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同桌摸出水图书_指尖恋人

【头部广告】把同桌摸出水图书凉爽的秋风掀开窗帘吹入,苏小慈却觉得火烤般炙热,见了鬼般的惊恐加上社交恐惧症,让她在严君身下瑟瑟发抖、全身僵硬,微微抿起的唇有些苍白,紧闭着眼睛想装鸵鸟,可惜再怎么催眠,现实就是现实。【随机广告3】

这男人不是见鬼、不是作梦,是真实存在的,他勃起的**隔着布料顶着她的大腿。

「害怕吗?」严君的指尖滑过她的眉,她的眼、鼻、唇,最后在她的脖颈摩娑,让她起了层鸡皮疙瘩。

书中写的是强力春药,若他真的是书中那个「严君」,现在应该难受的想把她扒光,囫囵吞咽下肚,可他现还一脸平静的跟她谈天,如非大腿上那**的玩意,根本会认为他半点事也没有,这份控制力有些骇人。

虽然是她写的,但完全超乎她的想象,得翻上个十倍吧!

苍天呀!大地呀!我想剁手……怎么写出这么个家伙。

「嗯?」严君突然勾起她的下巴,「你还没回答我。」

苏小慈半睁开眼,那双深潭般的眼眸映入眼帘,潭中有着星星,是恋人的眼睛,温柔而多情。

本该表达出害怕,却鬼使神差的摇了摇头。【随机广告5】

回过神来的苏小慈赶忙点了点头。

「做心理测验的时候,都是以第一反应为主,这是潜意识所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把同桌摸出水图书」严军笑得有些张狂,眸光似龙绞水,让人没有一丝推开他的勇气,只能顺着水流被带下潭底把同桌摸出水图书,沉沦其中。

「看来……你跟我一样,挺想要的。」严君俯身在她耳边低喃,恶作剧般舔了一下她的耳垂。

苏小慈脑中炸开烟花,绚烂无比,漏了一拍的心跳开始加速,快速流动的血液在肌肤上留下一层桃花红,视觉上颇为鲜嫩可口。

「我、我……没有……」苏小慈瞪大萌萌的小鹿眼,挺起胸膛把同桌摸出水图书,直视严君,很是堂堂正正,可惜语气太苍白无力了。

严君两指搭上她的颈动脉,「可你的心跳不是这么说的。」

「我……」

「嘘,**苦短,有话之后再说。」

严君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伸手撩起苏小慈的上衣,探入衣内,握住她坚挺的胸部,柔软中带着温暖的温度。

这时,苏小慈却猛地挣扎,推开了他,翻身下床。

今晚,严君终于露出除了笑之外的表情,阴沉下来的脸色,眼中酝酿暴虐的气息,一步步向苏小慈走来,闲庭信步的样子,却有种猛虎紧盯猎物的压迫感。【随机广告5】

苏小慈还没来的及说上话,便被单手扛起,丢上床铺,严君一个欺身押了上去,单手将她的手固定在头上。

「苏小慈,我耐心有限,别逼我强奸你。」

「你……这样是犯法的!」

「那你倒是让警察来抓我。」严君不知从哪,八成是从书里,拿出一条毛巾堵上她的嘴,双手则是被一条青蓝色的领带绑在床头杆上。


祸害新千年笔趣阁
「可惜这次吻不到小嘴了。」

「嗯把同桌摸出水图书!呜……」这次?所以是还有下次的意思?

「别急,马上让你舒服到升天。」

严君轻舔她的脖颈,又吮又咬,手不甘寂寞的伸进衣服里,解开她的前扣式内衣,握着酥胸又捏又揉,时不时拨弄着**,时而轻捻,时而围着**绕旋,苏小慈看着自己被玩弄的**把同桌摸出水图书,已坚硬的顶起薄上衣,形成暧昧的弧度。

苏小慈觉得两腿间有些酸麻,花芯一股湿润的暖流潺潺而出,不由得夹紧双腿,可她忘了自己的双腿被固定在严君的腰两侧,现在这个想阻止自己的动作,反倒像是对他无声的邀约。

腰间传来的力度,就像激励士气的战鼓,严君一把撕开苏小慈很碍事的上衣,勘一手掌握的D奶暴露在月光下,好像奶油泡芙被撒上了一层糖霜。

他一口含住苏小慈浑圆的**,吸的啧啧有声。

灵活的舌头挑逗着每一寸肌肤,苏小慈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想要再更多的刺激。

她忍不住呻吟出声,背脊向上挺起,将自己的**送到严君口中,蜜液不断流出,在床上晕染出一片痕迹。

看到苏小慈的反应,严君不由得嘴角上扬。

果然是口嫌体正直。

严君轻柔的抚摸她的背脊,嘴上则吸吮得更为疯狂。

在狂野的攻势下,苏小慈颤巍巍地达到**,大量泄出的白浆,将两人的下体沾染的颇为**。

看着苏小慈娇喘不停,起伏不定的胸部,被吸吮得通红,还带着湿漉漉的口水,一团混乱的下体,散发着女性荷尔蒙的甜腻香气,引得严君呼吸急促、口干舌燥,**似乎又大上一圈,快把裤子撑裂了。

「很敏感啊!小**,这么快就**了。」

他麻利的褪去两人身上的衣物,昂扬的**抵着吐着白浆的花穴,来回磨蹭,**偶尔刮过阴蒂,都会引得苏小慈全身颤抖。

**抵着穴口顶了两下,只要稍微进去一些,苏小慈就疼的想流泪,原本放松的情绪变得紧张,开始不停的挣扎想逃离。

「啧!你的**怎么这么小呢?」一边说着,突然将手指插入**。

突如其来的进攻,吓的苏小慈**一缩,就见严君眉头锁紧,「放松一点,没事,不疼的。」

手指缓慢的在**里**,一进一出都会带出不少淫液,沾得手上湿答答的,「噗滋噗滋」的声响听得苏小慈面红耳赤,反而更湿了。

「呜呜……嗯……」轻柔缓慢的**,像在做**按摩一样,严君也没有特别去刺激她的G点,很是舒服,让苏小慈放松了不少,呻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把同桌摸出水图书。

她一脸享受的样子,让严君莫名有些不爽。

瞥了眼自己的小兄弟,胀的浮起青筋的样子,就更不爽了。

你倒是享受了,老子都还没享受到呢!

等一下一定要操死你这**……【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