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停嗯亲爱同桌的再快点嘛_露骨情事[快穿h]

头部广告】第二天一早,天光刚亮,她没等付奇起身,就开车前往四合山。【随机广告4】

要不说冤家路窄,山脚旁她刚停好车,就看见一对母女相携而来。

正是自家那一对讨人嫌。是了,大婚在即,自然要来问一卦。

小公主邓米也瞧见了她,热热情情打招呼,“小欢,好巧啊,在这里碰见你了,最近怎么不回家啊?爸他很想你。”

老头子能想她?巴不别停嗯亲爱同桌的再快点嘛得见不着她才好。

“妈也很想你。”

你妈能想我?你妈恨不得我死了才好。

“你还没来得及见你未来姐夫呢吧?”

不用见也听你们俩天天炫耀了,知道你老公很帅很有钱,可惜眼神似乎不好。

邓欢没有回答,眼神冷漠看她,小公主和和气气笑脸,可惜眼神也是恶毒,目光一对上,顿时火光飞溅。

旁边雍容妇人开口,“上山吧,你如今多忙,闲杂人少理。”

邓欢目送趾高气扬的二人上山,看来佛祖脚下她俩还是收敛了,这要是平日,那两人两张嘴淬了毒似的。【随机广告4】

邓欢一时也觉得疲累,也不想上山了,求签算卦又有何用?转身往停车处走去。

走近前才觉得有趣,自己车盖上趴了一只狗崽儿别停嗯亲爱同桌的再快点嘛,看来年幼,团成一团,看起来像个蓬松雪白的毛球,听见有人来,它还知道抬头看,露出一双水灵灵眼珠,眨巴两下,又睡着了。

邓欢喜欢极了,又怕是人家的狗,这么乖丢了肯定心疼,就耐心等它主人来寻,自己一下又一下戳那毛团,毛团也不恼,就泪汪汪的望着她。

不远处来了个老和尚,眼露精光,等了一会后,上前来搭话。

“姑娘可是喜欢这小东西?”

邓欢听见声音,一抬眼,是个非常…猥琐的老和尚,红光满面,看起来非常兴奋。

邓欢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你的狗?”

老和尚和那毛团似乎都愣了下,毛团还奶声奶气嗷呜了一声,老和尚摸摸脑袋还是应下,“不错,正是我的…狗。”

邓欢看这那狗与老和尚很是亲近,便不怀疑的交给他,听见那老和尚迟疑问道,“姑娘来这里可是求签,不必舍近求远,别停嗯亲爱同桌的再快点嘛姑娘也是个有缘人,我替你卜一卦如何?”

邓欢摇摇头,也懒得纠缠,转身便打开车门。【随机广告2】

抱着毛团的老和尚还急了,“姑娘留步!留步啊!我算的特别准,姻缘事业家庭学业,什么都能算,有缘人,我免费的,不要钱。”看见邓欢不停脚步,他继续追上去,“姑娘年幼丧母,我说的对不对?”

听见这话,邓欢顿了一下,老和尚又洋洋得意说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小说5200
道,“姑娘年幼丧母,幼时被父亲领到身边,却与父亲并不亲近,与你有亲缘的都不疼你,半路交来的朋友也都各有所图。姑娘生活优渥,模样绝美,却还是如笼中困兽,没什么舒心日子可过,也得不到姑娘心中所期盼的那种绝对自由,我说到这里,姑娘可信了?”

邓欢转过来,看这得瑟老头,也有些兴趣,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老和尚摸了摸毛团,“姑娘可是寻破局之法?不必忧心,机缘要来了。”

“什么机缘?”

那老和尚又是一副深不可测模样,不再开口。

邓欢乐了一下,也知道他们的套路,取出些现金塞给他,眉毛一挑,“说吧?什么机缘?”

老和尚本想拒绝,却还是收下,点了点下巴示意她看自己怀里,别停嗯亲爱同桌的再快点嘛“机缘不就在这了吗?”

邓欢点头看,那狗儿似乎在偷别停嗯亲爱同桌的再快点嘛看她,雾蒙蒙的黑眼珠惹人怜爱,看她看过来,还急忙用肉垫捂住眼睛。

邓欢虽觉得它可爱,却又有些生气这老和尚就是个坑蒙拐骗的,不再理他,上车要走。那狗儿跳下来扯住她裤脚,嘤嘤叫着,好似啼哭。

再一抬头,老和尚也不见了。

无奈,只好把这小祖宗拎上了车。

虽说被人骗了点小钱,但是捡回个这么通人性的狗,邓欢也不那么愁了,当晚就非常有干劲的给这狗儿洗澡,无视了狗儿自己泪眼汪汪的拒绝。

想着明天要领狗去打针,不一会睡着了。

今天做了个怪梦,梦里有个卷毛头的小男孩,长得漂亮,声音别停嗯亲爱同桌的再快点嘛也奶声奶气的可爱,眼神还有点幽怨,别停嗯亲爱同桌的再快点嘛“我才不是狗。我有九尾狐族血脉传承。”

邓欢想着梦多是光怪陆离,还蹲下逗他,“还九尾狐,你一条尾巴都没有啊。”

小男孩脸嘟嘟的,也就是个三四岁模样,表情却很严肃,“那是因为特殊原因,我目前只能呆在你丹田,是因我目前无法在外界化形,有些话要告诉你。邓欢,此处是梦境,却又非梦,你命中注定要有大机缘,上头派你我做事,成了,你所求必应,而且你还会拥有意想不到的能力。败了也无妨,上头会再寻人做事,不过你不会败的对吗?你是个很善于抓住机会的人。”

邓欢傻愣了好一会,还掐了掐自己,竟然有些疼,思索了一下,才镇定下来开口,“我答应了,具体呢?做什么事?”

这无聊人生早活够了。

那粉团似的娃娃脸红了一下,含糊着说,“因人而异吧。你准备一下吧,现在开始吧。”

“3…”

邓欢懵了一下,这么突然?

“2…”

这么快?

“1…”

随即陷入昏迷。【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