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哥哥帮你洗花花_[快穿]能力不够肉来凑

【头部广告】乔桐是一名刚签订契约的任务执行者,绑定系统是“圆你心愿”。【随机广告4】有些人对愿望极其执着宝贝哥哥帮你洗花花,可以生出强大的愿力,只要任务执行者能替他们完成心愿,就能获取愿力。

满心忐忑的乔桐还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结果醒来后发现自己穿着校服款式的蓝白运动服,坐在书桌旁,桌上摞满了几乎要将她淹没的参考书,教科书,练习册……

乔桐:!!!系统,我的任务是什么?

脑海中的系统答道:由于第一次执行,此次任务难度较低,委托人的愿望是“成为年级第一”。

委托人的任务被接受后,就会从原世界中分化出一个平行世界,任务就在平行世界完成,为了方便执行者完成任务,会直接采用执行者的姓名和外貌。乔桐靠在椅子上,紧张地接收了原本的“乔桐”的全部记忆。

“乔桐”是个高二女生,有一个小两岁,跳级一年在同校读高一的弟弟乔弦。这个弟弟可以说是她的噩梦,乔桐天生不算聪明,虽然努力勤奋,但小时候还好,随着年级提高,有些东西总是怎么学也学不会。【随机广告3】而弟弟乔弦却自幼聪明早熟,成绩优异,是父母的骄傲。乔家父母本就工作忙碌,对子女少有关心,由此更是越来越偏向于优秀的儿子,有时会忽略笨拙的女儿。也使乔桐本就内向的性格越发阴沉孤僻,对不争气的自己,夺走父母全部关注的弟弟充满怨恨,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年级第一。

“但是我都上大学了啊!高中的知识毕业时就全还给老师了好吗!”乔桐头大如斗,“而且我成绩虽然可能比原本的她好一些,但也顶多不上不下,考第一还是天宝贝哥哥帮你洗花花方夜谭啊!”

“这就需要执行者发挥你的智慧和勇气了。”系统回答道,“既然能产生足够强大的愿力,每一个委托肯定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实现的。和其他任务相比,这已经是我能挑出最简单的了。执行者,请你仔细思考,委托人要的只是那一个结果,而你可以尝试多种不同的路径。”

“为了愿力,前进吧,少女!”

“什么鬼扯的台词啊喂!”

不过这倒也是,乔桐想过,除了真枪实弹考第一名,还可以作弊,黑进学校阅卷系统改成绩,偷偷把排行榜第一名的名字改成自己……虽然最后一种听着就不可能。【随机广告1】

不过委托人的愿望最主要还是想真的靠真实实力考取第一名,既然接下了这个任务,还是先朝这个方向努力一下吧。她在椅子上坐好,整理书桌想先看看书宝贝哥哥帮你洗花花。不过她都死了,居然还没逃过学习……听着怎么这么苦逼啊!

桌角随便贴了张奶黄便签纸宝贝哥哥帮你洗花花,上面记着考试日期,乔桐和现在日期一对,才发现今天星期五,两天后的星期一就是高二上学期的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最新章节
期中考试!

“虽、虽然想这次完成任务是不可能的,但起码试试看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吧。”

她从书桌上抽出教辅资料就按各科伏案看起。幸好她继承了全部记忆,语文她早忘记的课文背诵,对原本的乔桐来说却是最不费脑子的死记硬背。至于理解和作文,本来就是她读高中时最擅长的。英语更是不用担心,她怎么说也是考过六级的人,应付高中考试还是绰绰有余。至于数学……

两个乔桐共同被戳中死穴。

书桌上明晃晃的一摞练习册,看了上面的学科名,更是给了她致命一击。

物理,生物,化学……居然还是个理科生。

文科生乔桐:救命啊!现在文转理还来得及吗QAQ

这房间虽然充满宝贝哥哥帮你洗花花苦逼学生气,但一些细节还是颇具少女心。墙上粉红甜蜜的糖果屋挂钟到了整点,鸽子咕咕跳出叫了几次,乔桐桌上的书厚度没减下多少,心倒是越看越凉。幸好她具有原本的水平,理科科目再差,怎么说总成绩也不会比原本的乔桐低。宝贝哥哥帮你洗花花

书桌靠窗,向外一望,附近居民楼一片漆黑,不知不觉已是深夜,她困是说不上,倒是饿得够呛。父母还在出差,下个月才会回来。就这样把未成年的儿女丢在家里,也是心够大的……

推开门,乔弦房间的灯已经灭了。她轻手轻脚走向厨房,绕过客厅的茶几沙发,尽量不弄出一点声响打扰他睡觉——乔弦有起床气,脾气一上来人见人怕。他们这对几乎成仇的姐弟是真打过架的,小时候她还仗着大两岁的优势欺负他,只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年乔弦升上初中,男孩子天然体能上的优势显露无遗,她就怂了,再也不敢招惹他,见他就绕着走。俩人虽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真的可以做到一周不碰面,只是在父母偶尔回来时粉饰太平,假笑两声。

厨房宝贝哥哥帮你洗花花的灯接触不好,是暧昧的昏黄,坏了有一段时间,只是她和乔弦谁都不用厨房,也就没想过修。乔桐想着要不要给小区里贴小广告维修电器的人打个电话,顺便检查水管天然气,又自己否决掉,乔弦虽然是个男孩子,但毕竟年纪小,她一点风险也不想冒,还是自己买灯泡回来换吧。

双开门的大冰箱,淡绿色,拉开后几乎空空如也。只有半份外卖剩下的咖喱鸡饭,几根泡面的火腿肠,冰箱最深处还有一瓶酸奶。

剩饭进锅,加点油翻炒,火腿肠切丁,幸好是咖喱,冷饭再炒香气也很快冒出,乔桐把饭出锅,装了一盘子,端到桌上晾着。打开冰箱门想先喝酸奶,指尖马上就要碰到凝着水珠的玻璃瓶。

一只修长、白皙,活像艺术品,不沾半点烟火气的手伸出来,仗着人高臂长,轻松后来居上,抢在她前面拿走了那瓶酸奶。

“——乔弦?”【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