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你轻一点_恋爱是个什么鬼

【头部广告】“啊……嗯…哈……哈……”夹杂着痛苦和快意的娇喘从琦露那张粉红的小嘴里发出。【随机广告3】

白皙的小手纠紧了身下那被不知是谁的汗液湿润的纯白床单,**的身体在身后男人同样**的律动下痉挛颤抖。

她面朝下趴在床上,如小笋尖一般白嫩的**被一双属于男人的大手肆意的揉捏着,摁压着,如面团般捏出各种形状。

“唔……”琦露有些受不了的娇喘中夹着哭腔,身后的**不受控制的翕动着,紧紧的夹着那肆意进出的大**,“……轻……轻一点……啊……啊……”

“喝……喝……喝……好舒服……琦露……你那里……好热……好舒服……”

男人赤红如婴儿粗细的**在琦露的肉穴里不断地**、碾压、律动,**只能勉强的吐着白沫包裹着进出的**。

男人感觉那粉色的肉穴夹的他的**爽到不行,只有奋力的冲刺,进出,操干才能加深并释放身体里不断膨胀的欲火。

“你看看床单……喝……都被你的水打湿了……喝……啊……”

“唔……不要说了……啊……啊……嗯……”琦露拼命的摇摆着头,扭着腰,似是想发泄这股无以伦比的快感。

“……喝……呵……那……琦露……我插的你……舒服吗……喝……喝……”

男人身上汗水淋漓,握住琦露**的手往后掐住她的腰,顺手拍了拍她屁股,然后像是要让她说舒服,用腰举着**狠命的顶她,疯狂的律动,这一进一出的千百下抽干,**边的肉都在颤抖,阴囊啪啪啪的打在琦露的穴边,带出一泡又一泡的**,渐渐滴落,打湿了本就湿润的床单。【随机广告2】

“唔……啊……啊……啊……不要………不…不要了……慢一点……”琦露的穴肉一缩一紧,仿佛在指责着她口不对心一般。

男人紧皱着眉头,琦露夹得太紧,他只能把腰间的力道加强,**操干的越发狠厉起来,**的速度快的像电动马达。

“琦露……喝……你夹得我太紧了……喝……放松一些……喝……”

可琦露却被他突然的袭击吓了一跳,穴一紧,更夹得男人的**不得而出,男人赤红着脸,掐进着琦露的两瓣臀肉掰开,鼓着青筋的**大开大合的大力的操干起来,每次都是尽根没入,死命的碾压着琦露**深处的花核。

“啊!!!安……安……安柏……你……你轻点……啊……嗯……”琦露忍不住尖叫着喊出了男人的名字。

安柏不顾琦露的求饶,抱着她的屁股死死的盯着琦露那粉红穴肉间不停进出的**,摆动着腰腿快速且有力的律动着。

琦露只感觉那粗大的**像是要戳穿她的肚子一般,既想躲开又舍不得那极致的快感,穴里的皱肉在有意识的绞紧这不断侵犯这它的不速之客,安柏在这紧致的通道中不断地抽干,身上的汗水滑落他俊逸青春的脸颊,滑落他结实白皙的胸膛,一直滑到那**与**的紧密连接处。

这时,安柏突然抽出大**,按着琦露的腰把她翻了个身,将她双腿打开,两手握住压在她的脸边,这个姿势让她的花穴微微张开,同桌你轻一点露出里面粉粉的嫩肉和细如针眼的缝隙。【随机广告5】

“……安……安…柏……别……”琦露脸同桌你轻一点红起来,用手微微遮挡住还在吐着**并颤抖的**。

安柏没有回应琦露,眸光沉沉的盯着那如花瓣般的穴口,两片厚厚的**在他的目光微微发颤。

他不发一言,移开琦露的小手,握住自己赤红的大**对准琦露的**插了进去,琦露不可控制的盯着两人的交合处,看到自己的粉红的**被赤红的粗大**渐渐塞满,那有棱角的**刮过里面的嫩肉,让本来平静了一点琦露身体有颤抖起来。

安柏一插到底,抵着花心浅浅的插了两下。

“嗯……嗯……”琦露忍不住的娇喘。

然后
漂亮的白玉兰笔趣阁
安柏弓着腰俯下身摁住琦露的小腿压在床上,摆动的着腰又开始深入浅出的**起来,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重,那重重的力,琦露感觉身下的床都在摇摆,嘴里只来得及喘叫连连。

“舒服吗……琦露……舒服吗……喝喝喝……松一点……再松一点……”

安柏越插越觉得浑身舒爽无比,兴致越发高昂,那**被肉穴夹得紧,里面粘稠湿热同桌你轻一点,仿佛一汪极致快感的春泉,内心不禁感叹原来做这种事是这么舒服……

“喝……喝……太舒服了……琦露,你那里好……舒服……不知道……那灵兰那里是不是也这么舒服……”

安柏像是无意识般,又像是有意识的,或者是感慨般的说出了这句话。

更加准确的说,是在和琦露同桌你轻一点做的时候,却提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那个安柏真正想要做的女孩的名字……

琦露浑身一冷,娇喘停了下来,不仅是身体冷,连心都冷到了深处……

………

琦露只是个普通高中的高中生,和普通人一样,她在最美的年华,最好的花季年龄恋爱了。

她喜欢上了学校的校草,那个高大帅气,成绩优秀,家世出众却又温和清朗的少年安柏。

但……她很普通,只是普通的漂亮,比不上校花那惊艳的美貌。

所以校草喜欢的……是校花……

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不是吗?

但为什么是她第一个和安柏上床……

因为她不小心在男厕所听到了安柏和一些男生的对话……

不要问她一个女生为什么在男厕所,这是个难以启齿的真相,所以就不提了……

男生们的对话大约是如此同桌你轻一点。

原来安柏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处男!

这可不行,女生都喜欢有经验的男生,这样会让校花同桌你轻一点不满的。

懵懂,对恋爱处于无知状态的安柏被他们说服,决定找个女孩破处,可安柏不愿意随随便便找个女孩,于是他们的谈话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琦露觉得这是个接近自己喜欢的同桌你轻一点人的好机会,尽管现在的她觉得那时候的她蠢到不行,后悔的想要自尽。

但……对那时候智商低下的她来说,这就已经很满足了。

就算……安柏喜欢的不是她,但至少她能因此得到短暂的拥有安柏的机会,能够和他说话,能够让他碰她,能够亲她,或许还能够……让他知道她……喜欢他……

于是……

放学后……

琦露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堵截了忙于学生会工作迟迟没回家的安柏。

安柏拿着书包疑惑的看着脸红踌躇的她:“有……什么事吗?”

琦露死命的用手绞着已经皱巴巴的校服,浑身紧绷,好紧张,深吸一口气。

“我来帮你破处吧!”

一口气说完。

安柏脸瞬间就变了,琦露以为他嫌弃她。

又道:“我是处女!不是随随便便的女孩子,你放心!”

“……”

安柏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人后,默默地扶额,有些无奈。

良久,郁闷的心情渐渐平静后,他才脸色为难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呃……”琦露的眼睛四处游移,就是不肯说。

安柏看出她不愿说,也不勉强,便仔细的打量着她。

黑黑顺直的短发裹着她姣好的脸蛋,五官清秀细致,大大的眼,小小的鼻和粉粉的嘴,脸颊白皙滑嫩,身材纤细匀称。

确实不像随随便便的女孩,但……却是个奇怪的女孩……

安柏心想,如果是这样的女孩倒也不是不可以……

其实这时的他已经对琦露有了最初的心动。

结果非常好想像,他们都有手机,各自给家中回了电话,订了旅馆开了房……【尾部广告】