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和老师在小房间_兵者之王

学生们被李威劈头盖脸臭骂教育了一顿,随即扶正帽檐,迎面顶着火辣辣的太阳站立。

“你们不是以人才自居吗?怎么连一点点太阳都受不了了?要是连这点小小磨砺都无法忍受,我看你们只能做一个平庸的蠢材!”李威用话语激励着学生们。

李威的虽然话刺耳难听,但是却强烈的刺激到了这些莘莘学子的自尊心,同时,也激励了他们坚持下去的耐力。

不多时,一名女学生因为晕倒又被李威扶了下去。

她的待遇跟前面的女生何晴差不多,可以享受到教官的悉心照顾,还可以不用晒太阳立军姿。

白素醋意大发,很快想到了效仿前面的两名女生,她手摸了摸额头,假装晕眩神志不清。

唐璐瑶配合的扶着白素,立即冲树荫下的李威焦急的大喊道:“教官,白素中暑了……”

李威闻声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他低头观察了一眼白素身体状况,只一眼,他就洞察到了白素是在装中暑。

“白素,能不能别玩这种小孩子把戏?装中暑很好玩吗?!”李威没有把她扶到树荫下,而是当众揭露下雨天和老师在小房间。

“教官,你太不近人情了,你看白素晕乎乎的,脸上很烫,她好像真的中暑了……”唐璐瑶为白素辩解道。

“白素,快点起来!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去拎桶水泼到你身上给你降降暑!”

闭眼装昏沉的白素,听到李威要把冷水泼到她身上,立即睁开了眼睛站起身,转眼间,一点中暑的症状都没有了。

“你这中暑好的真够快的,没想到我的话还是治疗中暑的特效药,呵呵。”李威盯着白素,狡黠的笑了笑。

假装下雨天和老师在小房间中暑被揭穿,白素眸子一斜,气恼的送给了李威一个鄙视的眼刀,心里咒骂着木头大混蛋。

李威郑重的宣布:“因为白素和唐璐瑶串通一气装中暑欺骗教官企图逃避军训,所以,我要罚她们多站半小时军姿,其余人就地解散!”

尽管李威心里喜欢白素,但是,现在是军训期间,他根本不会产生一点心慈手软,反而会特殊照顾了下她们。

其他解散的学生们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跑到阴凉处暂避太阳。

白素俩人憎恨之色都写在了脸上,李威与她们对视着。

“你们两个保持军姿站好!”

“李威,你为什么老是针对我跟素素,那两名女生晕倒就有特殊照顾,我们是朋友你还罚我们!”唐璐瑶心中憋气,忍不住质问道。

“我有针对你们了吗?”李威责问一声,语气严厉的批评道:“她们俩人是真的中暑,难道白下雨天和老师在小房间素故意装中暑逃避军训我也要纵容吗?”

唐璐瑶见李威误会白素,解释道:“李威,素素装晕倒不是为了逃避军训,她是为了……”

“瑶瑶别跟这种木头解释!”白素打断了唐璐瑶的话,气呼呼的对李威说道:“李威你变了,我现在越来越招人讨厌了!”

“我还是以前那个李威,我从来没有变过,只是你们太娇生惯养了。现在是军训下雨天和老师在小房间,我只是在行使一个教官的职责而已……”李威坦然说道。

他看到白素一张白皙的脸热的黑红,其实,他的心里也挺疼惜的,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帖吧
只是李威真的无法做到纵容和包庇。

李威陪着他们一起站立,这短暂又煎熬的时间里,白素俩人身体纹丝不动,似乎跟李威杠上了。

过了一会,熊静手里拿着两瓶水走了过来。

“教官,你喝点水吧?”熊静把水递到李威旁边问道。

李威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渴,你给她们俩喝吧。”

“李威,你少在这里假装好人!”白素目光执拗的撇了一眼熊静递来的水,性子倔强的说道:“我白素没你想的那么柔弱,不喝水我照样能挺的住!”

“素素,别斗气了,太阳这么大喝点水吧,不然真的中暑了……”熊静把水给唐下雨天和老师在小房间璐瑶,关切的对白素提醒道。

“不喝,拿走!”白素瞪着李威,愠怒的说道:“中暑还更好,这样李教官就满意了。”

“素素,别任性了……好吧,你们这两个冤家。”熊静劝说不了白素,只好拿着水走回到了树荫下面。

看到白素身上表现出执拗坚强的一面,李威心里倒有几分喜欢和欣赏。

迎面站在太阳下面暴晒,浑身燥热的滋味就像是烤鱼干一样难受。

李威其实也好受不到哪里去,他同样也感觉到了太阳的炎热。

只是,他比平常人更有耐力,身上有一种骆驼的坚韧精神支撑。

注意到白素俩人脸色的变化,看的出来她们被太阳烤到极限了。

他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俩人已经站了整整二十分钟,如果她们长期没有水分补充,再站下去恐怕真的要晕倒了。

“下雨天和老师在小房间你们俩人表现还不错,军姿很标准。”李威真心夸赞了一句,说道:“好了,就罚你们二十分钟,解散吧!”

“我不会感谢你的好意的,哼!”白素眼睛重重撇了一眼李威,气呼呼的走开了。

“李威,素素刚才装晕倒是因为看到你照顾别的女孩吃醋了,你这根木头真的轴死了……”临走时唐璐瑶把白素装中暑缘由告诉了李威。

听到唐璐瑶的话,李威恍然明白过来,原来真的误会白素了,她装中暑不是为了逃避军训,而是吃醋了。

李威保持良好的军姿,依旧站在原地任由天空中毒辣的太阳暴晒在身体上。

他的身体归然不动,就像是一尊感觉不到炙热的雕像一般屹立着。

学生们离开毒辣的太阳,此时坐在树下乘凉,一个个都有种从地狱到天堂的舒爽转变。

坐在树荫下的学生用手里的作训帽给自己扇风,时而饮下雨天和老师在小房间水止渴,惬意的享受着清凉。

李威在太阳下面暴晒了半个小时,眼眶边积蓄着大把的汗水,他始终没有擦拭脸颊的汗水和眨动一下眼睛。

“滴答”

很快,汗水像瀑布一般从他额头飞流而下,然后,汗水顺着坚挺的鼻尖缓缓滴落在草地上。

学生看到李威这发神经的一幕,多数人认为他是自找苦吃,他是教官完全可以坐到树荫下避暑,想凉爽多久就爽多久。

不过,有一个人却知道他为什么站在太阳下炙烤的初衷。

何晴盯着太阳下的李威看了片刻,她知道教官可不是神经病犯傻,他这是在以身作则给这帮意志力不强的懒学生立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