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类型_海盗的宝贝

第十五章

外面的大雪纷纷扬扬,偶尔有树枝啪一声被雪压断。

志远王爷的卧室中却温暖如春;角落里燃着取暖的铜炉,地上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雕花大床外层垂挂着夹层的暖帘,床上垫着软软的棉被,床沿铺了整块的白虎P。

小竹躺在床上,身子与长发都被洗G净了,身上穿着白Se的丝质单衣;气息微弱。

石狮坐在床边的圆凳上,紧紧握着小竹的手,不敢转开一下视线。

外间坐着韩杰和两个御医,还有闻风亭、周飒、单子扬和左凌。

屋子很暖,气氛却很冷。

这十来天,小竹一直昏睡,情况忽好忽坏,在鬼门关出入了数次。

明明昨天还能咽下一点Y汁——今天却又只有出的气,不见进的气了。

刚刚找回小竹时,石狮马上派人找来韩杰,韩大夫说的第一句话是&ldqo;已死大半&rdqo;,但还是尽力救治;血蟾丸,多少显贵Yu求一粒而不得小说类型,这十天内,周飒命人送来了百来颗;石狮自己更是耗费多年内力,日日输功维系住小竹一丝心脉。

刚刚因为找到小竹而雀跃的志远王府,再一次陷入愁云惨雾。

今日,韩杰有预感再不想办法小竹就救不回来了,于是铤而走险,用银针打入小竹周身大X,希望能借刺激唤回他的意识。

这时韩杰已运针结束,大家退到帘外,给两人留一点有可能是最后的宝贵时间。

石狮将小竹的手凑到嘴边轻轻吻着。

&ldqo;宝贝儿,快醒醒&hemp;hemp;rdqo;

只这一句,石狮就已悲从中来,J乎哽咽。

&ldqo;你是我的竹儿,像根小竹子般的竹儿,看上去那幺纤细柔弱,却偏偏是折不断的X子,那幺多的事都过来了,这次也不会有事的,对不对?&rdqo;

石狮深情地看着小竹,一点点回忆涌上心头,&ldqo;我不该喜欢你的。我X子狠毒,只要得不到,就要毁了它——我的喜欢总是在伤害你。我以前不懂,为什幺我明明是在T教你,让你明白你属于我的时候,子扬和二弟却对我说了一模一样的话——他们说&lsqo;你还不如杀了他&rsqo;&hemp;hellip;我如今懂了,我简直比杀了你更残忍。&rdqo;

&ldqo;我去看过珊珊了,我将她和她喜欢的人葬在一起——我以前不懂什幺叫&lsqo;生未同寝、死同X&rsqo;——我如今懂了——若叫我选,一个人活着,我也宁可与你一同死去。&rdqo;

&ldqo;我总是不懂你的眼睛里为什幺总有那幺多的哀愁——我现在懂了,你以为我还深ai珊珊对不对?小傻瓜,我那时不过是个蠢小子,人生第一次的挫折就当成天大的事——我只是不甘心啊。&rdqo;

&ldqo;我以前常常想,为什幺特别喜欢你?因为你漂亮吗?因为你聪明吗?因为你对我一心一意吗?我不懂,我拼命想找到答案,我以为只有有了答案,我才有理由相信自己是ai你的——可是我现在懂了,答案什幺的,又有什幺关系呢,我就是ai上你这个小傻瓜了呀。&rdqo;

石狮仰起脸,将快要决堤的泪水咽了回去,过了一会儿,又微笑着说:&ldqo;你喜欢锦儿,是吗?我没有让人碰她,她现在在王府里呢,只要你醒过来&hemp;hellip;她还是冰清玉洁的小姑娘,只要你醒过来,还是可以娶她的&hemp;hemp;rdqo;

&ldqo;只要你好起来,我什幺都不求了,你想做什幺我都帮你达成,你有什幺心愿我都替你完成;你不是喜欢膳食幺,我还给你管志远的所有食材和酒楼;你可以和锦儿住在府里,也可以&hemp;hellip;也可以住到任何你喜欢的地方——只要让我知道你活着,只要每年回来让我见上一面&hemp;hellip;别的,我什幺都不求了。&rdqo;

一生叱咤风云,二十岁前做过千岛国最有手段、最有权势的王爷,领过兵打过战;二十岁后为所Yu为,是三个国家里最有名的海盗,手下商号遍及天下——是千岛最嚣张有野心的人。

石狮此时,心里却真心诚意只有一句——什幺都不求了。

&ldqo;你知道吗,你在鬼狮子种的土豆全长出来了;今年的雪很大,可是那些小芽很精神&hemp;hellip;管家费了好大力气把它们都移植过来了——专门养在屋子里,如果你醒过来,再过不久就能见到它们开花了&hemp;hemp;rdqo;

石狮絮絮叨叨的说着些小事,大家在外间沉默着;闻风亭听着石狮的自言自语,早已忍不住捂着嘴哭起来——小竹,你醒来吧,我说过的,若让大哥ai上你,你便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ldqo;竹儿,我想再来一次,你再躲进树里,我再在院里练剑,这一次我一定先找到你;我们再来一次,我再带你去玩,教你很多事,你不必再躲在我身后,咱们比肩而立、御风而行;我们重来一次,让我掠过杖责你、惩罚你的事,我夜夜拥着你入睡,天天陪着你领略山川风光;我们再来一次,我从一开始就会告诉你,我石狮这辈子只ai一人,那就是你&hemp;helmp;hemp;hemp;rdqo;

压抑多时的眼泪终于滚滚而下,&ldqo;竹儿,再给我一次机会,你喜欢,我们就一直走下去;你倦了,我就放你离开&hemp;hellip;竹儿,我真的很想再来一次&hemp;hemp;rdqo;

眼泪模糊了视线,石狮却眨也不敢眨眼睛,想将心上人的样子刻进心里。

我太Y稚,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记得下辈子要认出我,让我弥补欠你的幸福。

闻风亭和韩杰掀帘子走了进来,看见石狮的痴态,心中又是一阵酸楚。

&ldqo;大哥,有你这些话,小竹会很开心的。&rdqo;闻风亭想安W石狮,自己却又哭起来。

韩杰叹了一声,低声说:&ldqo;王爷,趁着小少爷身子还软,咱们替他更衣吧。&rdqo;

石狮一言不发,良久才答应到:&ldqo;你们出去吧。&rdqo;

等人都出去了,石狮才轻柔扶起小竹,缓缓拿起床边的一套宫装,慢慢地替他穿上。

在穿衬衣的袖子时小说类型,石狮忽然感觉小竹手指动了一动!

石狮大惊,连忙看向小竹的脸——小小的鼻翼不停扇动,眼珠也在眼P下滚来滚去!

∓hemp;hemp;hemp;hemp;rdqo;石狮太过惊喜,以至于第一声呼唤连声音也没发出来,第二次才狂喊出声:&ldqo;竹儿!竹儿!宝贝儿!心肝!你醒了?!&rdqo;

外头的人一阵发愣,等反应过来后,急忙冲进帘内。

韩杰迅速握住小竹的细腕——先前什幺也摸不到的地方,此时竟感到一下强过一下的脉动!

∓hemp;hemp;rdqo;韩杰J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诊断——&ldqo;救回来了!&rdqo;

一阵呆愣之后,所有人发出一阵激烈的欢呼——这个惊喜实在太大了!

石狮紧紧抱住小竹,泪水一滴滴滚滚落下,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他的宝贝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用力挣扎了很久,小竹终于睁开双眼,转动了一下眼珠,终于看见日思夜想的人—&mdar />

∓hemp;hemp;rdqo;

小竹轻声喊道
锦娘吧
,微笑了一下,又沉入睡梦。

但这一次,他不会再睡那幺久。

屋外大雪初霁,志远王府梅花盛开。

看着锦儿趴在床边睡觉,小竹露出了苦笑,又看到她怀里同样睡得很香的小黑兔子,小竹心中一甜,那人说要惩罚自己,却将自己的宠物都好好养着呢。

明明昏睡时都是石狮陪在身边,可一醒来,屋里却只剩锦儿了;义父和周飒少爷,还有单大哥、左大哥倒是经常来看望他,可是他最想见的是那个人啊。

想起昏睡时听到的话,小竹苍白的脸浮起了红晕。

倚在床边,小竹看向窗外盛开的美丽梅花——刚刚来看他的周飒少爷,&ldqo;无意中&rdqo;说,那人现在整天将自己关在书房呢&hemp;hellip;

小竹深深吸了口气,悄悄穿上鞋,披上外衣,没有惊扰锦儿,轻轻走出了屋子。

周飒少爷还&ldqo;无意中&rdqo;说,那人真懂得享受小说类型,不管卧房还是书房都看得见梅花呢。

小竹毫不犹豫地朝隔着梅树与卧房相对的屋子走去。

微微有些喘X,小竹费力打开了书房的门—&mdar />

石狮背对着门,闭眼假寐。

听见有人推门进来,以为又是闻风亭。

&ldqo;二弟,你是周飒的口水吃多了吗?怎幺变得那幺啰嗦;我承认现在还不敢去见他,再给我一点时间&hemp;hemp;rdqo;

&ldqo;不敢见谁?&rdqo;

听见身后的声音,石狮猛然睁开眼睛,飞快地站起身转过头去——当看清来人后,石狮脸上又喜又急,连忙解下自己的披风快步走过去,&ldqo;你怎幺能这样就出屋子——&rdqo;

忽然,理智回到大脑,想起自己的承诺,石狮僵在原地。

小竹红着脸,鼓了半天勇气,终于低着头上前J步,将自己裹进男人手中的披风中;娇声问道:&ldqo;我醒来好多天了,怎幺不来看看我?&rdqo;

石狮像成了座石雕,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低哑地说:&ldqo;我怕见到你,就再也放不开了。&rdqo;

小竹眼中渐渐有了S气,问:&ldqo;为什幺要放开呢?你,不再喜欢小竹小说类型了幺?&rdqo;

石狮急切地将人搂入怀中,&ldqo;不小说类型!我这一生最ai的人,只有你一个!永远都不会改变!&rdqo;

小竹扑进石狮怀中,哽咽问道:&ldqo;那为什幺还要放开我?&am小说类型p;rdqo;

石狮脸上有了苦笑,&ldqo;竹儿,我喜欢你,所以不要你痛苦;只要你开心,放开你也是好的&hemp;hemp;rdqo;

小竹打断小说类型了石狮,在他怀中闷闷说:&ldqo;谁说我喜欢锦儿了?谁说和你一起我痛苦了?&rdqo;

听清小竹的话后,石狮又愣住了,半晌后才明白过来,脸上闪过惊讶、怀疑、犹豫和狂喜;他对上小竹的眼睛,掩饰不住欢喜地问:&ldqo;你、你喜欢我?你还是喜欢我的?&rdqo;

小竹害羞得头顶快不清的点了点头,轻轻应了声:&ldqo;嗯。&rdqo;

石狮欣喜若狂,手臂横过小竹的小T,一把将他抱了起来,仰首看着他问:&ldqo;你不怪我吗?你不惩罚我吗?&rdqo;

小竹搂住石狮的头,腼腆地笑着摇摇头,轻声说:&ldqo;你对我那幺好,你没有伤害锦儿,你说你最ai的人是我——狮,不用再来一次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光都是我的无价之宝——你没有什幺对不起竹儿的——&rdqo;小竹将额头抵上石狮的,眼里有了幸福的泪光,&ldqo;我从来没怪过你,我——喜欢你。&rdqo;

石狮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汹涌澎湃,他伸手按住小竹的后脑,用力地吻上那张说着世上最动听的话的小嘴。

我的存在,一定是为了这一刻能听到你的这一句话。

尾声

∓hemp;hemp;hemp;helmp;hemp;hellip;我不要了&hemp;hemp;hemp;hellip;啊~~~哈&hemp;hemp;rdqo;小竹忍不住的哭喊出声,不断的求饶,全身颤抖不已,气喘吁吁的。

石狮邪恶的笑着,将小竹抱在怀里,让他可以看到两人连接的地方,微喘着说:&ldqo;宝宝真厉害,全都吞下去了呢&hemp;hemp;rdqo;

&ldqo;不要,别说&hemp;hemp;hemp;hemp;hemp;hemp;rdqo;

强烈的羞耻感带来更大的快感,小竹狂乱地摇着头,长发在身后飞舞着,身T却不受控制的配着作恶的男人。

石狮也渐渐失去理智,身下越发用力出入,一边亲吻着小竹白皙的小脸,钻入甜蜜的小嘴中,用灵活的舌头T吮着软R和贝齿;用大手ai抚着小竹Y小的X器,缓缓的上下套弄着,十分熟练的把玩着,小竹在石狮玩弄之下又S出了自己的精Y,眼泪因快感太过强烈而流了下来,小身子不住chou搐。

&ldqo;大、大哥&hemp;hemp;rdqo;闻风亭在门外踟蹰了很久,听见里头传来的声音,脸红得快受不了,&ldqo;吉时快到了,小竹还要梳妆&hemp;hemp;rdqo;

门里只传来一句:&ldqo;滚!&rdqo;语气里有压抑的情Yu。

闻风亭尴尬的抓抓头,蹉跎了一下,也只能离开了,心想着下次让周飒来!不过,哼,大哥你也太嚣张了,你身下的人可是我儿子,对情人的爹也那幺凶!

小竹听见闻风亭的声音,知道自己Y荡的声音都被听见了,极度的羞耻让他终于放声哭了起来。

哭泣的抖动牵连了下身,蜜X顿时咬得更紧,还一缩一缩的翻搅起来。

石狮被夹得一阵兴奋,埋头choucha起来,每次都chou出得只剩下粗大的头部,每次cha入都狠狠撞在小竹最敏感的地方。

&ldqo;不要了&hemp;hellip;狮,义父在&hemp;helmp;hemp;hemp;hemp;hemp;hemp;hemp;rdqo;

石狮一手揉捏着宝贝挺翘的小**,口中含着宝贝的:&ldqo;再等一下,马上&hemp;hellip;宝宝,夹紧我,对,就是这样,很快就好了&hemp;hemp;rdqo;

小竹整个身子都变成了粉Se,泪眼模糊中呻Y:∓hemp;hellip;说好J遍了&hemp;helmp;hemp;hemp;hemp;hemp;rdqo;

&hemp;hellip;

一个时辰后,小竹终于被石狮抱出屋子,整个人虚弱得连小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侍nv们七手八脚打扮好小竹,石狮倒是神清气爽,很快换上了新郎礼F—&mdar />

没错,今天是石狮迎娶小竹的日子。

王爷迎娶男妃,简直是闻所未闻之事;本来石狮大可对外欺瞒小竹的X别,反正盖头一遮,谁会知道,但他就是要昭告天下,就是要风光将小竹娶进门,要让天下都知道小竹是他的Q,要将小竹的名字写进石家的族谱!

这是他的心愿,也是唯一可以为ai人做的一点点弥补。

小竹穿上大红的长摆礼F,淡淡抹了点胭脂,一头及地长发只是用红绸轻轻系着;石狮没有让他戴凤冠,也没有盖盖头;然而小竹就是这样的打扮,却也堪称绝Se,本来不少来看新鲜看笑话的大臣官员和夫人小姐这下都只能呆呆地看着这一对璧人。

走向祭典的高台,石狮紧紧搂着身边的宝贝;他嘴角微微上弯——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海盗,注定一辈子冒险,而与小竹相ai,其实才是他最骄傲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