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吧把我拉到他家_宿主请留步

“大哥,你慢点啊,兄弟们真跟不上啊!”

眼看着自家老大滚地葫芦一般一溜烟滚下了山,后面憨头憨脑的青年声音中带着几分急切。

众人:“.......”

你丫哪只眼看见你家大哥是跑的?这明明是滚的好吧?

从半山腰直接滚到山脚下,山贼首领在地上躺了半天,晃了晃脑袋好不容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同桌吧把我拉到他家“谁?谁他么冲我屁股蛋子上踹的一脚?”

从地上爬起来,贼眉鼠眼的山贼首同桌吧把我拉到他家领没有先组织打劫,而是转过头一脸怒色的看着已经冲下了山的一众小弟。

闻言,所有山贼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之前喊得最欢的憨厚青年。

众山贼之中,跟着首领最近的,有机会给首领来一脚的,唯有这位二当家了。

见到一众小弟把目光看向二当家,山贼首领同样满脸不善的看向二当家。

“二狗子,是不是你从后面给我屁股蛋子来的一脚?

说同桌吧把我拉到他家?你是不是想干掉我继承我的山寨?”

“大哥,你在说什么啊?”

面对一脸怒色的首领,二当家脸上是毫不做作的懵逼。

那无辜的小眼神,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这事情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呢。

“二狗子!你他娘的就接着跟老子演!

你就是老子从小看着长大的,老子会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九九?

老子这个首领的位子,你盯着很久了吧?

告诉你,老子一天不死,你永远都只能是二当家!”

看着二当家无辜的表情,山贼首领一巴掌抽在了二狗子的脸上。

如果不是这是他亲弟弟的话,他绝对不介意一刀把这混蛋给躲了。

“大哥......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同桌吧把我拉到他家了一巴掌,二狗子一手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山贼首领。

“你......”

看二狗子还在演戏,山贼首领一手握在刀柄上,恨不得直接把这个混蛋给砍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那个.....劳驾,问一下,这个劫......你们还打不打了?如果不打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啊!”

回过头,山贼首领就看到那个白胡子老头眯着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看着自己,脚下还一副随时准备跑路的样子。

“他娘的,你不说话老子还真忘了打劫的事了!”

山贼首领骂了一句,瞪了二狗子一眼,“等回了寨子里再跟你算账!”

说罢,山贼首领把手中的砍刀从刀鞘中抽出来。

“老家伙,看在你提醒了本大爷的份上,本大爷今天就不难为你了,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教出来,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要是敢不配合的话,定教你尝尝本大爷砍刀利同桌吧把我拉到他家不利!”

说着,山贼首领还配合着挥了挥手中的看到。

只是......

“等一下!”

山贼首领刀刚刚挥起,周一仙直接叫停。

“还有什么事?”

山贼首领举着刀,不解的看着周一仙。

“那个......你们打劫,开始之前就没有什么开场词吗?”

周一仙瞅了一眼山贼首领,‘小心翼翼’的问道。

“开场词?”

山贼首领不解,什么开场词?

“嗯,比如.....”

周一仙犹豫了一下,挺起身,颇有气势的开口。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要是敢打牙缝里蹦出半个不字,一刀一个管杀不管埋!”

听着周一仙的话,山贼首领重复了一遍,而后拍手叫好。

“好!这个好!敢打牙缝里蹦出半个不字,一刀一个管杀不管埋!好!”

听到山贼首领叫好,周一仙含笑点头。

“既然觉得好,那就把身上的钱财都交出来吧。”

“好嘞,给您......”

山贼首同桌吧把我拉到他家领异常配合的从怀里掏出几片金叶子递给周一仙。

然后.....

“大哥,你傻了啊?”

看着自家大哥这么配合,后面一脸憨厚的二当家二狗子急忙出声喊了一嗓子。

这一嗓子,直接把山贼首领给喊清醒了。

“好啊,敢耍老子,上,男的全给我砍了,女的带回寨子里去。

说着山贼首领一马当先,挥着刀就要开干。

见此情形,周一仙看了一眼二狗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果然.....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原本看这山贼首领身上虽然长得贼眉鼠眼,却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周一仙向着弄点小戏法耍耍这家伙就完了的。

却不想自己这刚刚入门的催眠术只是被二狗子喊了一声就给破了。

一方面感慨自己修行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最新章节
不到家,一方面周一仙只能无奈的动手。

眼看山贼首领砍刀挥出,周一仙手中的白幡一挥,山贼首领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正正的砸在了二狗子身上。

“噗!”

山贼首领没事,二狗子被这一砸,直接喷出一口老血,抬起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周一仙。

‘你’了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一闭眼,一歪头,竟是就这么一命呜呼了。

眼见大当家被打飞、砸死了二当家,后面的山贼冲势一减,有些人转身就想逃跑。

只是,既然已经出手,周一仙又怎么可能还让他们跑了。

右手一挥,手中白幡飞出,转了一个圈,几十个山贼纷纷倒地不起,躺在地上不住的呻吟。

金丹与这些先天都不到的山贼相比,就是仙与凡的差距。

在金丹境界的周一仙面前,这些山贼连一个回合都撑不过去。

如果不是周一仙留手,这些山贼又哪里还会有命在。

一招收拾了所有的山贼,周一仙把左手牵着的小环交到小白手中,抬脚走向山贼首领。

“你.....你要干什么?”

看着周一仙走过来,山贼首领心里暗暗叫苦。

平日里打劫这项活动他们也没少干,也没出现过什么意外

却不想,今天竟然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只是,这也不怨他们,任谁家修仙之人,不都是高来高去的御空飞行,又有谁会想到,会有这么厉害的修仙之人,没事在地上一步一步的走着赶路的。

“嗯,干什么......”

周一仙脸上露出一副问难的样子,“这倒是个问题。”

想了片刻,周一仙眼神一亮,计上心头。

“这位山贼,本仙人见你骨骼惊奇,乃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这里有《葵花宝典》一部,可助你直通金丹大道。

今日见你与我有缘,就五片金叶子卖给你了!”

周一仙往怀里一掏,掏出一本书页泛黄的书册,直接丢到了山贼首领的手中,随手取走了山贼首领身上仅有的五片金叶子。”

山贼首领:“......”什么鬼?不是要杀我,怎么又卖起来什么《葵花宝典》了?

难不成,自己真是万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这位仙人看中了自己的资质,决定不计较自己打劫这件事了?

想到这里同桌吧把我拉到他家,山贼首领大黑牛心里莫名的还有一些小激动。

如果自己能够得仙人请来,带着自己进入仙门。

以后,自己岂不是可以成为长生不死的仙人?

摘星拿月,移山填海,等拥有了那样的力量,自己再打劫,哪里还用屈居在牛头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自己完全可以去中土之地生意好的地段打劫啊!

不对!

都特么成仙人了,自己还打什么劫啊!

想明白这一点,大黑牛差点给自己来了一嘴巴。

幻想着自己未来成仙得道,长生不死,左拥右抱妻妾成群,走向人生巅峰的样子,山贼首领大黑牛就忍不住乐歪了嘴。

然后......

“这位山贼,本仙人见你骨骼惊奇,乃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

山贼首领:“......”mmp,这台词,听上去好耳熟啊,什么时候开始,万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已经成为一个山寨就能出现两个的烂大街了?

就在山贼首领腹诽的时候,周一仙的声音继续传入他的耳中。

“《葵花宝典》只有一本,已经卖给你家首领了,但是,我这里还有《辟邪剑谱》,看你与我有缘,今日就二两银子卖给你了!”

说着,周一仙从怀中掏出一张袈裟丢在那名山贼身上,取走了对方身上仅有的二两银子。

至此,山贼首领心里才好受了一点。

虽然都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但自己得了《葵花宝典》,小弟只得了《辟邪剑谱》,虽然这两个名字都从来没有听过,但只从自己的《葵花宝典》值五片金叶子,小弟的《辟邪剑谱》却只值二两银子就可以看出。

还是自己的《葵花宝典》更厉害些,甚至可能厉害的不只是一些那么简答。

这么想着,山贼首领的心情又好受了很多。

果然,自己还是得仙人青睐的。

然后......

“这位山贼,本仙人看你骨骼惊奇,乃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这里有一本《葵花宝典》,今日你与我有缘,就四钱银子卖给你了!”

“这位山贼.....”

山贼首领:“......”mmp,忽悠,你就接着忽悠。

你他么忽悠人,能不能换个台词的?

连着忽悠几十个人,还是当着大家的面忽悠,连台词都不带换一句的。

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ps:推荐一本新书《系统请排队》,每天换一个系统,365天365种系统,脑洞作品,作者自己也在追,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