,只是穿越前被绳索束缚使不出来。此时合欢低头亲吻宫铃,脑中默念防狼喷雾,一瓶沉甸甸的武器便出现在她手里校草把校花关在自己家一个月。

“不要过来,我手上的是剧毒!”合欢抬手恐吓着逼近的几狼一人,那人着实顿了顿,之後却更是好奇地凑过去,蹲下身,咫尺之内直视着合欢校草把校花关在自己家一个月。

“哟呵,你们人类好玩的东西还挺多。”男人说着来抢防狼喷雾,合欢顺势摁下喷头,就听滋滋啦啦,药水悉数射在男人面门,他脸上的绒毛积了一层霜,犹自咧着嘴坏笑:“小**还挺烈,自己搞得我们搞不得?”

一眨眼功夫,合欢的防身武器不仅没起到丝毫作用,还落入了妖人之手。她再次绝望了,听天由命吧,反正被奸被轮也不是第一次。她顺从地闭上眼,求生本能让她暗自祈祷,希望对方爽过後绕自己一命。

天空忽然下起雨来,透过斑驳树荫洒下,透骨冰凉。可合欢忽然觉得脚尖一热,睁开眼,就发现那毛多体壮的男人正在舔她的脚趾,一个接一个含进口腔吮吸,甚至发出津津有味的吧唧声!合欢冷汗唰地下来,心想他不会要从脚开始,把自己当点心吃了吧?!

好在男人没有用牙,而是自脚趾、脚踝、小腿一路舔舐而上,到大腿根部又折返下来,似乎对女性私处不感兴趣。

“嗯……哦……”他一边舔,一边发出爽快的哼哼,就像男人正操得尽兴,伴随节奏发出的喘息。

原来是个恋足癖,舌头湿热粘腻的触感异常恶心,合欢被舔到石化,大气也不敢出。

“嗯……好滑……好香……”男人发出由衷的赞美,他身边几匹狼也蠢蠢欲动,好像想跟随老大一品美味。不料男人拎起一只率先行动的狼,嘭地一声抡向旁侧的大树,“老子还没玩够,你们都滚远点!”

那狼呜咽两声,挣紮起来又雌伏下去,仿佛在忏悔讨饶。这一幕把合欢吓得不轻,男人明显察觉到了,貌似安慰她说:“别怕,我是被人类母女养大的,从小就不吃人。”

男人一面兴致勃勃啃着合欢的小趾,一面口齿不清地回忆起他和母女的故事。原来他叫毛太,是女孩救的狼崽,也是女该取的名字。他们一同玩耍成长,女孩家穷没鞋穿,常常弄得满脚泥灰,山里用水不便,她就笑咯咯地将脚杵到毛太跟前,央它舔净,毛太也乐此不疲。随着一人一狼渐渐长大,猎户开始对毛太警戒起来,时常劝母女俩赶它出村。母女俩起先不为所动,直到一个傍晚,母亲的屍体被猎户发现,她是被狼咬死的。或许明知凶手不是毛太,女孩却依旧选择疏远它。毛太急於解释,但一声声骇人的狼嚎只换来人类疯狂的攻击。

“我那麽爱她,她却那样厌弃我。”毛太恨声中透着几分凄凉,“那我索性吃了她,让她与我融为一体。”

“你……吃了那个女孩?”合欢吓得浑身哆嗦,双腿也不住颤抖。

“哈哈哈!”毛太难得放过了她的美腿,邪笑道:“放心,我只吃处子,你这麽淫荡,肯定不是吧。”

这话说得合欢脸火辣辣的,下一秒,她发现毛太已凑近她裸露的花穴,心旷神怡地嗅起她的花香:“只有处子才能助我提升妖力,化狼为人,而你这种**,就跟我回洞里,生一窝狼崽子吧!”

话音刚落,合欢就察觉一股腥臊的兽气在周身环绕,毛太的胯下已支起一张硕大的帐篷,险些把兽皮顶到腰际。

又要开始了吗?短短几小时内,合欢挨操了无数次,想到那粗壮的东西即将捅入自己下体,她就仿佛胃被顶到,一阵生理不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mmm……男主应该还要过一章才出现……【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