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摸后背感觉很舒服_快穿之尤物养成(繁体)

【头部广告】郭玥意识恍惚,她只记得自己也喝了点加药的酒,但是不多,至少能够保持清醒。【随机广告1】进了房间之後,她一眼就看见床上躺了个男人。房里灯光微暗,是以郭玥并没有察觉到,床上的人是她前世的情夫季然。

她关上门刚走了两步,就被人从後面打晕,再次醒来,自己正**着被两个男人摁住,往菊洞里插入了一个胶皮管子。前世跟了季然多年的郭玥如何不知道他们要干什麽,惊恐的剧烈挣紮起来。可腹部骤然的胀痛和急于排泄的**,让她一心只想要扯掉塞在菊洞口的橡胶塞子。

等其中一人拉着手中的金属细链扯掉她菊洞里的橡胶塞时,畅快的排泄感,和黑衣人在她胸前作怪的手,让她瞬间登上了顶峰。**中的郭玥,就这样被黑衣人打晕了过去。

现在她浑身犹如火烧,身上、私处,似有无数蚂蚁在爬动,麻麻痒痒又带着丝丝痛意,一点一点吞噬着她的意识和女人的羞耻心。

“嗯——好痒......好热啊——”渐渐失去意识的郭玥犹如一条柔软的白虫子,在宽大的床上不住扭动着,强烈的药力使得她全身白里泛红,面上呈现出不正常的艳丽潮红。她原本端庄秀雅的面容被高涨的**灼烧,扭曲变形,完全被**控制着,嘴里不住的吐出一些前世季然教她说的淫词浪语。

“嗯——好哥哥快给我,嗯——骚宝贝儿的**里好痒呀!啊!啊——好想要哥哥的大**插进来啊——!”郭玥忘乎所以的淫叫着,一手不住的大力揉捏胸前饱胀的玉兔,一手则滑向腿间,按压摩擦着花唇中的樱红色肉珠。

“哇哦!”季然惊为什么摸后背感觉很舒服了一下,他根本没想到郭玥被**掌控後竟然是这个样子,顿时有些倒胃口。虽说这些话是前世他教着郭玥说的,可那个时候他已经得手,身边美女如云,自然是想怎麽调教就怎麽调教了。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啊,季然对郭玥的印象还停留在高雅秀致的古典美女一面,现在反差如此之大,心里自然不屑极了。

他一边摆弄手里的摄像仪,一边看着电视上激烈交缠的男女,不由叹息一声:“唉!朋友妻不可欺,再好也不是你的!醒醒吧!”他郁闷的关掉了电视,调好角度之後,抽调了腰间的皮带。

季然光着身子跪坐在床上,双腿间坚硬的昂扬巨龙,颤巍巍一下一下抽打在郭玥沈醉的脸庞上。郭玥细长的手指已经克制不住,通过肉膜的孔洞钻进了湿润的花穴里,“嗯——呀——好爽!好舒服!好哥哥,快点......嗯!再快点啊!”

季然见她已经完全被药力控制,意识模糊沈浸在自己的幻象里,手上不留情的掰开了她红润的小嘴儿,将早已经胀痛不已的**插入了她湿滑的口腔中。【随机广告4】

“唔......”郭玥虽然没有意识,但是前世刻在骨子里的顺从和经验,让她现下没有一点反抗的**。她只想要纾解自己的欲火,怎麽舒服怎麽来。

郭玥卖力的舔弄口中粗长坚硬的**,小舌灵活的刷在**、马眼处,舒服的季然腰间发麻。

“没想到你这女人竟然有这麽好的口活,不知道还是不是个雏儿?”季然抽出自己硕大的肉龙,粗鲁的拉过郭玥的身体,双手从优美的颈项划过锁骨、**、腰肢、小腹,直到已经被郭玥自己玩弄的湿乎乎的下体私处。

他拨开郭玥茂盛的黑丛林,一根手指熟练的摸上了丛林深处那层完好的环状肉膜,一边抚弄,一边看着郭玥那迷醉的表情嘲讽道:“以爲是个雏就能勾引我们纯洁的神仙苗,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这麽说着,身下的巨龙已经探到了丛林深处的小孔之中。

季然昂起头,紧紧闭上眼,没一会儿他的呼吸就开始急促起来。他回忆着方才电视里,暮顔在魏琛身下怒放的娇媚之态,身下巨龙便不由自主的又涨大几分,他想象着,自己身下的女人不是郭玥,而是那个勾的他心神不甯的何暮顔。

他没有任何怜惜之心的将粗硕的肉茎捅进了窄小的孔洞,郭玥吃痛,呜咽叫着,身子也剧烈扭动起来。但顷刻间,那媚药的强烈药力就盖过了身下撕裂的痛楚,只剩下被狠狠填满的快感和充实。

“嗯——好爽啊!好哥哥!好哥哥!快动动啊......动一动......”郭玥面上淫色尽显,再也没有一分人前的端庄秀美,高贵典雅。

季然懒得理会她,也不想听她艳俗的**声,抓起床上的被脚,强硬的堵住了郭玥已经流出口涎的嘴巴。其实在进入的时候,久经欢场的他已经发现,郭玥也是个难得名器。肉茎捅进花穴的一刹那,那紧致的穴肉马上就死死包裹住巨龙,一松一紧,密密实实的吸附着他。内里的花穴窄窄长长,弯弯绕绕,要不是他资本雄厚,怕是要迷失在那条羊肠小道里。

可在见过了何暮顔的美之後,即便是难得一见的九曲回廊,也一样遭了季然的嫌弃,他粗鲁的将郭玥翻了个身,让她看不见电视屏幕,再把电视打开,然後死死盯住那边依然激烈的战况。【随机广告4】

身下极度的舒爽与耳边娇媚的呻吟,以及屏幕上绝美的女体交织在一起,让季然似乎産生了幻觉。他微微低下头,身下扭动的女人,被他**干的摇头摆臀激动无法自己的女人,似乎变成了何暮顔。他情不自禁的低头在她眉心印下一吻,但只这一吻,就让他恢复了神智。

哪里有何暮顔!他方才听的清清楚楚,何暮顔身有异香,可这个郭玥身上却残留着淡淡的香水味,以及动情之後两人交欢时,那种独有的**气息。原本还是兴致高昂,毕竟九曲回廊可是难见,就连季然也是第一次碰见。可看着电视里那个被魏琛紧紧抱在怀里,缠绵亲吻,奋力**的女人,季然便觉得郭玥索然无味了。

何暮顔那样的才真正是个尤物,一个纯洁高雅,被魏琛染上**为什么摸后背感觉很舒服,又被狠狠疼爱的尤物。而郭玥呢?她的反应更像是被调教的女人,一个僞雏儿!肉龙的快感是真实的,季然闭上眼,一手掐着郭玥饱满的臀,一手抓住她纤细的腰肢,闭上眼狠狠挞伐着。

身下巨龙激烈的进进出出,郭玥觉得自己简直爽上了天,她完全忘记了自己被黑衣人清洗肠道时的痛苦,以爲
江南俏娘子全文阅读
跟自己缠绵交欢的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魏琛。在被季然**的睁不开眼睛,只能无力趴伏在床上被体内剧烈的**冲击的时候,她扯掉了口中的被脚,动情的叫出了声:“啊——为什么摸后背感觉很舒服!琛哥哥!琛哥哥!魏琛!你好棒!好棒!玥玥爱你——啊!好爱你好爱你!”

季然面上冷酷,闭着眼只顾自己舒服,压根不搭理郭玥,听她这样放肆的喊着魏琛的名字,又嘲讽的笑了。别说魏琛有何暮顔,就是没有何暮顔,魏琛那样的神仙人儿,也不可能看上郭玥这种虚僞有心计的女人。

他邪恶的趴在郭玥耳边,低哑着嗓音道:“你琛哥哥早就爽翻天了,你想不想让他更爽啊?”那道声音沾染了**,刻意低缓下来,简直性感极了。郭玥觉得有些熟悉,可是媚药的药力正在散发,她根本无法思考,只能顺着那道声音,无力的点头。

“嗯——想要......想要琛哥哥更爽!琛哥哥快****我呀!玥玥是名器......名器......九曲回廊呐!”郭玥被体内的**和媚药掌控,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什麽。季然眉梢一挑,果不其然啊!但是紧接着,郭玥的话却让季然皱了眉头,随後冷肃了表情。

“就连季少也是食髓知味,流连忘返呐!呵呵!”季然猛地一个深入,顶的郭玥哽了一下,顿时便说不出话来,为什么摸后背感觉很舒服太爽了!季然的床上功夫可比魏琛强多了,也最是知道女人想要什麽,前世郭玥就臣服于他的胯下,这一世被**的舒爽,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

“啵”!清脆的声音响起,季然拔出了自己的欲龙,郭玥**里顿时空虚起来,那股无法忍耐的麻痒空虚感,汹涌的袭向郭玥,让她再次焦躁的扭起了身子,无助呻吟起来。

现在的郭玥可是没有一点美感可言了,头发乱糟糟的,防水的妆容,也早就被床上的被子蹭花了,黏糊糊、汗津津的,脸上、身上都透出一层不正常的潮红,那是季然让人喂下的媚药産生的效果。

郭玥当然是不自知的,她扭动着身子,双手胡乱的拉扯着季然,季然轻松的躲过,冷然看着被**折磨的郭玥默不作声,为什么摸后背感觉很舒服双眸中情绪闪烁。最後,他又从床头柜中取出一小瓶药膏,面条斯理的拧开盖子,手指在其中摩挲扣弄着,道:“这东西我轻易是不用的,但现在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实在是想要知道,郭家的大小姐到底有什麽秘密,竟然连魏家的公子都敢觊觎。”

郭玥口中淫词浪语不断,只想要跪坐在她身後的男人,快点拿他粗壮的肉龙捅进那个让她备受折磨的**。季然将手指上的药膏一点点的抹进那粉嫩臀瓣间的小菊花上,几乎是瞬间,郭玥便觉得自己後庭似是燃烧了起来,又痒又热,感官一下子就盖过了前面的小花穴。她隐隐觉得不妙,但是这股感觉怎麽也压不下去。

“说,季大少是怎麽对你流连忘返的?”季然可不是那种爲了女人,舍弃自己的前途和家族责任的人,所以除了他将来的妻子,他不会对任何人食髓知味、流连忘返,即便郭玥身怀名器,他也不可能娶她,不可能爱她,最多将她养在外面,心情好了疼爱几番,心情不好,也就忘在一边了。他对女人还是很大方的,但只有一点,跟过他的女人,如果没有好好和他说分手的事,并且得到他的同意,就爱上别人,在外面乱来,那他一定不会手下容情的。只是这个郭玥......到底再说什麽胡话呢?

“季......季大少他......他最爱**我的**,嗯——”郭玥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直接就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後庭的灼热感时刻折磨着她,她不由自主的撅起屁股,不愿意季然的手离开,一只手已经伸向下体,两根细长的手指插进红红白白泥泞不堪的花穴,疯狂抽送起来。

季然制住她自慰的手,轻声低语,宛若情人间的耳鬓厮磨:“是吗?他还爱什麽?”即便郭玥被**所掌控,但这话似乎还是戳中了她的痛点,她身子僵硬了一下,双眼茫然起来,“还爱什麽?唔......反正不爱我,我还知道......他也不爱他的妻子杨梦如......哈哈!他只爱他自己!爱他的前途和家族!”

郭玥的情绪激动起来,失控的又笑又哭,直到季然挺身进入她的菊穴,一插到底,那烧起来的欲火取代了一切,郭玥才再次沈浸在季然给她带来的激烈快感中。

季然面无表情的挺动着腰臀,速度越来越快,身下紧致湿润的包裹感丝毫撼动不了他脑中的思绪。一个沈浸在**之中,一个却在致命的快感中游离着思绪。

郭玥没有说谎,因爲她提到了杨梦如。没有人知道,季家早就和杨家秘密订婚,杨梦如就是他季然的未婚妻。他们两人青梅竹马长大,季然谈不上有多爱她,但喜欢是一定的,对杨梦如的家世、样貌、修养、学历,等等等等,他都是满意的。杨梦如是他最理想的结婚对象,不出意外,他们将来一定是夫妻。

这件事情家里不可能泄密,连魏琛都不知道的事情,季然不觉得郭玥会知道。

“季大少什麽时候结婚的?你不伤心?那样迷恋你的男人却有了新妻子?”季然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身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像是电力充足的马达一般,直**的郭玥眼儿迷离,失神不已。

“嗯——2036年9月15号,那天是杨梦如的生日,季大少说要给未婚妻一个别开生面的生日宴会......”

季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郭玥,2036年,那是10年之後!凭借军人的直觉,季然明白郭玥没有撒谎,为什么摸后背感觉很舒服这件事情应该就是郭玥的秘密。

“呵!重生吗?”他想起为什么摸后背感觉很舒服杨梦如闲暇时看的那些,加快抽送的速率,在电视里何暮顔那一声声的娇媚呻吟中一泄如注。郭玥像是个被玩坏了的布娃娃,浑身瘫软如泥,可身体里的**却没有丝毫减少,她无意识扭动呻吟着,双腿夹起床上的绒被,蹭弄起来。

用湿巾清理好自己,看着床上不堪的郭玥,季然讽刺道:“以爲重生了就可以出人头地,扬名立万?简直天真!”电视屏幕里魏琛已经拥着倦极的暮顔去了浴室,华丽的大床上,那一点点耀目的红色显得极爲碍眼。季然莫名觉得烦躁,“啪”一声关掉电视,穿好衣服离开了房间。【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