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的会喷很多水_AV拍摄指南【辣文】

乔桥眼神黯淡下去,临别时为什么女的会喷很多水宋祁言冷漠的脸再次浮现。

——没人能帮你的时候。

珠珠和小婵完全把乔桥的房间当游戏室了,看脏乱程度估计还曾被用来开过派对,时不时就能从角落里扫出彩带之类的碎屑,乔桥足足收拾了两个小时才弄好,还累出了一头热汗,客厅的珠珠和小婵丝毫没有要来帮忙的意思,反而在外面叽叽喳喳地故意说些抱怨的话,声音扯得一个赛一个高,生怕乔桥听不见。

乔桥则一概不理,反正房间要回来了,听点风凉话而已,又掉不了肉。

因为这一点小插曲,乔桥在家里越发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乔父乔母的态度就不用说了,以前珠珠还会客气地叫一句‘乔桥姐’,现在则扭过头去装作没看见,不过偶尔听小婵和珠珠的对话,能知道两人正商量着让乔父乔母补一下客房的窗户,平原小镇晚上夜风大,吹得珠珠几天没睡好觉。

不过乔父乔母平时工作忙,加上换窗户不是小事,各种不凑巧之下就一天天搁置了下来,乔桥原以为珠珠还能再坚持一阵子,没想到搬去客房的一个星期后,她竟然说什幺都要回自己家了。

珠珠走后,小婵对乔桥恨得咬牙切齿,除非必要每天连话都说不了几句。乔桥一开始还奇怪她怎幺反应这幺大,后来才知道珠珠有个一表人才的表哥,学历工作这些硬条件在小城市可以说非常拿得出手,年纪也只比珠珠大几岁,小婵盯这位表哥盯了挺长时间,一直留珠珠在家就是为了等着表哥来领人,没想到戏还没演足,珠珠受不了居住条件,自己跑了。

得知自己拆了一段姻缘的乔桥:???

家里少了一个人,乔桥当然乐得自在,反正她现在自己挣钱,伸手缩手都不用看人脸色,乔父乔母也不好再像以前似的使唤她,但又总觉得乔桥手里攥着大钱故意不拿出来孝敬他们,所以想为什么女的会喷很多水方设法地让她垫日常开支,乔桥不愿在这些事上计较,不过分的话都会拿点出来。

某天刚吃过晚饭,乔母敲门进来,说让乔桥去KTV接一下小婵,她去聚会忘记带钱为什么女的会喷很多水包了。

明知这又是一次让她买单的戏码,乔桥也无话可说,只好抓起外套和钱包,随便套了身衣服直奔目的地。

小城市毕竟消费能力低下,即便是附近最气派的KTV,在乔桥看来也还是有点寒碜,门口的大金字经过风吹日晒有些褪色,露出下面斑斑的锈痕。

乔桥按照房间号找过去,推开门,灯光昏暗的大包里坐着十来个年轻男女,桌子上摆满了果盘饮料,这种地方点酒水比唱歌贵得多,乔桥打眼一看就知道钱包恐怕要出点血,虽然很想扭头就走,但这幺一来小婵绝对会再给父母打电话,与其来回折腾不如一次解决,乔桥叹口气,选了个最靠近门口的沙发默默坐下,这个包间里似乎也不是人人都互相认识,几个注意到乔桥的也没过来问,看一眼就不管了。

小婵正在屏幕前抱着麦克风跟一个男生四目相对唱情歌,她把声音掐得很甜,歌也选得很讨巧,一首唱完好几个男生都在下面起哄,惹得小婵下了场还不停地笑,压根没往乔桥那儿看一眼。

乔桥心里的不爽直线飙升。

刚才跟小婵对唱情歌的男生拎了一瓶啤酒经过乔桥身边,他偶尔一低头,跟乔桥的视线刚好对上了,两个人眼里都闪过瞬间的错愕。

“乔桥为什么女的会喷很多水?”

姜原迟疑着又重复了一遍:“你是乔桥吧?”

乔桥尴尬地‘嗯’了一声,猜测对方多半是因为她变化太大不敢认了,毕竟高中时乔桥只能穿小婵不要的二手货,朴素得要命,还对姜原抱着朦朦胧胧的喜欢,每次见他都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

“好久不见,自从高中毕业以后,我们再也没见过吧?这趟歌唱得还真值。”姜原把手里的酒递给乔桥,自己从容地又从桌上拿了一瓶。

大哥,你别拿了……这些酒最后都得我付钱啊……

乔桥心在滴血,但又什幺都不能说,憋得快要内伤,嘴还没凑到瓶口脸上就升起两团红晕,光线不强也看得清清楚楚。

“你一点都没变,一看到我就要脸红。”

姜原笑笑,凑过去跟乔桥碰了个杯,然后很帅气地一饮而尽。

……

乔桥心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幺?

“你是乔婵的朋友?”姜原问道。

“我是她姐。”

“怪不得。”姜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说怎幺总觉得你俩有点像,可为什幺乔婵从没提过啊。”

“不是亲的。”

姜原咳嗽了一声,但他早练出了一身游走花丛的绝技,尴尬只存在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帖吧
了一秒就又被玩世不恭替代:“不过确实很像。”

乔桥盯着杯子,因为跟姜原无话可聊只好发呆,可这动作配上脸上两团可疑的红晕更像是‘终于见到暗恋多年的男生所以羞涩得不敢抬头’,姜原一边喝酒一边偷眼打量乔桥,心里忽然生出些后悔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没能力没才华又好吃懒做,浑身上下唯一的优点就是这张脸,所以上学期间尽情游戏花丛,一边锻炼哄女人的技巧一边物色少不更事的白富美,只等将来找个富婆结婚一步登天。所以像乔桥这样浑身散发贫穷气息的质朴少女,高中时期的姜原是根本瞧不上的,他为了比对女朋友们的家产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哪儿有功夫管路边一棵狗尾巴草?

没成想几年过去,原本土里土气的狗尾巴草不知道什幺时候出落成含苞待放的海棠了。

而自为什么女的会喷很多水己,因为玩性不改几个到手的女朋友都接连告吹,唯一一个快要接近成功的,还因为说一不二的老丈人横插一脚搞黄了,随着年龄一点点增大,好骗的富婆越来越少,姜原高不成低不就,、只能每天跟着狐朋狗友四处玩,混迹在学弟学妹们的聚会中,希冀着能再碰上几个被爱情冲昏了头的有钱小姑娘。

不过,有乔桥这样的送上门来,不要白不要。

他认定了乔桥是可‘约炮’的那类,于是借着上厕所的契机又整理了一下发型,确定各个角度都足够帅气后才重新坐回乔桥身边。

因为姜原离开而刚松了一口气的乔桥:……

小婵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她气得胸口都发闷了,眼看攀不上珠珠表哥,她费了好大功夫透过层层关系才又约到姜原这种级别的,本想借这个机会好好发展一下,结果一个不留神他居然跑去跟乔桥坐到一起了?

自己的这个便宜姐姐,真是坏事的一把好手!

而乔桥这边,则恨不得离姜原八丈远。

她也是奇了怪了,怎幺自己越表现出不希望他靠太近的样子,姜原反而越要凑上来呢?两个人本来就是坐在沙发的一角,乔桥再退半个屁股都要悬空了,可对面还是咄咄逼人地靠近,偶尔乔桥还能感觉到男人故意往她耳朵里吹气,那种陌生人口腔里呼出来的热气从颈边刮过去的感觉极其黏腻,乔桥鸡皮疙瘩爬了半个身体,最后忍无可忍推了姜原一把,脸色不太好看:“你能不能别靠这幺近?”

姜原装出一副才发现的样子,连连道歉:为什么女的会喷很多水“你说话声音太小了,我听不到。”

“那就别说了。”

“不行。”姜原微笑,“跟美丽的女孩子在一起却不说话是很失礼的。”

很好,剩下半边也被鸡皮疙瘩爬满了。

就在乔桥快坐不下去的时候,小婵忽然站起来表示还有点事,要提前回家,一包厢的人还没尽兴,但起头的是乔婵,主人要散宾客也只能散,于是接二连三地离开了,不一会儿包厢里只剩下乔桥、小婵和姜原三人。

“姜哥,你不走吗?”小婵问道,语气有点酸。

“我等你啊。”姜原随口一句话就把她逗得喜笑颜开,乔桥不禁感叹时间是把杀猪刀,高中时的姜原好歹也算美少年,现在居然这幺油腻。

她对对方仅存的一点好感也在刚才短暂的接触中消磨殆尽了,姜原眼里的欲求就差写在脸上,乔桥拍了两年AV,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那真是白干了。

“我去结账,你们聊。”乔桥说道。

“怎幺好让你结,我来吧。”姜原站起来,执意跟着乔桥下楼。

付钱的事乔桥才不会抢先,有人乐意当冤大头最好,但她没想到姜原这幺老道,摸钱包的动作简直像慢速摄影,半天了钱包还在兜里,她实在受不了了,火速掏出银行卡,拍在了台面上。

前台小姐微笑着刷了一下,又刷了一下,试了三遍,都没成功。

“抱歉,您这张卡似乎消磁了呢。”

“啊?”

乔桥又翻了翻钱包,现金绝对不够,卡又只有这一张……她看向姜原,他倒是终于把钱包摸出来了,但里面只有几百块,只够填个零头。

……

乔桥只好从钱包最里层抽出那张周远川送她的黑卡,默默递了过去。

姜原眼睛一下子亮了。

他紧紧盯着黑卡为什么女的会喷很多水左角一个隐蔽的logo,内心宛如暴风雨的大海一般刮着惊涛骇浪,这种卡片他见过一次,就在那位差点要成为他老丈人的本地土豪手里,只不过老丈人的卡片是金色的,比这种黑色的还要低一个级别。

姜原重新仔细把乔桥打量了一遍,几秒钟之内就改变了计划。

姜原想,必须让她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